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尴尬了一下,宁八霸也是很无奈的离开了欧阳华人的房间。

接着,他就带着一碗热好的炒饭,来到了隔壁“11—1”门前。

换上了一副正常的心态,他带着问候的好意按下门铃。

叮咚~

“等一下,来了!”房门里传出母性的女性声音,不同于黄希慧,要更加柔弱一些。

接着打开门,出现在宁八霸面前的,是一位盘着棕发的美丽女性。

容貌相比他所认识的人来说都比较柔弱,憔悴,仿佛一碰就会弄倒人家的类型。

她的身材虽然不比黄希慧,但却能和欧阳雪瑶比上一比,而露出的乳.沟上有一颗很明显的黑痣,也是很容易让人铭记。

“你好?”

“你好。我叫宁八霸,是11—2新来的借住。”

宁八霸的自我介绍,也是不禁让女性有些受怕了起来。

“呃…你是在骂我吗?”

“不,不是,我姓宁,名八霸,排行老八的八,霸王的霸。”

得到解释,女性也是连忙的自责道:

“抱歉!是我冒犯了。我是居住11—1的洛月雨,姓洛,名月雨,月亮的月,下雨的雨。然后…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因为我刚借住过来,没来的及知道你们,所以想认识一下邻居们。”

“嗯嗯…”已经认识过了“那你还有事吗?”

“有,你吃过饭了没有?”

“呃…没有,正打算做了。”

“那,吃我的吧。我刚才午饭做多了几份,虽然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但也想尽一下邻居的友谊。”

“…”听见宁八霸的话,顿时也是让洛月雨有些犹豫不决。

不过她从宁八霸的脸上,没看出什么多余的表情,她所以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可,可以吧,那你先进来。”

说完洛月雨接过宁八霸的“友谊”,他就被她邀请进去。

11—1房是一个很简约的房间,两室一厅,家具也很普通,甚至有点不全,或是被破坏了?

不过客厅招待客人的东西倒是没有什么事。

当宁八霸进入时,也没有多想。跟着人家来到客厅。

“不好意思,我家有点乱,随便坐吧。”

“好的…”点了点头,宁八霸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接着他不小心瞄到,客桌上有一杯牛奶。

顿时,自己也是口渴了起来。

其实就是馋城市里有味道的饮料而已。

“那个,洛小姐,这杯牛奶能给我喝吗?”

“当然能喝…等…”

“谢谢!”

还没等洛月雨说完,宁八霸也是直接拿起牛奶一饮而尽了。

而看着宁八霸喝下牛奶的洛月雨,也是不禁捂住自己的双胸害羞了起来。

仿佛她是她自己的“奶”被宁八霸喝了一样。

但其实还真的是这样。

“呃…”

“嗯~有点淡,还有点腥味,是纯牛奶?”

“不…不是,那是我的奶…”

“…”

“啊…这…这还真的是不好意思…”

不过,你的…为什么要装到杯子里?一般来说不是装到奶瓶吗?

话说为什么会有奶?那不是只有刚生过孩子的女性有吗?

“没…没事,反正孩子已经喂过了,这一杯只是想备用的。但已经没了,那就算了。”

“嗯…你有孩子啊。”

“是的,我已经结婚两年了。不过,孩子是今年,我和丈夫搬到这里居住才出生的。”

“那还是祝福你们了。”

“谢谢…那,能给我吃了吗?”

“请用!”

“嗯…你要一直看着我吃吗?”

“呃…不是,我这是借住的人,碗并不属于我,所以我得保证不会出现意外。”

“好吧…”

说完,洛月雨虽然有些害羞,但她还是都起了手。

打算开饭。

不过,宁八霸凝光突然一现!

“我想起来,你不能吃这个。”

说着,也是一手捂住了洛月雨的嘴,不让人家进食。然后另一手把自己带来的饭碗拿开。

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的洛月雨,也是苦起脸来。

我这是遭了什么罪啊…

“啊~免费…”

“打咩!你是需要补充营养的女性,我的炒饭是上火的食物。所以,为了你和孩子的安全,你不能吃。”

“呃…”被一个刚认识的邻居关心了…

有点暖暖的感觉,但不能吃…呜…

“那好吧,我去做饭吧。”

“虽然你不能吃,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做饭,毕竟我喝,喝了你的奶。”

“…”

“可以吗?我虽然不擅长做饭,但你…”

“我是农村人,对饭菜还是很拿手的。”

“那麻烦你了。”

点了点头,宁八霸借用了一下人家的厨房,但一见,也是有点惨淡。

“洛小姐,你家为什么都是蔬菜啊?而且还有坏了的,这可不好给你补营养啊。”

“…”

“我告诉过我的丈夫,但他没买回来,奶瓶也是…”

“…”情况有点特殊,不过是别人家的事情,我也不好插手。

“那我回去给你找一顿好的食材,不过下一次,你可嘚好好与你丈夫商量一下了。”

“嗯…宁先生,谢谢你!”

