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完绝弦何晨后。

宁八霸看着家里还剩下的一碗炒饭,又看了看自己自己天花板的楼上。

“尼哥…外国人…我只在电视上见过勒。嗯~我觉得有必要上去认识一番。”

“那,走起!”

说走就走,宁八霸热了下炒饭就来到了12—3房门前。

按下房门后…

没有任何声音。

宁八霸也没有意外,毕竟有时候人很忙或比较高冷,就不会回话了。所以他静静的等待着。

三分钟后,门依然没有打开。

这就不禁让宁八霸疑惑了起来。

没办法,他继续按下了门铃,结果依然没有声音,无奈的他以为人家真的是听不到,所以就开始连续按下门铃。

然后…

“Don't press again. I'm coming!”依然是一个女声,只不过她都所以貌似有些愤怒,好像宁八霸打扰人家睡觉一样。

不是尼哥吗?怎么会是女的了?老师骗我?

当宁八霸疑惑时,房门打开了一条门链的缝,而缝隙里出现的的是一位弯着腰,仰视着他,看上去有些气愤发红的金发外国白人女性。

这个体位,感觉后面还有什么人一样…

但看上去,她满头没干的金发,光滑的肌肤上也能隐隐约约的看见沾湿的毛巾包裹。

所以,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想然,人家应该是刚洗澡,不小心被我打扰了吧。

“Wh…你有什么事吗?”

中文很好,应该在这里待了很长的时间。

“呃,抱歉,打扰你洗澡了。我是楼下11—2新来的借住,只是想来友好的问个好,并不是有意要打扰你的。”

“Is…so…啊~This not timely,Stop~!”

说着莫名其妙的话,金发外国少女也是脸一红,有点“忙不过来”的感觉,将另外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羞耻的嘴脸。

而见此的宁八霸,也是无比震惊了起来。

“诶?你在说什么?”

“不~不用介意,我不是在对你说。”

“…”那是对谁说啊?难道后面真的有人?那是谁啊?尼哥?

这可是现实诶,就算是尼哥,但真的有人会这样的吗?

好像还真有人会这样做…是谁我就不戳破了。

不过,这下自己就莫名的苦主感了啊…

介绍的机会还有,我还是先撤吧。

“呃…看上去你很忙,我还是先回去,不打扰你了。”

“不~不要,别走!”

见到打算离开的宁八霸,金发少女直接把手伸出门缝,抓住了宁八霸的裤子。

弄得气氛就尴尬了起来。

“那个…”

当宁八霸打算说什么时,房门突然被猛的撞了一下,仿佛真的是有人在金发女性后面用力过猛的样子,直接弄得门狠狠的夹疼了少女。

“啊~Damn!好痛~!”

“…”那请你放开我吧,我可不想成为你们这种玩法的道具。

虽然少女被夹住的一瞬间,因为疼痛放开了手,但宁八霸也因为人家的反应,自己没有反应会来,所以被人家再次抓住了。

“那个,小姐,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事情要办,你能不能放开我啊?”

“不行,我需要…”

说话间,少女解除了门链,然后缓缓的打开了门。

卧槽,门前,门口,门后的玄关三人行,那种剧情终于还是要来了?

但这可不行啊。我们才刚认识,甚至连各自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且我是纯爱玩家,就算只是被人家口,我也不想诶!

宁八霸万般拒绝下,门最终还是打开了,而拉着宁八霸裤子的手也放开了。

接着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金发碧眼少女,身材虽然比不上黄希慧,但也算是一个丰满的美人胚。

而她的身后没有任何一个人,仅仅只是包裹这浴巾,有些脸红害羞的她,捂住另外一只受伤的手,站在门口。

感觉自己有点欺负了人家一样。

不过…

“…”原来不是那种剧情啊。

想也是,正经人根本不可能搞那种玩法了。

当宁八霸松了口气时,金发少女也是皱着眉头无奈道:

“什么嘛?我不是叫你等一下了吗?好了,现在我的手受伤了,你满意了吗?”

“呃…抱歉。”宁八霸打算是反驳的,毕竟人家很容易让人误会。

但想了想,能误会的绝对可不能是正常人,所以他意识下就点头认错了。

而见到这样的宁八霸,少女也不好意思再说人家。

“算了吧~那你又是怎么回事啊?一会来,又一会走的,我拦都拦不住。”

“不是,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

“…”焯,差点着了你的套路。

“你以为,我在自家门口和男性Sex?”

“啊~不是…”是你自己说的,和我没关系,我只是想离开而已。

“那是什么啊?”

“那是…避免你的肉体被我都视线玷污。”

“呵呵~我信了。那么你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

“是的,我知道了。所以我才会见你离开拉住你。”

“什么?”

“你是来认识我们的。不自我介绍,怎么会认识了?”

“呃…这个意思啊。”原来是我误会了。

不过,那句英语…

“嗯,所以你要进来吗?毕竟我这副样子,也不好意思一直在门口站,弄得我像什么娼妇一样。”

“呃…抱歉,打扰了。”

“嗯。”

两人进入后。

12—3同样是个简约的房间,有些健身器材与尼哥运动明星的海报,就没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了。

坐下。

金发少女习惯性,顺手开了一罐客厅桌上的啤酒。

淇~

“请自便,当自己家里一样就好。”

“呃…谢谢。”

点了点头,她开始豪放的喝了一口酒。

“So~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我。我是11—2新来借住的宁八霸,今后可能会打扰到你,请见谅。这份炒饭是礼物。”

“哦~Thanks!但是我已经吃过了。”

“这样啊。那好吧。”

“嗯呢,到我了。I’am苏菲亚•克洛格,前几天刚从M国来到我哥哥移居的这个城市上学。”

哥哥…应该就是老师说的尼哥了。

不过…

“前几天?那你的中文…”

“我哥哥在几年前都已经移居到这边来住了,所以我的中文全是哥哥教的。”

“你的哥哥…”

“嗯…我自己不好介绍。毕竟哥哥搬到这里这么多年,而我才来。所以他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样啊…”

“嗯~不过,他刚才找了个坏的时间打电话过来,让我面对你,又要弄自己湿答答没弄好的浴巾,所以我没法分开手去接电话。估计他应该很快会回来的吧!”

“…”原来是电话啊,真的是抱歉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