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山’躬身抱拳道:

“前辈您好,云山是来剑宇筑造本命之剑的,无意间冒入此地,惊扰了前辈,还望前辈不要怪罪。”

“你不是我要等的人....”那道飘渺的女声如是说道。

“前辈这是何意?”

那道声音自顾自的叹息着:

“还是没能等到小少主吗...”

她长叹一声后,问道:“你现在尚未锻造本命之剑是吗?”

‘萧云山’点了点头,诚恳道:“前辈有何高见?”

“高见谈不上,既然你我相遇,这或许也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我观你修道不过数十载,现在就已经快踏入了金丹境后期之境了,而你身上也有一种和我同源的力量,正是那种力量,你才能得以来到此地....既然如此,你可答应我一件事情?”

紧接着,‘萧云山’再次低下了头,恭敬道:

“倘若云山能够帮到前辈的话,云山一定竭尽全力!不负前辈所托!万死不辞!”

那道声音柔和了几分,它说:

“我和我的主人来自一个离这里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我的主人为了保护小主人,带着我逃离到了这里,可惜的是....我的主人在来的路上,消耗了太多太多的力量,又被人追杀到了这个世界,力量已经十不存一,在安抚好小主人后,我的主人闭关开始疗伤,也就在那个时候,他受到了天机阁那群人的攻击,最终葬身在了中州,而我....那个时候也在主人的请求拜托下,从那个地方逃离了开来,前往了这天下剑兵埋葬之地,疗养生息。”

“只是主上早已死去....我的时日也不多了,我终归还是没有等到小主人,你是这多年来唯一来到这里的人,我只求你一件事,替我找到小主人,倘若他只是在凡俗过着平静的生活,那你找到他之后,自行离去便是,若他踏上了修练的一道,你能帮助一下他就帮助一下他吧,顺便替我转告他一句话。”

“什么?”

“不要飞升,也不要去找父母。”

‘萧云山’眸光闪烁,佯装无事的点头道:

“好,敢问前辈的小主人尊姓大名?现又在何处?”

那女子的声音叹息道:“木林之林,守己之守,招式之式,林守式,至于他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了....”

‘萧云山’瞳孔微缩,诚恳道:

“好,前辈,我出去之后定会想办法为您找到他!以完成您多年以来的心愿。”

“既然如此,我便将最后一道本源的力量给予你吧,助你锻其本命之剑!只不过,在这之前,你先要通过考核,否则,你的丹海承受不住我的力量的....那么,你准备好了吗?”

“好,随时都可以开始。”

随着话语的结束,高台之上的那柄长剑爆发出了璀璨的光芒,笼罩在了这片宫殿之中。

......

洛秋月其实怎么看都不像是喜欢涩涩的女孩子。

不论是从气质上还是容颜上,她看起来都和楚雨缘一样,是属于那种很冰山高傲的女孩子。

师尊虽然也是如此,但师尊冰冷的气质下确埋着一丝丝的妩媚之情,所以有时候师尊明明没有怎样,林守式也还是会觉得师尊看起来很涩涩。

主要是师尊的熊熊真的很大,腰臀比例也恰到好处。

但要说更涩一点的,还是洛秋月的师尊,姚凝梦。

所以洛秋月坐在了林守式的小腹之上,死死的按住了林守式的身躯,埋怨的说道:

“老实交代,你前几年到底对我师尊做了什么。”

林守式回过神来,叹息了一声,说:

“你听谁说的?我和你师尊是真的清清白白,我前几年才多大?和你师尊走出去,别人都只会认为是母亲和儿子,你说我能对你师尊做什么?”

洛秋月看着他躲闪的目光,气呼呼的说道:

“林郎又在说谎了。”

洛秋月这样说着,不安分的小手又开始行动了起来。

林守式抬起眼帘看着眼前好似遮天蔽日的山峰,无奈道:

“别这样秋月,雨缘还在隔壁呢。”

洛秋月随口说道:“她在闭关破元婴,而且我们本就是道侣,做这种事又何须在意她”

说完之后,她又似想起了什么,浅浅笑道:

“林郎的意思莫不是,只要楚师妹不知道,就可以像前几日那样?还是说.....林郎就喜欢前几日的那种刺激么?”

林守式忍不住吐槽道:“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啊。”

洛秋月警惕道:“品如是谁?你又背着我找了女人?”

“没什么。”

洛秋月抓住了林守式的命运,说:

“所以老实交代,你到底对我师尊做了什么?”

林守式苦笑一声:“真没什么。”

见洛秋月还是不肯罢休。

林守式叹息道:“前几年你不是过生日吗?那会我去不夜城给你挑选了几件衣裳,你记得吗?”

“嗯。”

“然后那个时候,我或许是鬼迷心窍了,也给你师尊挑选了一件,然后,就没然后了。”

洛秋月双眼微眯,把握住了林守式的命运,就这样轻轻捏着:“是吗?”

林守式诚恳道:“好吧,其实就是那天给你送礼之后,我又给你师尊也送了一份。”

这一世竟然把主意都打到我师尊身上去了?

好你个林守式。

她笑眯眯的问:“送的什么?”

林守式知道自己不老实点的话,自己和自己兄弟就要遭遇了。

他支支吾吾道:“抹....抹胸。”

洛秋月:“....?”

“你送我的不过是一件衣裳与缎带,送我师尊的却是抹胸?你还说你对我师尊没有意思?”

洛秋月说着说着就来气,用力的抓了一下林守式。

林守式嗯哼一声,弱弱的道:“我这不是都说了嘛...我那时候鬼迷心窍了。”

她死死的看着林守式,“然后呢?你又是怎么对我师尊出手的?”

林守式目光躲闪,但还是嘴硬的说道:

“我哪有出手啊,你这不是冤枉人吗,元婴境就可以随便侮人清白的吗!”

洛秋月指肚轻轻**了一下林守式的剑,冷笑道:

“看来林郎不光是这柄剑硬,就连嘴都那么硬,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林守式苦笑道:“真的是冤枉啊,我怎么会对你师尊出手啊。”

“你师尊都已经告诉我了,你还不说是吧?”

洛秋月这样说着,就要去抓林守式的裤子,似乎是想好好地惩罚一下他。

林守式连忙喊停。

他是真不想刚和人家楚雨缘说要娶她,结果接下来就在她闭关的时候跟别的女人滚床单。

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别别,我都如实交代,秋月,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