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深无声的笑着,握碎了手中的弑神之枪,于是凌厉的空间波纹扩散向远方。

“原来如此啊,朗基努斯,拥有极致的锋利吗?甚至可以穿透空间。果然,怪不得能够弑杀神明,可惜啊,极度的锋利却让它无比脆弱。这就是附加了法则级特性[锋锐]的后果。”

叶深仰起头,这一刻无形的浪潮在他身后咆哮着,于是整个世界都颤抖起来,就像是有某个超出规格的存在降临了。

叶深伸出手,幽邃的黑色光焰在他的手臂上跳跃,他用手轻捻着黑色光焰,浪潮般的精神波动涌出:

“我啊,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人类,[它]告诉我,我其实真的不是人类来着,因为在泛世界生物位阶体系中,我的位阶甚至与[它]相平,一个区区的碳基生物体又怎么会拥有这么高的位阶?可是,我的生命构成真的和普通人类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多了这个,这个奇妙的形态,我和[它]将之称为——[失格]!”

暂时主动失去身为生物体的位格,成为由未知能量构筑的纯能量体——这就是[失格]。

虚无的未知能量从叶深体内涌出,叶深身为人类的特征被一点点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形无影的未知能量。

但说是无形无影但也不是确切的,因为在不明人形的探查中,叶深所在的方位变成了一片虚无,可是用肉眼看时,却可以看见人形的黑暗。

正是这种诡异的现象让不明人形都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也许在它面前,那一片黑暗只是虚无,所以他无法保证自己的攻击能够落在叶深的身上——既然不敢确定,那就不必浪费力量。

终于,无形无影的未知能量取代了叶深的身体,叶深正式从人类变成了未知的纯能量体。叶深的身体只剩下了模糊的轮廓,而组成他身体的,则是盘绕着星河的幽邃黑暗。

叶深咧开嘴笑了,墨黑色的晶簇在他掌心凝结,破碎后现出其中的剑胎,这是目前唯一他能够使用的武器。

“来吧!”叶深呼喊道。

他骤然向着不明人形冲了过去,可是速度却无比缓慢,就像是蹒跚学步的婴儿,一步一摇笨拙的挥动着手中的剑胎。

不明人形眼神诡异地看着叶深,那目光就像是在关切一个智障儿童。

呵呵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等你读条放大招,你倒是爆种啊,你倒是上天啊,快吧老子的期待还回来啊!

尽管这样想,但是不明人形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标。

无数圣光凝结的长枪在不明人形身后的虚空中贯穿而出,这些几乎完全仿制朗基努斯,附加了法则级[锋锐]特性的长枪一柄接一柄以亚光速加[锋锐]的组合强行扭曲力场,穿透空间,在叶深的面前现出狰狞的面目。

这些长枪在不明人形严阵以待的目光中,在空间中划过曼妙的弧线,然后……刺穿了叶深的头颅。

不明人形呆滞住了,这一刻甚至他的大脑都被狂涌出的信息所攻陷了——怎么会?我去你这大招就这样啊?我英勇牺牲的那么多前辈都白死了啊!什么鬼啊这是?

但是叶深显然没有想让不明人形失望,刺穿了他身体的复制品朗基努斯都缓缓化成了漆黑色,接着诡异地融化为了能量,消散在了空间中。

“这是同化?”不明人形震惊了。

复制品朗基努斯是由纯粹的圣光凝结而成,作为掌管圣光的神明,不明人形在刚刚的那一瞬间察觉到圣光被诡异地同化了,同化成为了那种未知的神秘能量。

于是不明人形的目光终于严肃起来——看来这个读条读了这么久的大招果然还是不可小觑。

就在它终于认真起来的时候,叶深终于也换了动作——

他忽然“平地摔”在了虚空中。

不明人形终于忍不住掩面叹息——果然相信这个大招靠谱的他还是太甜了。

叶深有些尴尬地缓缓爬了起来,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在[失格]形态下的他每一次移动都要计算无数的宇宙常数,来维持自己的形态以及位置,[失格]形态下,他会被动地将周围的所有宇宙常数同化为虚无,因此他只能将大部分心力分配给对于自身形态的限制,不然他可就成为了一颗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而且还是对星级别的。

就以他这样强悍的精神力,也只能维持这个状态半小时,所以必须要速战速决了。

他举起了手中的剑胎,吞噬一切光辉的黑暗在剑胎上弥漫着,在黑暗汇聚到最浓郁的时候,异变——开始了。

无尽的黑暗骤然铺陈开来,将不明人形封锁在了中央,在这片黑暗之中,所有游离的能量都被同化为未知能量,所有宇宙常数都被压制成为虚无。

[失格]状态展开形态——[失格之域]。

不明人形愕然,在这片黑暗中,所有能量都被同化,就连他的身体也不例外——为了实现永远庇佑信徒的目标,它早已将自己身为人类的身体抛弃,用圣光构建了新的身体,用这种方法实现另一种概念的[永生]。

