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正值圆月。

永安城今日常发生狐妖吃小孩的传闻,晚上人们都不敢出门,生怕会被狐妖抓去吃干摸净。

清冷街道口,只有一位白衣少年背靠月光,毫无危机感可言。

他转生这个世界已经十七年了。

这些年来,何安歌也算幸运,三岁被爹妈弃养,街头要饭,楞是没给饿死。

六岁,去了京城名门当杂役,但好在他身骨好,得到大小姐的赏识,咸鱼翻身;

九岁,测出上品天灵脉,当沙包陪剑道天才的大小姐练了七年剑,小有名气;

十六岁,正式踏上仙途,成为圣虚宗小师弟……

作为穿越者,老天确实待他不薄。

只可惜,何安歌自己是个笨b,上品灵脉不珍惜,在秘境中被坏魔女挖去灵脉,险些命丧深渊。

危急关头,是那被封印在深渊下的邪仙子救了何安歌,他答应投靠邪教,这才算是保住性命。

命虽保住,但灵脉没了,就不能修炼了

何安歌再想变强,只能依靠邪教禁术——抢夺他人灵力,炼以提升自我。

“说的倒是简单,可这太平盛世,仙门耸立,烧杀抢掠的反派压根活不过三章!”

“眼下,更是连筑基都难。”

叹了口气,何安歌躺尸的更加随意了,肩膀顺着墙壁滑落,整个人干脆躺在台阶上摆烂。

晚风吹过,一张发黄的悬赏令盖在了何安歌脸上——

坐起身,拿起悬赏,借着月光查阅,可见其上印有一幅狐妖画像。

画像上,那狐耳少女笑得邪媚好看,唇角一颗小虎牙特征明显。

悬赏底部附文注释:

近期永安城狐妖出没,猎狐者可赏仙石十颗。

“十颗仙石,足够保养我三年的开销了。”

轻声感慨,何安歌继续往下读。

已知情报:

狐妖习性夜间出没,专挑夜不归宿的年轻男子下手,切忌小心!

“咦,这说的不就是我吗?”

故作惊讶,何安歌自嘲一笑。

可就在这时,一对白玉美腿出现在他视线,且腿的主人挡住了何安歌读报的月光。

抬头望去,却见来者是位五官与画像神似,容颜却比画像惊艳万分的绝美少女。

“啊~这不是咱家安歌师弟吗?”

她先是惊讶出声,然后弯下腰,笑着揉了揉何安歌的头发:“这么晚了~小师弟,你怎么还在街上躺着呀?”

背对月光,何安歌看见少女唇角正露出一颗可爱的小虎牙。

……

夏染月是狐族的未成年妖。

不仅如此,她还是圣虚宗的内门弟子,虽然年纪与何安歌差不多,但因为后者实力弱,按修仙界的辈分,何安歌还是要叫她一声师姐。

最近一段时间,夏染月炼气圆满,她需要一个合适的‘阳炉’完成筑基。

只要筑基成功,夏染月就能从未成年幼狐毕业,成为真正的红颜祸水!

老实说,她馋何安歌身子好久了。

为什么选他呢?

原因有三。

其一,何安歌是纯阳之体,当筑基阳炉再合适不过。

其二,何安歌在仙门,是众所周知的废灵脉,人菜,好抓。

其三,何安歌人很好,礼貌听话,在圣虚宗的时候,夏染月每次见他,后者都会主动上前问好。

久而久之,他们也算认识。

又是老实人,又是熟人,何安歌简直是受害者的不二佳选!

之前碍于仙门纪律,夏染月不敢直接下手,但这次何安歌居然自己跑出来了。

以夏染月狐妖的种族天赋,把少年骗到床上,那还不是随便一发媚术的事?

“小师弟啊,能跟姐姐做这种坏坏的事情,你开心吗~”

客栈大床房。

少女高傲的骑乘在何安歌腹部,用玉指勾起何安歌的下巴,望着少年那双皓月明眸,似笑非笑。

月光下,少女盛世美颜,笑得妩媚灿烂,唇角一颗小虎牙更添几分妖异色彩。

“开心,我可太开心了。”

想起曾被魔女拐骗噶灵脉的黑历史,何安歌笑着笑着,脸颊不禁抽了一下。

“开心啊?开心就好,姐姐会让你很舒服的~”

看少年那老实呆呆的模样,夏染月很是满意的点头。

果然她看人很准!

像何安歌这种笨蛋小师弟,被狐妖吃了都不自知!

“安歌师弟,你跟姐姐说实话,在我之前还有没有其他女人,找你做过这种事?”

