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大人,怎么样?”洛瑶拿过油纸伞,打开来放在肩膀上转了一圈,期待的说道。

伞面下挂着几只风铃,随着转动发出清脆响声。

给这古朴的店铺带来了一丝青春活力。

“还不错,但是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

看到此情此景,叶宵不免有些想笑。

“什么话?”

洛瑶眼中满是迷茫与疑惑。

“在屋檐下打伞会长不高。”

说话的声音明明没带什么情感,可叶宵似乎就带着一丝别人看不见的坏笑。

“唉!”

听闻此言,洛瑶慌乱的将油纸伞合拢。

她现在也不过是一米五几的身高,要是真的长不高的话,岂不是说,未来再也没可能拥有那种完美的女性身材了?

那种事情千万不要发生啊!

看她这幅慌乱的样子,叶宵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洛瑶还真的是绝对相信他,完全没有怀疑自己话语中的真实性。

要是樱白月的话,恐怕现在已经反应过来了。

“老人家,谢谢你的东西了,以后有机会我在来做客。”

叶宵和济沧告了个别。

一个战斗力差点破亿,还会赠与法宝的强者隐居于此,若是被外人知道,就算有什么诅咒又能怎样呢?

如果真的到了绝对无法挽回的地步,那释放诅咒的仙人,怎可能还给自一阁留下这一线生机?

“再见年轻人,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

济沧摇了摇头,撑着拐杖一步一步走向了后面。

完全没有在意,叶宵两人会不会偷偷拿走这里的东西。

他看人向来很准。

这少年,并非凡人。

来到这世异城,恐怕有一些事情就要发生了。

但那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自己只是个行将就木的老头而已。

“叶大人,真的会长不高了吗?我以前也听说过有修仙者遭到诅咒没办法身体停在一个阶段,我不会也...”

当叶宵与洛瑶走出店铺以后。

少女竟然还在纠结刚才的事情。

这着实令人感到好笑。

“你现在这样也不错。”

“......”

噗通噗通噗通...

洛瑶咬着嘴唇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

她没有幻听吧?

师尊说这样的她也不错!

难道师尊并不讨厌小的吗?

太好了!

“还不跟上?”

叶宵带上斗笠向前走去,少女回过神来时,才注意到自己已经被落在了后面。

“啊,我来了叶大人!”

看向天边,还未有夕阳落下。

时间还早。

再次将模拟中的内容看了一遍。

叶宵倒是对翩舞阁很感兴趣。

他倒是要看看,能够让模拟中的他足足摆烂一天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

世异城,副城主府外。

身穿一袭白色剑袍,腰间别挂佩剑,扎着一个高马尾的少女站在这里高声说道:“北境仙尊弟子樱白月,要见世异城副城主李晓,还望通禀一声。”

守在门口的守卫听闻此言互相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惊异。

北境仙尊?

前段时间出现的那个席卷了整个九州界的北境仙尊?

竟然有人自称那位的弟子?

嘶!

不会是假的吧?

“还请你稍等一下...”

无论真假,这也不是他们区区守卫能够做主的。

樱白月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是无限的骄傲。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许久未曾出现的剑侍少女忽然现身,将一只手搭在她的肩头,轻声说道:“如果失败了,会很可怕的吧。”

“所以我不会失败。”

樱白月的语气中全是自信与傲然。

“那位既然已经说过要帮我,我要做的事情,便已经注定成功。”

剑侍少女眨了眨眼,俯在她耳边提醒了一句。

“可是,你没有经过那位大人的同意便用了它的名号,若是被知道了,说不定会被惩戒。”

“所以说了...不会的。”

樱白月心里也有点没底。

她为了自己的那个目标,要将叶宵的名字说出去,甚至还要把这位副城主带到他的面前。

这无疑有些利用仙尊威严。

“师尊大人毕竟已经答应过我...”

“你,便是仙尊弟子?嗯?我记得你是...樱星圣地的圣女樱白月?”

一位身穿青色长袍,仙风道骨的白须中年人走到她的面前,看着樱白月颇为疑惑。

作为靖州的天之骄子。

他自然是了解过的。

九岁练气,十岁岁筑基,十一岁岁金丹,十四岁便突破元婴。

曾以一人之力击败反虚境魔修三人。

从此打响樱星圣女的名号。

在靖州年轻修士们里面,算是排在前几。

樱星圣地能够进驻到世异城中这几年,也全然是沾了樱白月的光。

她,为什么要说自己是仙尊的弟子?

“李晓副城主,我想你有一句话说的错了。”

樱白月顿了顿,眼神一凛,即便面对足有洞观境巅峰即将进入渡劫境的李晓,她也以区区元婴境的气势骄傲的说道:“晚辈已是万象仙尊的弟子,而非樱星圣地的圣女!请勿要侮辱我的身份!”

此言一出。

李晓瞬间明白。

面前的少女绝非在说谎。

她真的是仙尊弟子。

一时间,强烈的震撼感竟然让李晓僵在了原地。

半晌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渗出了几滴冷汗。

“也就是说,那位仙尊如今...”

“师尊如今就在这世异城。”

嘶!

附近之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仙尊啊。

那可是活着的仙尊啊。

他们难道能在有生之年见到一位仙尊吗!

李晓自知事情的严重性,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语气也变得温和了不少。

“恕我多言,仙尊冕下如今所在何处?世异城愿以最高规格的待遇招待仙尊降临,可知...”

如果在此刻前,世异城内的居民绝对想不到,那平日里从不正眼看人的高傲副城主,却会在一个区区元婴境的小丫头面前展现出这样的表情。

可事实就是这么发生了。

“我师尊不喜那种事, 副城主,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生平第一次,樱白月体验到了狐假虎威的**。

而她所假的虎威,是可以轻易将这座城池内一切生灵抹除的存在。

所以。

洞观境巅峰的副城主又算得了什么?

ps:新的一个月,千万不要吝啬自己手中的月票,请用它们砸死我吧!求求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