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深滴下鲜血,带着紫金色的光晕,坠落在那件碎片之上,于是如同涟漪般的空间扰动波荡漾开来,剑胚削刻出的法阵光华流淌起来,而后大放光芒。

叶深沐浴在光芒中,面容忽然严肃,伸出的右手握拳,他开始吟诵起古奥玄妙的咒文:

“吟咏着——以太波动在虚空的裂隙中;称颂着——英灵纷争在世界的狭缝中;呼唤着——神明端坐在神殿的御座中。[未亡者]的真名雕琢在世界树之冠,以[持剑人]之名,行使世界之权杖,谕令——神明坠落!”

于是无尽的神威于深空坠落,堕天般归于凡尘,莹白的不明人形惊骇地从神光中站起身来,在它站起的那一刹那,无尽的威严浩荡着横扫了整颗地球,所有向这方向窥视的生物都如遭雷击,呆立在原地。不明人形抬头看着伫立在半空的叶深,空洞威严的声音从虚空中响起,瞬间传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是你?不对!怎么可能?”

叶深嘴角挂起诡异的笑容:

“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不可能?存在即合理,连我这个[持剑人]都重现在了世间,那么——你被拉下神坛自然也是合理的了。”

“[持剑人],为什么你会重新出现?这世界已经不需要你了![它]不是许诺过你再也不会出现在世间吗?”

“许诺?许诺又有什么约束力?你们已经单方面违约了,所以我的归来自然也是正常的,不是吗?”

“不可能!违约?我们什么时候有过违约的行为?当时你和[它]的约定不是如果人类不破坏世界的存在,你就会永远消失吗?”

叶深点点头,又摇摇头,道:

“不不——你们已经触及世界的存在了,再有,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永远消失?”

“你,你——你——说什么?怎么可能?世界的存在以人类现有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触及!你这是在忤逆[它]的意志!”

叶深提起了手中的剑胎,道:

“世界的真相不是你这种神所能触及的,所以,伏诛吧。”

不明人形挥手,无尽的光华汇聚在他手中,渐渐凝聚为长枪的形状——弑神之枪·朗基努斯。

“怪不得我总觉得刚刚的碎片那么眼熟,原来是你啊,地球西方的至高神。”叶深自语。

不明人形将朗基努斯握在手中,道:

“真是荣幸啊,那么多纪元都过去了,[持剑人]居然还能记得我这种无名小卒级别的土著神,可是往日那么多故友都已消散在这个世界上,只留下我这一个糟老头子,真是孤独啊!不过从今天起就不一样了,作为至高神的我,作为这个位面最强者的我,也将归于虚空的怀抱了,所以,[持剑人],请拿出全力吧,让我拥有一个最壮阔的落幕。”

叶深意外地看了不明人形一眼,道:

“为什么?作为人类,不应该害怕恐惧死亡吗?”

不明人形意味深长地看着叶深,道:

“经历的多了,人类也是会变的啊,为了这个世界,多少个纪元来我将拥有的任何人格阴暗面都剥离出了灵魂,就像你刚刚杀掉的那个分身一样,妄想要以此庇佑整个世界的人类,可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人类始终不是神灵,神灵没有情绪,可是人类有,因此啊,神灵永远成不了人类,人类——也永远成不了神灵。”

叶深沉默了,道:

“人类……会改变吗?”

不明人形释然道:

“也许吧,尽管人类拥有无法改变的劣根性,可是人类也拥有最真挚最纯洁的心灵和哪怕世界也比不上的创造力啊,这是他们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我相信那些孩子,也许你要完成你的使命,可是我相信,人类是不会被打败的,他们会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自己的未来和世界!”不明人形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说这些不是为了劝说你放弃自己的使命,你就完成你的使命吧,可是你的使命注定无法战胜人类,至少——我是这样相信的啊!”

不明人形长吸了一口气,用手中朗基努斯的枪尖对准了叶深:

“那么,开战吧。”

叶深有些迷茫地看着不明人形,但还是抬高了手中的剑胎。

不明人形吐出了一口气,缓缓拧腰收腹,朗基努斯被他抬起,压在了身后。

叶深忽然感觉眼前的人形变了,在不明人形模糊的瞳孔中,他看到了——魔鬼!

不明人形终于动了,在这一刹那无与伦比的威压从它身上怒吼着涌出,瞬间挤满了整片空间,在这片空间中,无形的虚影咆哮着张开了狰狞的利齿,锋锐的杀气几乎充斥了整片天地。

它终于投出了手中的朗基努斯。

叶深在察觉到不明人形动作时便反应过来了,可是在他刚刚将剑胎挪到面前时,朗基努斯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朗基努斯一路强行撕裂了空间这个基本概念,在一瞬间的超加速让它获得了足以扭曲一小段力场的相对质量,于是朗基努斯穿越了原本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地球上的虫洞,强行穿透空间,将虫洞的另一端开在了叶深的面前!

