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阿姨,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呀~毕竟人家看的很起劲,裤子都顶起了,所以我想人家也不会介意哦!而且我是雪瑶了。”

“阿…雪瑶,是这,这的样吗?”

“小八,是的哦!”

“那好吧。”

“嗯嗯。”

说完,两人继续开始散步。

差不多逛完河道后,两人开始往里面多人的公园走。

进入,黄希慧也是不禁对一旁恋人特别喜欢的丛林流露向往之情。

想请求宁八霸,但估计人家会拒绝,所以她抱着黄毛的手臂。看着一个即将经过自己们的晨跑男性。

她也是邪魅一笑道:

“啊~小八,你的鞋带松了,我来给你系。”

说着黄希慧小跑到宁八霸的前面,也是不管人家的反应,自己撅起屁股弯腰下去给他系鞋带。

但这动作就有点“那个”了。

翘起的屁股,风吹的短裙,加上隐隐约约要见不见的胖次。

直接吸引了周围大多数人的注意力。当然也包括经过运动男性。

这样的黄希慧,被宁八霸发觉后,他也是脸红害羞的想为黄希慧着想。

所以他什么都没考虑,就直接将自己的手掌按在裙子上,掌握住黄希慧的屁股,让她自己都有些惊讶了起来。

小八,好大胆!

而这场面被那些人看到,也是热血沸腾,口吐伤风败俗,但牛牛是真的顶。

包括运动的男性。一见也是两人的动作,他也是绷不住了。直接捂住自己有点血冲脑的鼻子,然后腿一软,一个平地摔,倒在地上,隐隐约约的看见了黄希慧的胖次…

“好痛…”有点黑,看不清,黄毛快掰一下。

对于这么想着的男性,黄毛怎么可能答应?

而看到人家,不不经意的倒下去看自己“女朋友”的胖次,他也是寒色,把裙子捂的更紧了。

被这般对待的黄希慧,也是不经意的脸红了起来。

“啊~痛…”岂可修!可恶的黄毛,明明是黄毛的克涩里,竟然会把自己的女人保护的这么紧,真是有辱黄毛之名!

想完,运动男知道看胖次是不可能的了,但人家给的欲冲感挥霍不去,就只好一脸不甘的捂住牛牛离开了。

留下的黄希慧重新给宁八霸系好鞋带后,满脸通红的看着宁八霸。

“啊~不是,是你,是你的裙子太短了,那种动作很容易被人偷窥,所以…抱歉了。”

“嗯~我知道。而且小八你是为我着想,所以不用道歉,反而应该是我要谢谢你,我绅士的男朋友!”

说着黄希慧害羞的吻了一下,保护了自己的男朋友。

“呃…哦…”

宁八霸没有介意,但一旁的围观者看见,也是一脸酸味,想呐喊:

岂可修!我要涩涩!不要纯爱!不要狗粮!

但这是不可能的了。

“嗯,那我们继续吧!”

说着,黄希慧开始从新抱住宁八霸,继续散步。

而周围旁观的人,一见没有再卖烧的黄希慧,也是扭头不敢直视两人。

稍微走了一下,两人就在一旁找了张没有人的长椅坐下。

“哎~感觉,约会好累啊。时不时都能感觉到一些人的视线,很不舒服。”

“这样的吗?嘛~小八毕竟是第一次,紧张也难免哦。毕竟正常人都不会在我们身上停留太久,所以下一次,宁八霸别太介意了。不过…如果是反社会的变态的话,下流的视线会停留很久,所以那个时候,小八一定要小心,保护好自己的女朋友,我啊!”

“哦…嗯…”

“嗯嗯~那么,小八累了吧。靠下来吧!”

“诶!为什么啊?”

“因为我们是恋人,你是男朋友负责保护我,而我身为你的女朋友当然也要做好自己女友职责,那就是给你依靠了。”

“这样吗?”

“是的啊!”

“那好吧。”

“嗯嗯~所以你要腿枕还是胸枕?”

“呃…腿枕我知道,但这个胸枕是什么东西?”

“那是…这样啊!”说着,黄希慧一把抱住宁八霸的头,直接放在自己的大胸上,让人家毫无戒备的依靠自己。

这场面一出,周围人又特么的被酸了一下。

而宁八霸这一靠,顿时也是感受到那柔软又膨胀的胸达到极致,他自己差一点就进入了那只有大胸温柔人情的桃源乡。

还好,他瞬间就回过神来,推开黄希慧,离开了那只有温柔的桃源乡。躲过了一节。

“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不是…不合适,这么多人看着了。”

“这样啊…那腿枕吧。”

“嗯…”说着,宁八霸就有些害羞的躺下,头靠黄希慧的柔软的大腿。

不过在宁八霸的视线里,就有些兴奋了。

因为黄希慧穿的毕竟是短裙,所以他只要一扭头就能看见那令牛牛顶起的胖次,而人家察觉还没打断自己去,让自己随便看,可能会减少情趣感。

但越是这样,对于一些人来说,这越有感觉啊。

毕竟被黄希慧阻止的话,那就算了。

不过一直看,一直顶,就特么好想把这让牛牛受苦的烧鸡给直接现场推倒,让牛牛欺凌她一番啊。

但可惜了,现实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所以宁八霸只能咬牙,无奈的把头转向相反方向。

稍微让牛牛缓了缓。

宁八霸突然闻到一阵令人舒适的香味,从黄希慧的身上散发出来,顿时他也是不经意的开口道:

“阿…雪瑶,你好香啊。”

“嗯~因为那是爱的味道啊!”

“诶!?”

“小八可别想歪,这是我的体香了。”

“是吗…之前都没有注意到。”

“嗯,那也是没办法的。毕竟,之前小八都在用臭味埋没我的体香了。”

“…”那还真的是…对不起啊。

想到,宁八霸也是不愧自羞了起来。

突然,黄希慧挽起秀发,莫名其妙都靠近宁八霸,也是让他惊羞道:

“阿,雪瑶你干嘛?”

“嗯~小八闻了我的气味,记住了我的味道,所以我也想知道小八的味道啊。”

“啊~哦~好吧。”很意外,没有任何抵抗,但就算人家抵抗,也不会有什么用了。

反正阿姨会用各种话说服自己。

所以害羞的宁八霸,直接让黄希慧闻了自己的味道。

“怎,怎么样,很难闻吧。毕竟我是农村人,大部分都是汗水的臭味。”

“嗯~不是哦!对小八来说可能是这样,但对我来说,这个味道是努力,是奋斗,是男人最安心,令最女性向往的味道。所以,小八不必对自己的气味感到羞耻,反而要自信起来!”

“嗯…啊…雪瑶,谢谢你!”

“不用,因为对我来说真的如此。”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