“都是邻居,出门都会你见我,我见你,所以我帮你,你帮我都是应该地。”

“嗯…谢谢。”

点了点头,宁八霸就回去找了些食材,回到洛月雨家开始给人家做了一顿补营养的午饭。

宁八霸的手艺,说好也是很好,说不好也还是很好,总而言之他就是一个会做饭的男人。

完事后,宁八霸把丰盛的午餐端到洛月雨的面前,也是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宁先生…真的是非常谢谢你了。”

“不用,我说过了,我们都是邻居,相互帮忙都是应该的。不说了,赶紧吃吧。”

“那你…”

“我已经吃饱了。不过,你要是觉得太多,吃不完的话,可以冷冻。不过最多只能保鲜4天,要是过了这个数,就一定要倒掉了啊。”

听完,洛月雨点了点头,打算吃饭时,房间里却传出婴儿的哭声。

“…”啊~!好烦,一个接一个,为什么不能让我好好吃一顿饭啊?

“宁先生,不好意思。相信应该是孩子饿醒了。明明才刚喂过不久来着…”

“没事,孩子需要长身体,容易饿也是应该的。”

点了点头,洛月雨就没有多说,直接回到房间把哭泣的孩子抱了出来。

回到沙发上,洛月雨有些苦恼的看了一下宁八霸。

理解的宁八霸,点了点头就绅士的将视线往一旁放。

然后洛月雨就开始了喂食婴儿。

不过,每一次的喂食,孩子都会拒绝。

甚至还啪啪啪的拍着洛月雨的胸部,说着“不要”。

但这就不让洛月雨理解了。

“为什么啊?不是饿了吗?那你赶紧吃了去睡觉吧。我也还想吃饭了。”

听到洛月雨无奈的声音,宁八霸也是不禁回过头。

“也许孩子还没饿吧。”

“那为什么啊?”

“能给我抱抱吗?”

“呃~嗯。”

有些疑惑的洛月雨点了点头,就把孩子递给了宁八霸。

而接过孩子的宁八霸,不小心见到洛月雨还露出的胸部。

他也是不禁脸红,瞬间转移了视线,以为人家会正常的拉下衣服。所以他就没有再管,而是往孩子看去。

孩子是一个出生近四个月的女婴,长的很可爱,相信她一定是继承了自己母亲的可爱啊。

不过这也不重要了。

抛开无所谓的想法。

宁八霸开始温柔的像个父亲一样安抚女婴,然后人家慢慢的安静了下来,直到睡觉。

见到这副场景的洛月雨,也是有些不敢相信了起来。

“你…怎么会?你为什么会啊?”

“我在农村的时候,需要照顾忙不过来的邻居的孩子,所以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经验的…”说到这里,宁八霸顿时也是止言了。

因为他的回答要面对洛月雨,而面对时,他发现人家竟然没有把自己的衣服拉下,还把胸部放在外面,也是让人惊讶。

不过,这不是让宁八霸止言的理由,真正的理由是,洛月雨胸下腹部有一道剖腹产的疤痕,而在这疤痕旁边竟然有数道紫红的伤痕。

一看就真的是打出来的,但为什么?

是什么人能够忍心,对才生孩子不到半年,而且还是这么柔软的女性下手?

太特么禽兽了吧。

想问,但宁八霸知道,这是人家的家事,轮不到自己来管。

所以他咬了咬牙,还是指了出来。

“那个…”

见到宁八霸的手指方向,洛月雨也是有些害羞道:

“诶!你…你想要喝我的奶吗?”

“才不是啊!我是再问你腹部的伤痕。”

听见,她顿时就消沉的把衣服拉回了原处。

“呃~那是…那是我不小心撞到的。”

“…”骗人。但也许真的是这样,所以我也不好管,看看情况吧。

“我知道了。不过,我还是想说,我们是邻居,相互帮忙是应该的,所以洛小姐要是遇到了困难,找我也没有什么问题。”

“哦…嗯…我知道了…我…叫我月雨吧。”

“嗯,那月雨姐就叫我小八吧,毕竟我比你小。”

“虽然我们才刚刚认识,但你做的这些…直接叫我月雨就好了。”

“呃…好吧。”

说完。她的午餐平静的开始了。

结束后,洛月雨遗憾的看着宁八霸离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