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风拂过樱树,粉嫩的花瓣缤纷摇动,如细雨般洒落,清丽如瀑。叶深骑着单车,穿梭在樱色的雨幕中,一路带风,撕破这淋漓的樱花雨,骑行向远方。

他的目标是一栋覆满了苍绿藤缘植物的小楼,这种小楼在新纪元世代几乎是濒临消失的,生物工程技术取代了光合作用,模板化拼接建筑也取代了往日的钢筋水泥建筑,大批大批的高楼拔地而起,绿色植物被城市所吞噬,人类领域仅留下不多的热带雨林以及用来装点城市的装饰观赏性植物。

正如某位伟大的科学家所说的:

“科技终会取代自然,科学终能解答一切。”

但那一天,那个〔旧世代崩毁之日〕,可能永远无法为科学所解释吧。

公元2332年,人类科学家发现了一种神秘的能量——灵子。这种富有灵性的能量存在于大气、海洋、岩石、土地乃至生物中,它似乎无所不在,默默维持着世界上所有的能量平衡,也正因灵子的发现,世界上的诸多未解之谜被解开——气功、内力、魔法……

但发现并不代表着能够使用,灵子这种能量与人类DNA序列有独特的“灵格适配性”,即使使用最先进的生物基因工程技术也无法改变这种极为诡异的“灵格适配性”。拥有“灵格适配性”的人类被称为“灵格拥有者”或“黄金世代”,这些“灵格适配者”拥有驱使灵子的力量。而“灵格拥有者”的数量仅占人类总数的不到千分之一,但“灵格拥有者”所拥有的“灵格适配性”也同样有强有弱。灵子在这些“灵格拥有者”身上反映出的特性就被称为〔灵刻〕。

〔灵刻〕,即〔对灵子之铭刻〕。

〔灵刻〕有强有弱,强弱差别如天渊,强者威能可开山填海,弱者或许不及蝼蚁之力。

灵子及其衍生物〔灵刻〕使人类进化之路迅速快进,人类发现灵子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其文明就已取得了预测中近百年的加速以及蜕变。

但人类的劣根性是永远无法被短暂的利益所抹除的,战争迅速笼罩在全世界,硝烟的味道让所有人都寝食难安,战争巨兽的獠牙在历史的阴影中亮起冷冽的光。

不过它很快就被扼杀在襁褓里,因为……突变发生了。

公元2333年,或者说新纪元零年,代号为〔神怒〕的灵子世界性波动潮席卷全球,灵子的暴动导致生物DNA基因链结构发生突变,万物……开启了进化之路!

也许是诸神愤怒于人类的劣迹与暴行,所有生物都被灵子所改造,它们的缺点被神奇的弥补,它们甚至进化出了仅次于人类的智慧!人类将这些仿若神话中生存的生物称为〔祸〕,人类的祸!

于是人类与〔祸〕的战争打响,这场战争激烈而持久,更是无比残酷,人与〔祸〕互相吞食着对方的血液,厮杀了近十年,终于在新纪元27年,双方陷入僵持,战局终于平衡,地球的疆域也被分为了两部分——东半球的人类疆域[人类领域],还有[祸]所占据的西半球[灾祸领域]。

而在此刻,我们的故事,正式开始!

———————————我是少年骑单车的分割线———————————

叶深在小楼下停下了单车,仔细把车锁上——虽然几乎没有人会惦记这种已经退出时代潮流的老古董。他拎起车筐中的纸袋,径直走入黑魆魆的楼梯道。

楼梯道这种落后的设计早已被现今的建筑所舍弃,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方便而快捷的磁悬浮式光梯,但这栋小楼却依然沿用着这种设计至今,其上承载的不仅仅是人与物的质量,更是历史与文明的积淀与传承。

到了三楼,叶深缓缓走出楼梯道,右拐,眼前是开放的阳台式走廊,叶深走过去,来到房号为312的房间前,拿出钥匙,却微微停滞了片刻,垂眸低头,缓缓打开了房门。

房门开启,随着一声稚嫩甜软的“哥哥接住我哦!”,一个小小的身影像树獭一样从门后扑了出来。

叶深果断伸出了手,按住了来人的头。

由于身高差过大的原因,来人就只能无力地挥舞着手臂,徒做无用功。

叶深脸上挂着笑,笑容完美而璀璨,却仿佛带着不真实的质感,问道:

“你今天怎么没有去上学?”

那人从叶深手掌后露出了精致如瓷娃娃的可爱脸颊,她撅起嘴,仿佛带着哀怨说道:

“哥哥你都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天吗?”

叶深笑,点头:

“知道啊。”

“那你为什么没有去接我啊?”

