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白将七窍玲珑心给她续命,而她不仅遗忘的煞白,还出谋划策使得煞白被镇压在琉璃塔下。

诸葛月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吐出一口血来。

嫣红的鲜血染红的地面,她红着眼眶看着琉璃塔下煞白,身影狼狈的爬到了塔前。

“煞白,煞白……”

诸葛月声音哽咽,她的双手颤巍巍的取出了天衍镜,拼命的将灵力灌入天衍镜中。

天衍镜金光闪烁,那屏障阻隔被化解。

可琉璃塔宝光流转,便金光屏障又要逐渐愈合,诸葛月直接就冲了进去。

她双手紧紧攥着天衍镜,天衍镜中迸射出灼热的金光,轰击在塔身上。

然而,琉璃塔却不是她一个大乘期修士能撼动的,依旧是屹立在那里纹丝未动。

诸葛月瞪大双目,浑身的灵气催发到极致,一口精血吐在天衍镜上。

琉璃塔剧烈摇晃,却依旧无法破塔。

诸葛月目光落在了捆绑着煞白的铁链,她又是一口精血吐出,俏脸上神色变得萎靡。

砰砰砰!

捆绑着煞白的铁链一条条被崩断,煞白的身体软趴趴的倒在地上。

她缓缓抬头,被挖去双眼的空洞眼眶看向了诸葛月,然后咧开嘴笑了,那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带着诡异笑容的煞白,她缓缓的朝着诸葛月的方向爬了过来。

铁链挂在身上,被煞白拖动着在地上当啷作响,伤痕累累的身体在地上留下长长的血迹。

煞白爬到了诸葛月身前,空洞的双眼就这样凝视着诸葛月。

诸葛月手里的天衍镜当啷落地,她双手搭在琉璃塔身上,眼泪仿佛断线的珠子不停落下。

“煞白,煞白……”

煞白肩膀耸动,发出咯咯怪笑声,里面传出了她如同破烂风箱般的声音。

“咯咯喽,月,能不能把我的心脏还我?”

诸葛月闻言,竟然是对着煞白流泪点头。

她将灵力附着在手上,毫不犹豫的将手**了心口。

鲜血不停溢出,诸葛月抓紧这颗本就属于煞白的七窍玲珑心,就准备掏出来给煞白。

无论煞白想要什么,她都愿意给。

煞白似乎察觉到诸葛月的举动,嘴里咧开几乎到了耳根处。

七窍玲珑心已经成了诸葛月命门,如果失去七窍玲珑心,她便无法活下去了。

“快点给我。”煞白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迫不及待想看到诸葛月死掉。

然而,林无忧正看着这一切,她身影从原地消失,瞬息间便到了诸葛月面前。

林无忧抬起了玉手,玉指点在了诸葛月的额头,然后诸葛月身体就定格在了原地。

她有玉手下移,又将诸葛月的插在心口的手抽出,翻手取出一颗丹药弹入诸葛月嘴里。

诸葛月血淋淋的伤口开始缓缓愈合。

煞白脸上的诡异微笑戛然而止,她尖锐的牙齿外露,对着林无忧发出刺耳的嘶鸣。

如此之近的距离,林无忧低头看着手中不停颤动的白月剑,再看看煞白,她脸上依旧是没有表情。

可是,不知道为何,眼泪却突然出现在眼中,一滴泪从她绝美清冷的脸颊滑落。

“你我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呢?”

林无忧抬手,抹去脸颊上的泪滴,她抬手,凝望着那颗有着她与煞白记忆的石头。

明明她不曾有过感情,靠近看着煞白却会流泪。

一丝神识探入了七彩石之中,然后投影开始缓缓浮现在天空之上。

投影之中,出现了一个遍体鳞伤的少女,少女只有七八岁的年级,此时,正面对着三个山贼,不停的挥动着手里的长剑。

“臭丫头,还敢偷我们的剑,看我不把你活剐了。”

“老二,直接杀了多浪费,我觉得可以享用一番。”

“没错没错。”

那三个膀大腰圆的山贼,狞笑起来,朝着少女围拢过来。

少女双手握着长剑,长剑尖端抵在地面,这长剑对于她小小的身体太过沉重了,她似乎难以挥动起来。

“连剑都无法挥动,还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

为首的山贼发出了嘲笑,不过,他的笑很快就戛然而止了。

剑光一闪间,他的脖子出现了一条血线,紧接着喷涌出嫣红的鲜血。

“老二!”

“该死!杀了她!”

另外两个山贼脸色大变,他们拿起虎头大刀,就准备给兄弟报仇。

少女一剑挥出,已经没有了后劲,她依旧想再次挥刀斩杀这两人,可是沉重的剑已经无法再挥动了。

少女也不弃剑,她握着长剑就死死盯着面前两个敌人,眼看就要被活活劈死。

下一秒,一个瘦小的身影冲了过来,一把将少女扑倒了。

这人正是煞白,煞白此时也是十二三岁的少女,她感觉着两把大刀从自己后背划过,吓出了一身冷汗,暗道好险。

不过,现在却不是害怕的时候,煞白抱着女孩,就直接连滚了好几圈,然直接抱着她滚下了山坡。

一顿天旋地转之后,煞白只觉得眼冒金星,不过,她还是挣扎着起来,晃晃悠悠的准备拉着女孩接着逃命。

“快跑,快把剑扔了。”

煞白见女孩还抓着长剑不放,严重影响到两人的逃生速度,她便赶忙提醒。

“剑客怎么可以弃剑。”女孩回答道,并没有松开手里沉重的长剑。

“可是我们被追上要被砍死了呀。”煞白努力的拉着少女继续跑。

“砍死也不能弃剑。”女孩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她似乎对剑有着异常的偏执。

“好吧……我们好像也跑不了……”煞白看着前面的悬崖道。

“那不跑,我把他们都杀了。”女孩回头,想要举起手中的剑,却都因为力气太小举不起来。

“呵呵,年纪不大,口气到不小,看我把你这小东西碎尸万段,以慰藉老二在天之灵。”

“不用废话,杀了她!”

两个挥动着虎头大刀,朝着煞白与女孩冲了过来。

“感觉打不过呀。”煞白说着便抱住了女孩。

“你做什么?放开我。”女孩还想着对抗山贼,便对煞白沉声道。

“跳下去搏一搏,或许能活啊,报紧我。”煞白说着便抱着女孩一跃而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