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晚霞不知不觉已经落下了地平线,这时被凯瑟琳夫人宛如孩童般抱在怀里唱着摇篮曲的罗曼终于惊醒过来。

将埋在凯瑟琳夫人硕大果实中的脑袋拔出,罗曼一时间羞耻地说不出话了。

在和洛希雅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自己很喜欢将脸埋在对方的**里。

在洛希雅看来他是因为身高的缘故,被自己压在身下刚在在那个位置,加上自己太舒服了也就没有表示奇怪。

然而事实上罗曼就是很偏爱那里,不止是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他在被洛希雅抱着睡觉乃至平时靠在对方怀里都会不自觉地靠在上面。

而现在被凯瑟琳夫人抱着怀里,对方的连绵雪山显然比起洛希雅还要巍峨几分,当罗曼靠近后又觉得那里像是汁液丰盈,成熟甚至快要溢出的果实,难免会升起埋首其中的想法。

凯瑟琳夫人抱着他轻哼着摇篮曲,想到她刚才说的话,罗曼不自觉地代入进去了角色,眯上眼睛自然而然地就贴贴了上去。

他现在低着头,却没有看到凯瑟琳夫人不仅没有升起不悦的意思,反而愉悦地连眉毛都忍不住挑起了几分。

考虑到两人的身高,体型乃至年龄差距,罗曼埋在她胸口上的感觉简直就像在给孩子喂奶一样。

一边给孩子哼着摇篮曲,一边给孩子喂着奶水,这样的想法光是在脑海里升起就让凯瑟琳夫人的双腿不由地夹紧起来。

她的脑海里甚至有一种想法一闪而过,那就是将胸口的衣服褪下让对方真的像婴儿一样**着她的汁液。

还好她到底还是偏理智的状态,没有将这种略显疯狂的想法真的实践出来。

“好了吗?”她继续将下巴贴着罗曼的额头,柔声问道。

“啊?”罗曼有点不知所措。

“现在感觉到更幸福点了吗?”凯瑟琳夫人耐心地问道。

罗曼回想着刚才宛如躺在最初的温床般幸福安逸的感觉,没有丝毫犹豫地点了点头。

“那就忘了过去的那些不快乐吧,人总是向前看的,不是吗?你觉得自己变得软弱了,但是其实现在的你才是最真实的你,而不是过去那个强行逼迫而成的你。”

听着凯瑟琳夫人的呢喃细语,罗曼轻轻‘嗯’了一声。

然而凯瑟琳夫人说完这句话就有点后悔了。

想到罗曼曾经的遭遇,他母亲的病情几乎是那些不幸的根源,让罗曼忘掉那些不幸,岂不是要让他忘掉自己的母亲?

在她想着这些的时候,罗曼却根本没有她想地那么多。

他的母亲早就在很久之前被他给‘遗忘’了,因为对于他来说在那样困难的环境下想到自己还有个母亲无疑是个可悲的事情,只会让自己变得难过和软弱。

“我帮你把鞋子穿上吧。”

在罗曼想着事情的时候,凯瑟琳夫人突然说道。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吧。”罗曼笑了笑,刚想起身,突然发现自己的鞋子已经被凯瑟琳夫人拿在了手上。

“听话。”唇瓣碰了碰罗曼的额头,凯瑟琳夫人哄着说道。

额头上传来的冰凉触感让罗曼顿时听话了起来,将脑袋靠在对方的肩膀上,他打量着凯瑟琳夫人的动作。

只见她先将罗曼挨着她的右脚拿起,在手里无声地滑过。

不得不说,罗曼的脚小巧而白皙,脚面白嫩,脚底红润,几根脚趾张开的时候那张勃然生机的画面看地凯瑟琳夫人心头一痒。

并且罗曼身上有着天然的体香,身上如此,握在手中的小脚同样是如此,不仅没有异味,反而有种清香。

左手不自觉地抚摸过罗曼的脚底,轻轻握在手心把玩几下,在凯瑟琳夫人专心的时候罗曼突然没忍住笑了出来。

“好痒啊...”罗曼贴着她的脖子笑道,嘴里呼出的热气让凯瑟琳脖子忍不住缩了缩。

“乖。”凯瑟琳夫人将罗曼放下,然后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下蹲下身子。

蹲下身子的凯瑟琳夫人将罗曼的双腿扶正,一手握着对方的鞋子,一手握着罗曼的小脚。

在凯瑟琳夫人低头的同时,罗曼望着眼前婀娜的曲线,眼睛硬是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凯瑟琳夫人的穿着还是一如既往的保守,只有一身贴着身体的衣袍,将脖子以下到小腿位置全部盖住了。

但是罗曼却又觉得眼前的画面异常地妖冶。

凯瑟琳夫人低垂着身子,臀部却又不自觉地抬起,她身上的长袍根本掩盖不住她那夸张的腰臀比,一眼望过去肥硕的臀部就在视觉中心,和前方婀娜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原本贴身的衣袍在此刻失去了遮掩的作用,反而将贴着凯瑟琳夫人的身躯将身上曲线彻底展现了出来,罗曼目光被臀部中间凹下去的小缝吸引过去目光,还有周围**的饱满线条。

原本保守的装扮在此刻反而给这妖冶的画面增添了难以言喻的堕落意味,看地罗曼不自觉地抬头,不敢再看下去。

凯瑟琳夫人则是认真地帮罗曼穿上鞋子,洛希雅到底没有真的给罗曼准备女式的鞋子,而是比较中性的平底鞋,脚踝的位置用着包裹固定的细绳带子连接着鞋面,只要把脚放进去再把带子系好后就可以穿上走路了。

将右脚先放进去系好,凯瑟琳夫人摸着罗曼的左脚,看着上面的脚趾不禁问道:“你多久没剪过脚趾甲了?”

罗曼这才从刚才荡漾的情绪中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摸着手指说道:“没什么印象,长的太长我也没管过,都是等它自己断掉的。”

“自己断掉?”凯瑟琳夫人难得地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

“嗯。”

罗曼理所应当地说道:“在我忙活的时候它要是太长就会自己被碰断掉,所以我没怎么管过。”

凯瑟琳夫人按照自己对人体的知识不禁模拟了一遍,看着罗曼脚趾上形状有点残破的指甲,脑海里指甲断掉后流血的画面立刻显现了出来。

“笨蛋...”

凯瑟琳夫人难得升起了脾气,起身点了点罗曼的脑袋,一边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这样做很疼的知道吗?而且还有对身体有伤害。”

罗曼依然安静地坐着,凯瑟琳夫人的话听在耳中让他温馨无比,所以他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这两天有空了,我帮你修剪一下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