一哈子,宁八霸开始陪自己的老乡们吸烟喝酒吃饭。

而气氛很快就融洽了起来。

搞的一旁的尼根也是尴尬。

“八哥,你们这是?”

“这斗看不出来?”

“呃…你们要打回去?”

尼根的询问,还没等回答,其他人就说了出来。

“对嘎!就是打回去,毕竟得罪了我们,妹留点东西就跑嘎?这妹行。”

“啊这…可以是可以了,但我听说人家背后有真正混社会的人啊。”

“呵~混社会?有背景?对我们来说又如何?背景我们又妹是妹得,而且我们背后还有一个比他们更牛掰的背景。”

“真的?”

“当然了,这个背景不仅我们有,你也有!”

“???”

“那就是工X党!”

“…”你们是煞笔?

“开玩笑的。不过,老尼你虽然是外国人,但也有我们国家的国籍,所以只要行的端正,那你只要管人晓得,背后还有工X党这个牛逼的背景就可以嘎。”

“至于我们,当然不止这个牛批的背景了。”

“呃…那是?”

“村手党!”

“…”我去,八哥带来的这些人是疯子吧!

“安了,我们村子也有混社会出去的,所以怕个吊啊?”

“这样吗?”

见尼根还是不安,宁八霸也是开了口,转移了话题。

“是的啊。对嘎,老尼你之前不是说要自己去处理人家慢?现在你怎么就担心起来嘎?”

“…”

“我是也有点人,有点关系,所以可以自己处理。”

“不过?”

“但是那些人说没时间,所以要等点时间才行吧。”

听见,其他人也是耐不住,直接插嘴道:

“妹靠谱啊!你那种朋友赶紧断关系吧。”

“我也想,但我毕竟是外国人,还是黑人,所以就算在这里混了几年,也没几个真正的朋友了。”

“哦~那你遇到我们那就是太好嘎啊!毕竟你是八子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朋友,要是有困难可以找我们!”

“要钱?”

“我们是农村人,虽然缺钱,但也没有必要做盗匪。所以请我们吃一顿就阔以嘎。”

“这样的一顿?”

“差不多。”

“那可以啊!”

“好,那就这样说嘎。”

点了点头,尼根也是融了进来。

接着几人一喝边酒,一边款门子。

直到七点。

“我丢,八子吃嘎几瓶?”看着宁八霸桌子旁的空酒瓶,也是吓到了人。

“8瓶而已,还可以。”有点脸红的宁八霸回答了人家。

“等下还要克搞他们,你妹醉吧?”

“妹得事,啤酒,又不是包谷酒。”

“那好,怎么样,到点了?”

“嗯~差不多了,可以走嘎。”

“老尼,结账,带路。”

说完,尼根结完账,就带着七人在星光下来到了亮着灯的啤酒厂。

厂子不大,但也有个百把平方米。

而门口没有门卫,仿佛光着身子的女孩,让人随便进入。

宁八霸他们也没有意外,就直接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被厂里的员工见到,也是开始疑惑。

而尼根被见到,那些追他的人,瞬间就站了出来。

“尼根!你特么还敢来?”

“是他们?”

“斗是他们!”

“好。”

说完,几人也是开始行动。

不一会儿,他们二话不说就把几人给伏法了。

对于其他的员工,宁八霸也是保持不管不放状态,只要人家不惹自己们,他们爱干嘛干嘛。

一共五人,被兄弟们一一压倒在地。

这样的他们也是有点懵逼了。

“沃日,你们又是哪个?尼根找来的打手?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嗯~”沉默了一下,宁八霸开始给自己点了支烟清醒头脑。

“这个当然知道啊!中午是你们追尼根,然后误伤了一个女人,不是吗?”

“玛德,我管你?我们可是龙虎会的人,你们要是还敢这么对我们,我保证你们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放你们,可以~但伤了那个女人的人是谁?”

“关你屁事?快把我们放了!”

见几人风口很紧,也觉得真男人不会这么容易开口,所以他叹了口气…

“哎~老尼,把那箱啤酒瓶拿过来。”

“OK!”

“什…你想搞什么?”

“我在问你们中午,是哪个死仔甩的那一瓶子?”

“…”

“不说?老尼,瓶子!”

“我劝你们早点开口比较好,毕竟这家伙的妹子被你们砸了一瓶子,心情很不好。所以你们只要把那个人讲出来,就没事了。”

“…”

“我们农村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你不惹我,我不惹你的人。中午你们找老尼,我们没意见,但你们误伤了我娇滴滴的妹子,这就不可能忍你们了。跟我讲是哪个干的,我就只针对那个人。”

“农村人?老子们可是混社会的,你们就几个农村人想搞我们?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

“还不讲?哎~祥哥,把他们的嘴堵上吧。”

“懂!”

“别…”还没等人家再说什么,祥哥就把人家的嘴一一用胶布粘上了。

“瓶子。”说完,尼根就把自己们刚才喝完的一箱的啤酒瓶,拿了到宁八霸的身边。

接着,宁八霸也是二话不说,就一一往几人的头上敲碎一瓶子,看的让尼根也是有点震惊了起来。

之前明明是一个很单纯善良的孩子,现在就变成了混混,就特么离谱。

一轮后,宁八霸揭开几人的胶布。

“好了,中午甩瓶子的是哪个?”

“啊~!去尼玛的!老子可是龙虎会的人,你们这么搞老子?老子记住了,你们等死吧!”

“哎~好吧,继续。”

听见,其他人也是一惊。

畏惧的本能下,他们纷纷开口。

“等,等一下!中午甩瓶子的不是我们,是他,是他一个人,以为自己很牛逼,甩东西特别厉害,所以带着试试的心里,往尼根甩去,但…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卧槽泥马!我们是兄弟啊,是龙虎会的兄弟啊,你们怎么可以背叛我?”

“王哥,我们也不想,但这群人是疯子!你看看我们头上的血,要是再来一轮的话,绝对要进医院啊!”

“卧槽…”现在也要进医院缝针啊!难道说了就不用了?

“嗯,可以。把其他人放了吧。”

“真放了?”

“没事,他们只是一群吊子,搞不起事情。”

说完,四人得到自由。

他们瞬间也是什么都不管的跑路了。

接下来…

“兄弟,出来混是要还地。这样吧。我再用五个瓶子,敲你5下脑袋,或敲你四肢一脑,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我特么…”这话,也是让王哥的男人有点震惊。但对于能了事的提议,他还是点了点头。

“可以!那后面那个吧。”毕竟要是选第一个的话,那绝对会死人的。

“好。”

说完,宁八霸脱下王哥的鞋子,给人家的两脚,一只来敲碎一瓶,也是直逼人家疼痛咬牙。

接着,按住王哥的手,然后往他的两只手背,一只一敲,弄得人家一手的血,看上去两手都碎了一样。

最后猛的往人家头上一敲。

结束了这件事情。

但可能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