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来到11—1门口,按响了门铃。

“话说,小八你…爱管闲事的样子还是没变啊。”

“当然,因为这是雪瑶姐教的我。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了。”

“呃…是吗…”我有教过吗?

算了。反正他只要还是以前那个老实善良的小八,那就没问题了。

“是的!小时候雪瑶姐在村里带着我们玩,还让我们帮助其他人,所以我很铭记在心哦。”

“…”感觉有点害羞,还有点像讽刺的话?

“我很开心。那个时候雪瑶姐和我一起玩,带着我去帮助别人,我很喜欢那个时候的雪瑶姐。”

“啊…”小八他…这是在向我表白?

应该不是吧,毕竟我们的关系只是很普通的非血亲姐弟朋友,所以不是了,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关系。

但如果他真的像我告白的话…

“嗯…我也很喜欢那个时候的小八哦!”

“诶?现在的不喜欢了吗?”

“呃…”

当欧阳雪瑶犹豫时。

见到这样的她,宁八霸顿时也是惊疑了起来。

“是头发?还是形象?雪瑶姐要是不满意的话,我都可以改!”

“…”这家伙的样子…好像对我有意思。

那刚才的话…

“不是了,虽然有一点介意你那黄毛的样子。但现在,我已经知道小八还是小八,所以我没有再介意了哦!”

“果然是黄毛啊…我还是染回来吧。”

啊~刺激到小八了…

“别了,这副样子其实也很适合你,很帅的。”

“这样吗?嘿嘿~那就这样吧,还省了染发钱。”

“…”农村人的“省钱”这点还是没变啊…

不过,他能这么好搞也不错了。

要是和他交往的话…

其实也很好的,毕竟小八人很好。

至少不会像那些男人背着我,和其他女人乱搞了。

导致我现在都没有找男朋友的心思。

“嗯…话说他们怎么还没有来开门啊?难道打上瘾了,听不见?”

“呃…多按几下吧。”

“说的也是。”

叮咚~叮咚~叮咚~

“别按了!再按坏了你要赔啊!”

“来了。不过…小,小八,你刚才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

“就是那个…没什么。”欧阳雪瑶有些害羞的说到口中。但她不经意想到,人家说到底还是自己弟弟的好友,所以她没办法再把宁八霸当男人看,就把话给咽下去了。

而见到这样的欧阳雪瑶,宁八霸也明白她的意思。

其实只是单单方面的认为不过人家也的确猜中了,所以他也开始害羞的想直接向人家告白。

不过…

“我喜…”

“有事?”还没等人家说完,房门的打开就打断了宁八霸的话。

而开门迎接他们的,是一个看上去沉迷于酒醉的废物男人。

话说,世界大了还真的是什么人都有啊。

“呃…小八你刚说什么了?”

“我说…”

“有没有事?老子很忙的!”

“哦。那么张先生,你不能请你停下那些吵闹的声音?”

欧阳雪瑶的话引起了男性的注意,同样他也看到了比自己高大一点的宁八霸,但对于有些醉酒的他来说,人家再怎么高大也只是个小屁孩而已,所以他没有过多的在意。

“怎么,碍着你们的事了?这又不是你们家,我们爱干嘛干嘛,关你们屁事,而且你怎么老来管我们家闲事,你这女人是…是想和老子玩玩吗?”

“啊?不是。张先生请你态度端正一些。这的确不是我们家,但也不是你们家,这是每个公寓居民的家,是大家的家。你们在自己家做的那些事情,会给周围的邻居造成很大的麻烦,你知不知道啊?”

“哦豁~是吗。其实你们只不过是想来搞老子吗?但老子就让你们看看,老子家需不需要你们管!月雨过来!”

说完,弱弱的洛月雨带着悲伤与伤痕的走了过来。

“宇洪…”说着,洛月雨不小心瞟到在场的宁八霸,她也是悲痛的把脸转开了。

见到这样的洛月雨,宁八霸心里也不是一番滋味啊。

但现在的主场还是他的雪瑶姐,所以他也不好插手。

“什么意思?洛小姐你…你要是有什么不满直接说出来吧,我们都是邻居,相互帮忙是应该的。所以你只要说一句话,不管动你的那个人是谁,我们都会帮你!”

“欧,欧阳小姐。我没事,身上的伤也都是不小心绊到的,所以不用担心我,我们家很好。”

“…”事到如今,月雨为什么还要为这种人渣说话?

“哈哈~欧阳小姐,你们听到了,我们家很好的!所以你们倒是哪来的滚回哪去吧!”

“…”

“这样啊…不过。张先生,我说过了,你们做的那些事情吵到了邻居,所以我不管你们在做什么,但你们现在必须要停下,知道了吗?”

“啊~你这女人真烦啊!我们家不是都没事了吗?还是你真的想和老子玩玩?”

“张先生,我的意思你还是不明白吗?”

“明白明白,你想和我玩玩吗,我懂的,那你就进来吧。”

说着男性也是想一把自己将欧阳雪瑶抓回自己家,但守护在人家一旁的宁八霸可不是摆设。

见到动手的男性,宁八霸一把抓住人家,像按绝弦何晨一样,把他按在墙上。

“雪瑶姐的话,你特么是真听不懂?”

“什么?你个小兔崽子放开我,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听见,宁八霸稍微停顿,看了下两侧震惊的女性。

不过,没有见到任何人来阻止自己,他也是松了口气。

“呼~可以。姓张的,我不管你是哪个,但从现在开始,你特么最好把老子讲地话记得清清楚楚,不然老子会打断你地狗腿,别断你地手指,让你抹管子地机会都妹得,你晓得嘎慢?”

“呃…嗯…”有点听不懂…是农村话?农村人!?

“阔以。现在开始,要是我再听到你嘎有那种声音,我会找你。月雨身上再有一点伤,我会找你。雪瑶姐再被被人骂,我会找你!”

“不是,最后那个不管我事啊!”

“老子不管,反正雪瑶姐要是被人骂了,老子就找你,你晓得嘎慢?”

“呃…哦。”

得到答复,宁八霸就放开了人家。

“嗯,好好工作养家,祝你们一嘎能幸福生活。”

“呃…嗯。”

说完,姓张的男性,仿佛受到极大的惊吓,一脸无神的回到了自己门口。

“那就这样了,别犯事哦!”

“嗯…”

说完,男性就关上门,带自己妻子回去了。

而当他看自己妻子有些愤怒,不顺眼时…

他一个起劲想打人家,但不时想到那个用农村话威胁自己的黑皮黄毛,他也是停下了自己的想法。

毕竟他知道农村人不是城市人,不太懂那些法律,所以人家既然带着那种表情说出那些话,也就代表人家真的会做出那些事情…

农村人,想想都让人害怕。

门外的两人。

回过神来,欧阳雪瑶也是一脸惊喜的看着宁八霸。

“小八,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面啊!”

“嗯,让雪瑶姐看到,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嗯~话说,你刚说的是家乡话吧,好久没听到嘎,有点怀恋了。”

“如果雪瑶姐想听的话,我天天阔以说给你听!”

“嗯~算了吧。不过,刚才的小八真的是帅炸了,我很喜欢哦!”

“诶?”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

“雪瑶姐,我也喜欢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