双手捧住何安歌的脸,夏染月把脸凑近,以快要亲上的距离,盯着何安歌的眼睛。

她一边问,一边用妖瞳施加媚术。

毕竟她也是未成年的幼狐,抓男人当阳炉是人生初体验,所以夏染月她要对方也是第一次,这样才能显出她身为狐妖的尊贵和优势。

否则她一个没经验小狐狸,岂不是要便宜那些臭渣男了?

“呃,我想一下。”

何安歌被夏染月居高临下审视着,闭眼回顾了一遍自己的叒修经验。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次数太多,半天数不清。

“是第一次。”

睁开眼,何安歌很认真的点头。

“哼,这还差不多~”

“你这可怜的小处男啊,知道吗?姐姐我生的玲珑玉体,可是便宜你这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了~”

得知何安歌是处后,夏染月内心不禁又是一阵满足,轻哼一声,挺起那稍稍有料的对A,连说话都无形之中骄傲了起来。

老实说,何安歌生的很好看,剑眉星目,清新俊逸。

她虽然年纪小,不如那些成年狐妖阅历多,但在人类世界行走多年,也算是见过不少男子,何安歌这张脸绝对是少有的俊气。

这次采补,她真不亏。

人生初体验,就能享受何安歌这副好皮囊,还能把他当作阳炉榨干阳气,一举完成筑基……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啊!

话说,天底下真有这种好事吗?

有那么一瞬间,夏染月自己都觉得事情进展太顺,忍不住反问自己。

“确实,今晚可真要多谢染月师姐了。”

正当夏染月思绪纷飞之时,何安歌罕见的主动开口了。

恍然间,她发现何安歌望着自己笑了。

那是一种灿烂和熙的笑容,明明看着夏染月很是感激,但少年那微微勾起的唇角,以及深邃似渊,让人捉摸不清的眼瞳,却又好似暗藏玄机,让夏染月感到浑身一颤。

简单来说,他明明是被采补者,却笑得这般阳光,反倒给夏染月整不会了。

“何安歌,你……?”

心生怪异,少女坐在何安歌的身上,放慢了采阳的内力,微微挑眉。

她怀疑自己看错了。

有那么一瞬间,夏染月竟然察觉到,何安歌好像没有中自己的媚术。

可他一个废灵脉,怎可能抵抗狐妖的媚术?

“……”

何安歌不说话了,只是目光清澈。

狐妖本就生性多疑,突然安静诡异的气氛,让夏染月再度心生不安。

她蹙起眉头,合并双指,轻抚自己的纤细小腹,检查合修时的灵力回路。

奇怪,不应该这样的……

他明明中了我的媚术啊。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灵气再被你吸走?”

少女慌得抬头,难以置信看向何安歌。

后者在枕头上躺平,故作不解的装糊涂:“师姐,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但他还是没忍住笑了。

??!

这一笑,可是让夏染月再次响起警钟。

她挪着有些发软的双腿,试图先从何安歌身上下来终止合修,但关键时刻,何安歌却按住了她那纤细的腰段,不许她解除合修坐姿。

她想跑,可他不许。

她急了,抬起白皙玉足就往何安歌脸上踩,可他却反客为主,反手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拉下身压住。

“何安歌!你!你怎么敢逆许我——!”

啪!

正当夏染月挣扎叫喊期间,背后一阵清脆的拍打声响,让夏染月臀部传来一阵电流般酥麻,顿时少女娇哼一声,整个小腿都蹬直了的微微颤抖。

他,他竟然敢打自己屁屁???

从小到大,除了严苛的姐姐,可是连爸爸妈妈都没打过夏染月!

更何况,被打的还是……那种敏感部位。

“师姐,夜深了,请你安静点,吵到隔壁就不好了。”

何安歌目光清冷,淡淡说道。

可少女正值气头,又怎能听劝?

“你这不知分寸的贱狗,何时轮到你来教我做——噫!”

啪。

又是一巴掌,超强刺激的应激,差点没让夏染月昏死过去。

她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被打屁股而已,却会让自己的身体如此敏感。

难道是刚刚合修时,何安歌对自己动了手脚?让自己的身体像吃了**一样奇怪?

可这也不能啊,他不是个废物吗?

眼见何安歌又抬起胳膊,夏染月终于是慌了,赶忙咬紧牙关喊道:

“住,住手!”

“何安歌,我警告你!要是再敢冒犯本——呜!!”

啪。

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一巴掌,终于是让夏染月浑身发颤,难以忍耐的到达高潮,最终意识模糊的倒了下去。

见此,何安歌总算是放心的擦了把冷汗:

“都说了,师姐你安静一点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