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担心那个月雨,不过自己该做的都做了,如果她来找我们帮忙的话,肯定不能拒绝。所以还是去认识一下11—3的邻居吧。”

自言自语完,宁八霸重新热了一下炒饭。

来到11—3房门。

叮咚~

“来了!”房间里又是一个女性的声音,不过这个声音貌似比较幼气屑皮。

接着打开门,出现在宁八霸眼前的…没有人?

“你在看哪?我在这里!”

说话间,宁八霸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个1米3左右的像刚入初中的精致屑皮小娃娃…

得…娃娃为什么会说话?

“呃…你好。请问你家大人在吗?”

“嘁!这是我家,我和我男朋友合租的房子!”

“啊~这…抱歉!”

“呵…随便吧。反正,把我认成小学生的,你又不是第一人了。”

“…”难道,真的是大人?

“所以…黄毛,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是昨天来11—2借住的人,近几年都可能会在那打扰各位,所以想认识一下周围的邻居。”

“嗯呢~我听着。”

“我是宁八霸。姓…”

还没等宁八霸自我介绍完,就被小娃娃给直接骂了。

“我是你妈妈!”

“…”弄得宁八霸是真的无语,虽然知道这是自己名字的问题。

但好歹等我就是完啊。

“不是,能等我说完吗?”

“你骂我,还让我听把我骂完?”

“不是,我姓宁,名八霸,宁采臣的宁,排行老八的八,霸王的霸。”

“呃…是吗…你这名字绝对得罪了很多人…”

被人家占便宜了,还没有道歉,不过算了吧。

“嗯…你了?”

“我叫…还是算了,你直接叫我绝弦何晨吧。”

“绝弦…绝弦老师?十年前,16岁背景离家,独自一人创作热门漫画《爱与狂热》的作者?”

“嗯哼~看来你认识我,那我就不用再多介绍了。”

“是的,我是您的粉丝。您每一本漫画我都收藏了。虽然可能会冒犯您,但您的画技真的是一流。”

“嗯~涩涩吧。我也喜欢涩涩哦!”

“…”说破不戳破,老师您小小的一只,但真厉害。

稍微无语,绝弦何晨看了看人家并不像坏人,于是她就开口道:

“宁…黄毛,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可以吗?”

“当然了,反正我的男朋友去工作了,而我现在也很闲。”

“那,打扰了。”

说完,两人进入房间。

11—3是个很普通的家庭房间,该有的东西都有,不该有的东西比如手办…都摆在客厅里,看着好尴尬。

话说你男朋友不介意吗?

不过除了手办和一些二刺螈的东西,就很普通了。

“好了,你拿着那个东西是有什么事吗?”

听绝弦何晨提起,宁八霸才反应会来,自己到来的理由。

“啊~对了,我是想来问问老师您吃饭了没有。”

“你不说,我倒是没什么感觉。但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还真有点饿了。”

“那请您吃这个吧。我刚才中午饭做多了的炒饭。”

“嗯~可以啊。不过…这东西没有下药吧?”

“您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情啊?更何况您可是我崇拜的作者诶!”

“呵呵~这可说不定。毕竟,你是个黄毛,而我是有男朋友的女性,又是个稀有的萝莉外表。万一你一个冲动,我可能就会着你的套路,然后变成你的专属R.BQ。”

老师真不愧是“老师”,想象力太丰富了,我服!

“呃…那…我给你叫外卖吧。”毕竟让您吃饭的人是我,所以我也有责任承包您的午饭。

“呵呵~开玩笑的,而且现实也不会有正常人那么做了,我吃。”

“…”绝弦老师有点屑皮,不过人才都会有各自的特性,能理解。

点了点头,绝弦何晨开始吃饭。

一半后,绝弦何晨脸色开始有些红润,身体有些发抖,仿佛真的吃到了“发树叶子”的药了一样。

搞的宁八霸也是震惊了起来。

“啊~绝弦老师,您,您没事吧?”

“宁,宁黄毛,你,你,你的炒饭真好吃!”(拇指)

“…”

“老师你别太耍坏了,就真的很吓人哦。”

“呵呵呵~不过,黄毛你对我那样子,又有什么期待啊?”

“我叫宁八霸,老师比我大,直接叫我小八吧。期待那肯定是没有的啦,只怕你怕辣,或者对我做的东西过敏,所以希望您别吃出意外就好了。”

“我爱叫你什么,就叫什么。不过,黄毛你真的没有吗?”

老师是真的不想改称呼了,那算了吧。

“没有!”

“呵呵~”

“老师您就被搞我了,您不是还有男朋友的吗,要是被他知道可就不好了。不过,您的男朋友是什么人啊?”

“好奇?告诉你可以啊。”

“我的男朋友是一个很帅,很努力,很认真,很爱我的男人。在我眼中他真的是天衣无缝的存在,是你们这些男人都无法比拟的存在哦。”

还从未见过有情侣会这么夸自己伴侣的人,不过老师至少不像月雨,所以是个很好的结果吧。

“呃…那还真的是太好了,希望你们能天长地久。”

“真的能这样就好了…”

绝弦何晨最后有些揪心的话,也很让人疑惑。

“嗯?”

但还没等宁八霸问什么,她面容平淡的开了口:

“对了。虽然我们才刚认识,但吃完饭,能找你帮个忙吗?我可以给你工资。”

“老师的邀请,当然可以的啦!”

“很好,那吃完饭就干我吧!”

“欸?您说了什么了吗?”

“干我。”

“…”我是不是听错话了?为什么绝弦老师会一脸正经的对我说出“干她”?

“不是…您…”

当宁八霸打算说什么时,反应会来的绝弦何晨再次开口:

“啊~可能是我的语法有问题吧。黄毛,为了我的终身幸福,身为我粉丝的你,你能不能帮助我?”

“啊~这样啊。可以当然可以了!只要是为了绝弦老师的幸福,我都会无条件答应的哦!”

“嗯嗯嗯~那就干我吧!”

“???”

“老师,你的语法又出错了哦!”

“说得对!宁黄毛请你成为牛头人,让我变成你的R.BQ,绿了自己的男朋友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