这具身体往日总是无往不利的——因为圣光的特性。

但是今天它却遇到了最大的危机——叶深的[失格之域]正好压制所有的能量体。

“麻烦了。”它自语道。

在[失格之域]中,所有游离能量都被同化,被同化为对叶深绝对无害的未知能量,不明人形也只能够勉强让自己身体中的能量不溢出体外,从而维持自己的形态,但是在[失格之域]中,只有这样绝对是不够的,因为在[失格之域]这种[狭义零能量场]中,战斗的方式只有拳拳到肉的搏斗。

可是——不明人形看着自己正在以极低的速度消散的身体,只得苦笑。

这不是典型的作死吗?

而且——它看了看叶深由未知能量构成的身体,认真思考叶深的身体拥有同化性的可能。

它之所以这样淡定——是因为叶深还在蹒跚走来,按照他的速度以及自己身体消散的速率,自己在十分钟内还是没有任何危险的,这剩下的十分钟足够它用来思考了。当然不排除叶深忽然二段变身然后越塔开大将它秒杀的情况。

什么?你问它为什么不逃跑?在[失格之域]中,所有的宇宙常数都被压制成为虚无了。简而言之,[失格之域]是一片没有牛顿,爱因斯坦,霍金这些位大神的奇异空间,在这里没有正负前后左右的分别,这里是一片虚无,也无所不包。

不明人形忽然开口了:

“我说——我们来聊聊吧。”

努力赶路的叶深抬起了头,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不明人形,道:

“聊你妹啊,你会和刚刚还打得要死要活的敌人聊天?”

不明人形奇怪地看了叶深一眼,道:

“额……现在我不就是在和你聊天吗?”

叶深神情僵硬住了,他忽然生出了一种“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的感觉,在呆愣了数十秒以后,他终于又自暴自弃地开口了:

“好好,你随意,全当你是在说遗言了。”

不明人形点点头,道:

“你是为了什么而为[它]工作呢?”

叶深罕见地沉默了,只是低下头蹒跚地走着。

“你刚刚说你是和[它]同位阶的存在,那又何必为它打工?”

“如果你是在劝我放弃任务的话,你可以放弃了,即使我不来完成我的任务,迟早还要有其他的人要来完成这项任务,这是必然的命运,你可以选择怀疑,但你只能接受。”叶深的目光像是刀刃般反射着彻寒的光,“还有,不要和我扯什么打破命运,你没有资格扯这种东西,你以为命运是那么好打破的东西?你自以为打破了命运,其实“打破命运”这件事,本身就是你的命运!”

“命运?[持剑人]你真以为会有那样的东西?或许命运就只是[它]亲手为我们打造的枷锁,未来是被人创造出来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命运!根本……”

“够了!”叶深忽然怒吼着打断了它的话,“还有别对我说什么大道理,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我只知道,挡在我面前的,碾碎就好了!”

不明人形愕然,却没有再说什么。

叶深终于来到了不明人形面前,仰起头用无比复杂的目光看了它一眼,叹息道:

“那么——回归于死亡吧。”

可是不明人形却笑了起来,道:

“你……也很可怜呢……那么这个世界,再见了!”

这瞬间堂皇的交响乐从虚空中奏响,隐隐有圣徒的吟诵声踩着交响乐的鼓点响起:

“哀悼之——无形的咆哮战斗声在虚空中奏响,诸神齐唱着圣歌扑向地狱,在污秽狰狞的业火中化为枯骨,被魔鬼的利齿撕碎。在神魔的尸骸中,极神圣的巨树生长出来,枯骨覆盖着巨树的树冠,无数怨灵在枝叶间探出狰狞的头颅,向天地发出凄厉的号叫。 ”

在交响乐与吟诵声的呼唤下,轰然的声音在真空中炸响——那是纯粹的精神之力。

不明人形破碎为满天繁星,在[失格之域]外,无穷大的图腾巨树凭空生长出来,悍然横亘在宇宙中,闪耀着令人臣服的光辉。

叶深吸了一口气,道:

“我去,来了个大家伙,这是——卡巴拉生命之树?”

[未完待续]

萌新求关爱,米娜桑,离瞳在这里求收藏点赞评分一条龙

诶嘿( • ̀ω•́ )✧~我好无聊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