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那些贵妇都对这根棒子无比钟爱?”

秦诗嫣提出了致命问题。

一时间,何安歌愣在原地,明眸怔怔的看着手持仙女棒的黑裙仙子,脸色的微笑也逐渐抽搐了起来。

这个画面,还是很有视觉冲击的……

该怎么说呢?

何安歌觉得,如果让师尊知道这跟棒子的真实用途,他可能这辈子都没法在师尊的面前抬起头做男人了。

会被骂恶心下头,然后从此被师门冷落,未来的仙途也就此葬送。

“师尊,其实……这是本店新研发的一种按摩仪器。”

微笑僵硬,何安歌说的一本正经。

秦诗嫣听了,又低头看看那粉色硅胶棒表面的凸起,皱起好看的凤眉。

气氛陷入僵持。

师徒二人无声的对视,让少年的脸逐渐有些红了。

片刻后,秦诗嫣微眯凤眸:

“按摩用的?”

“嗯。”

“具体有什么功效?”

“呃,功效啊,这仙女棒的功效可太多了,它是用特殊的人体工程学制成,内部含有灵能核心,具有疏松穴位,缓解疲劳,放松身心等等功效。”

何安歌已经开始胡编了。

他也没办法啊,总不能真给师尊说这是那个用的吧?

而让何安歌没想到的是,秦诗嫣还真信了,她听的似懂非懂 ,显然已经被各种‘高科技’名词给唬住了。

毕竟是何安歌的新产品,他都能设计出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衣饰,再造出一个神奇的按摩仪器似乎也合情合理?

“既然这么神奇,那我就也拿一个吧,有时候看书坐久了也会腰酸。”

说着,黑裙仙子便准备把棒子放进储物戒。

见此,何安歌不禁有点慌了。

他突然觉得不该把这仙女棒吹那么牛,现在好了, 师尊误以为这是好东西,要一并打包带走!

“不是,师尊您等一下!”

何安歌拉住秦诗嫣的手,苦口婆心道:“师尊, 这仙女棒是给那些凡人客户用的,您贵为上仙,长生不老又青春永驻,哪里用得上这种俗套的小玩意……”

“既然是仙女棒,还不能让修仙之人用了?”

秦诗嫣看向何安歌的眼神有些莫名其妙,她似乎不明白何安歌干嘛这么激动:“更何况,仙人再怎么修炼,只要肉体还在这世俗凡界,终究也还只是人的范畴罢了,累了当然会想要按摩一下。”

“那,那您也犯不着用这跟破棒子来按啊!您哪天要是累了,直接让徒儿我给您按摩不就好了嘛!保证比这棒子舒服的多!”

说着,何安歌有些尴尬的嘿嘿一笑。

前者反常的举止,也不禁是让秦诗嫣再起了疑心,她挑起眉头,又重新审视了一遍手里的粉色棒子。

顿时,何安歌又开始紧张了。

“给本宫按摩身体?”

望着少年那张俊颜,黑裙仙子咬了咬朱唇,冷哼一声:“你小家伙想的倒是挺美,这种事多少真传弟子都求之不得,还能便宜得了你个新来的?”

“???”

何安歌听的只觉一头问号。

叹了口气,秦诗嫣也没再有刁难的意思:“好了,本宫回去给你拿些功法,就当作今晚这些商品的补价了。”

“补价?”

何安歌有些懵。

该不会,师尊以为这仙女棒造价高昂,我三番阻挠是因为不舍得让她白拿,才说要给我功法补偿吧?

“放心吧,今晚的事情本宫不会说出去的。”

看何安歌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样子,秦诗嫣便闭上眼睛,继续说道。

其实她今晚来找何安歌,只是想确认某些后者的真实身份罢了,并不是真的想拿他怎么怎么样。

她也不是第一次在何安歌这里买东西了,后者的为人怎么样秦诗嫣心里有数,再者说何安歌现在也是她的弟子,只要确信何安歌没做什么触犯原则的坏事,对他在黑市卖货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可以。

提出补偿,只是因为秦诗嫣为人师长,白拿徒儿的东西说不过去。

没把何安歌给上报宗门就很客气了,如今又答应补偿他一些功法,这已经是秦诗嫣能做的最大让步了。

这次何安歌也不好拒绝了。

师尊都开口给功法了,他哪敢再不领情呢?

“好吧,师尊您若真的想要这仙女棒,拿去也无妨便是。”

说这话时,何安歌脸颊都在冒冷汗。

眼见美人师尊真的把仙女棒放进储物戒,何安歌只觉得自己完蛋了,居然把那种污秽的玩意送给仙子……

“时间不早了,何安歌,你在黑市的事情为师可以不管,但白天的剑修课,你可不准备再像比武那样迟到。”

“你要是旷课不来,本宫就让安洛苡亲自去内门收拾你。”

临走前,秦诗嫣还贴心的叮嘱了一下何安歌的功课。

何安歌赶忙小鸡啄米的点头。

……

秦诗嫣走了。

何安歌心情忐忑,但想到师尊会许诺自己一些功法,又没有那么悲观了。

至于那个被师尊带走的仙女棒嘛……

反正这玩意是新品,仅仅是在永安城上流社会鲜有人知,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是什么。

所以让师尊带去仙门,短时间应该不成问题。

等过一段时间,师尊发现那玩意没什么用,估计也就收起来渐渐遗忘了。

如此,便不成问题!

“算算时间,天也快亮了,去东北大街买份烤冷面吃,然后就回宗准备上课吧。”

今天何安歌出乎意料的认真。

以往在外门,何安歌都是经常一觉睡到下午,早自修也压根都是不去的。

毕竟外门管的松,都是弟子自学, 缺席一两个弟子也没长老点名查。

但现在不同了。

现在何安歌是内门弟子,他可不敢再散漫了。

不好好学习,秦诗嫣会拿安洛苡来威胁何安歌。

而名义上安洛苡只是师姐,但其实对何安歌来说更像是家长,要让洛苡师姐知道何安歌旷课,她绝对会痛揍何安歌一顿!

她一直都是这样。

对自己严格,同时对何安歌也很严格。

……

圣虚宗, 内门女舍。

清晨六点,夏染月就已经起床了,因为前天被何安歌榨干了灵气,所以昨晚才不过十点,她就已经犯困上床睡觉了。

而今天之所以起得早,也是因为她收到了部下的一封信。

“让你们调查何安歌,这么快就有消息了吗?”

抱着困意的疑惑,夏染月拆开了那封信。

信件内,是几个用留影石记录的动态影像,虽然像素不高,但依旧可以清晰看见画面中,一位黑衣少年深夜离开圣虚宗,行踪鬼鬼祟祟。

而最后一张动态影像,则是隐约拍摄到了少年出现在灯红酒绿的店铺,手捧高脚杯与诸多打扮华丽的女人谈笑风声。

其中,一个女人的手都伸到了何安歌的脸上,可谓是举止暧昧,像是挑逗小情人一样!

顿时,少女美眸睁大,原先的困意也全然消失——

难道说,这些女人也都是他的‘猎物’?

刚睡了自己,第二天晚上就无缝衔接的继续‘钓鱼’?

“何安歌,你——!你臭不要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