“我去买东西了啊。”

“什么?原来可爱的妹妹在你心里的地位就这么低吗?人家好伤心啊,呜呜呜……”女孩佯作哭泣,用手掌捂住脸颊,却从指缝中偷偷观察着叶深的反应。

叶深提起了手中用生物工程技术制造的天然防水纸袋:

“我去买食材了,今天晚上我们吃鱼。”

女孩立刻举起手臂雀跃地欢呼:

“好耶!吃鱼——吃鱼——吃鱼!”

叶深无奈地拍了拍女孩的头,走进去关上了门,换好拖鞋,拎着鱼走进了厨房。

女孩就蹦蹦跳跳地跟在他身后一同走进了厨房,嘴里还不停喊着:

“吃鱼——吃鱼——吃鱼!”

叶深磨着牙微笑着转过头,眼中闪着寒光:

“小浅,你在这里我怎么做饭呢,不去你去看会儿电视吧。”

叶浅生气般鼓起了脸颊:

“哼!哥哥真讨厌!”

说着走出了厨房,赌气似地一头扑在沙发上,语音唤醒了客厅内的全息虚拟投影电视,硕大的怪异生物体投影立刻出现在了空气中:

“现在插播一条前线战报,现在插播一条前线战报——据悉在新纪元27年四月二十一日晚21:31分左右,一头[祸王]在前线意外冲破联邦防线进入了江都市东郊区,请东郊区市民和临近东郊区的联邦大学城居民注意,千万不要随意外出,联邦军队正火速前往江都市郊区进行搜查,请市民们保持警惕,积极配合联邦军队的行动。”

“什么嘛,联邦怎么会让那些东西跑进防线呢?”叶浅撇撇嘴。

“那可说不准了,毕竟联邦也不是万能的啊。”叶深笑笑,眼中闪过模糊的光,“最近看样子不是特别太平啊,小浅你就别经常出去了,小心一只[祸]跑出来把你吃掉啊!”

叶浅吐了吐舌头,一脸调皮的模样,似乎完全不在意。

叶深摇了摇头,没说什么,于是气氛迅速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叶浅忽然坐了起来,关掉了全息投影,抱着双膝静静地坐在沙发的角落上,这一刻世界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在沙发角落抱着双膝独自静默的那个女孩,孤独得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猫。

或许每个人被抛弃的时候都是这样吧。全世界都与你渐行渐远失了联系,像那相交的直线,你认为那匆匆的相遇美丽到全世界都春暖花开,但殊不知已注定你与这个世界都永不重逢。你望着那逝去的一切,望到沧海都变了桑田,可是那又有什么用?一切……都已过去了。

可是那个世界忽然折返过来,向你伸出了双手,展开了怀抱,你又该何去何从?

“哥哥……今天……他们又来了。”

正在切葱的叶深停住了动作,握着菜刀的手不自觉地收紧,青筋绽开。屋里的气氛在这一刻降下了冰点,一片死寂,像是大雪飞舞,遮天……蔽日。

但他还是笑着:

“是吗?”

他的脸上满是笑,那笑像是北极圈里绽放的洁白花朵,如此温暖,如此冷酷。

“他们……说了什么?”

叶浅望着自己的手掌,忧愁而哀伤。

说了什么?还能说什么呢?尽管是心里明白的事,又怎么能都说出口?有些事大概是永远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吧。

但现实永远会让你无法抗拒,叶浅苦涩地笑笑,故作轻松的样子:

“他们说他们对那件事很抱歉,希望我能原谅他们,最后……回归。”

叶深掀起了嘴角,讽刺地笑笑:

“哦?什么时候魔鬼也学会了忍让和道歉呢?照这么发展下去,魔鬼插上鸡毛,岂不是成了天使?”

叶浅垂下了眼帘,纤细的睫毛颤抖,坐在那里,沉默着欲语还休。

但是厨房里传出的声音却打断了她的思绪:

“小浅,不要想太多了,那份罪恶是承载在我身上的,你只要在这里就好,至于他们,就由我来应对吧,你愿不愿意回归是你的权利,如果有人想要阻挡,那他……一定要付出代价!”

叶浅抬起头来,眼中流光闪烁:

“哥哥……我不回去!我现在姓叶,也一定永远姓叶!”

叶深无声地笑笑,目光如炬,仿佛燃烧着熔岩。

人们都说只有魔鬼才能杀死魔鬼,那么就让我变成魔鬼吧,不过魔鬼却守护着一抹笑容呢……

那么,我一定不能忘掉这笑容!

“我们都戴着面具呢,面具……这个无法抹去的伪装。”叶深表情狰狞起来,“我是魔鬼,你是天使,我时常在你御座下瞻仰你的容颜,却不肯将你拖下云端半分,丑陋罪恶的人欲要弑杀你的荣耀,篡夺你的神位,我必将持最灼热的矛,将逆命之人钉死在圣银的十字架上!!”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