这绝不是单纯的肉体力量,如果是肉体力量的话,眼前的不明人形肉体到底有多强?甚至足以将一柄长枪一瞬间从静止加速到超光速!

不!问题不出在不明人形身上,那么……就是这柄长枪吗?朗基努斯?到底有什么特性?

但是已经不是思考问题的时间了,因为——朗基努斯已经接触到了叶深手中的剑胎!

于是在诡异的无声中,数十米长的空间裂缝缓缓出现在两者的交击处,叶深已经失去了踪影,只留下诡异的空间裂缝在那里,吞噬着所有的光线,狰狞如恶魔狞笑时裂开的唇齿。

下一刻,震耳欲聋的嗡鸣声从原地炸开,眨眼间轰然掀起了滔天的气浪,吞噬了目所能及的一切。

挥手轻易抹除一切波动,不明人形回头望着地面,眼中的感情无比复杂,但这一切最终只化为了一声叹息。

“这个世界,永别了!”

它伸出手,无尽的流光汇聚成为了又一柄弑神之枪,它望向无尽遥远的深空,迈出一步,下一刻就出现在深空之中。

这是软性的空间操控,你可以想象世界是一道程序,每个人都是程序中的一段代码,经过剪切—复制就可以“轻松”地实现空间转移和操控。

当然,这里的“轻松”只是相对于某些规格外生物。

叶深在宇宙中强行在空间概念上为自己加上了数十层枷锁,才勉强停下,只是双臂都已经完全被磨灭,这还是叶深强行强化身体组织的结果,如果没有强化……那会变成什么样?

“咳咳——”叶深咳出一口鲜血,“果然?装逼就决定了我不会有好下场吗?嘿嘿,不过,这种受伤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过了啊……真是让人怀念啊,那段经历……可惜,一切都过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乳白色的光华涌动,不明人形从光华中踏出,手中的朗基努斯闪耀着寒光。

叶深脚踏虚空站了起来,手臂诡异地急速生长起来,紫金色的水晶簇在他手心凝结出来,碎裂后露出了其中蕴含的剑胎。

“来吧![持剑人],到了我们算总账的时候了!”

嘶吼声从虚空中响起,狂澜般席卷世界,这不是声音,这是直接的精神对话,也是斗志的交锋!

于是叶深也疯狂起来,无穷的紫金色水晶簇从虚空中炸开,化作漫天最为锋利的刀刃,在虚空中飞舞,划过极美丽的弧线,却带着死神的命令!

不明人形怒吼着,手中的朗基努斯划出密不透风的壁障,轻易破碎这些足以穿透半个地球的能量构装体,舞动着的朗基努斯与水晶擦起一层又一层的能量火花,璀璨如一闪即逝的烟花。

叶深踏步向前,带着腥风血雨般的气息,挥动着剑胎,与不明人形狠狠撞击在一起。

无声的交击让空间都漾起一层又一层波纹,这一刻两人都摘下了面具,舍弃了身为人类的存在,解放了深埋于内心最黑暗处的魔鬼,于是魔鬼们靠着利爪和尖牙,在最为原始的战场上书写着最为雄奇的史诗!

这是血与火的史诗,只能由死亡而终结!

然而终结之时终归到来了,不明人形怒吼着,执枪冲向叶深,叶深挥剑,尖峰划过死亡的弧线刺向不明人形的心脏,然而不明人形却微微挪移用胸膛锁住了叶深手中的剑胚,然后用尽全力,手执朗基努斯刺穿了叶深的心脏!

史诗终于落幕。

不明人形后退,不敢相信般望着自己的双手,还有双手上沾染的鲜血,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

“就这样……就这样结束了?这个世界的命运,就这样改变了?我们数十个纪元的轮回,就这样完结了?”

“是不是很不敢相信?那就对了——命运的轨迹,哪有这么容易改变呢,不然——它也就不叫命运了。”恶魔般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不明人形猛地转过头去,神情恍惚。

叶深抽出插在自己心脏中的朗基努斯,咧嘴一笑,道:

“谁对你说过我的弱点在心脏?不过——被刺中心脏的感觉也果然不太舒服呢,所以,你很幸运,能够见到[持剑人]的真正姿态,所以,欢呼吧——蝼蚁!”

[未完待续]

萌新求关爱,米娜桑,离瞳在这里求收藏点赞评分一条龙

诶嘿( • ̀ω•́ )✧~我好无聊啊

还有,调戏书名的泥垢了啊,离瞳想个书名好纠结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