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知道,想知道星辰为何而生,想知道日月为何轮换,想知道四季为何交替。”

   “煞白,宇宙星辰,天地星辰,你我都很渺小。但是,我们的志向可以是远大的,踏上仙途或许就能够弄清楚这些。所以,寻仙求道,探索神奇,也是我心之所向。”

    此时,诸葛月发亮的眼睛凝望着璀璨星河,一双美目中充斥着亮闪闪的光。

   煞白又不自觉捧着脸颊,呆呆看着这样的诸葛月。

   她不懂漫天星辰,她只觉得月的眼睛亮晶晶的,比天上星辰还要好看。

   诸葛月收回目光,然后看到煞白又捧着小脸盯着自己发呆,不由郁闷道:“煞白,你刚刚有在听我说吗?”

   “有呀,我在听月说。”煞白回答。

   “那你明白了吗?”诸葛月又接着问。

   “不明白呀。”煞白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摇头道。

   诸葛月不由嘴角抽了抽,她才感觉和煞白谈她的志向,好像有些对牛弹琴了。

    “月,我感觉很快就会冷了,我们睡觉吗?”煞白一脸期待看着诸葛月。

    诸葛月闻言,看了看面前燃烧的火堆,一脸的无语。

    “我去把骆驼皮毛和毯子抱过来,在火堆旁抱着月睡更暖和。”煞白说着就起身去拿东西了。

   诸葛月最后还是被煞白抱在怀里,这正所谓一会生二回熟三回四回就习惯了……

    其实,被煞白抱着,除了早上起来让她抓狂,她一整夜都睡得很安稳。

    两人在这片沙漠绿洲中呆了三天,准备了足够的水,又猎到了一只喝水的野骆驼,把肉熏成肉干,两人便再次出发了。

    出发的那天清晨,诸葛月熟练拨开煞白的手,然后便将轻轻煞白摇醒过来。

    她们再次上路,在沙漠中行进三日,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御剑飞行,体态臃肿的老妇人。

    老妇人率先发现了她们,直接便御剑落在了诸葛月与煞白的面前。

    诸葛月看到了修仙者,也是大惊失色,赶紧勒紧缰绳,让马儿停下来。

    面前的老妇人,身穿宽大金边黄道袍,她体态臃肿,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凶戾之色,看起来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人。

    老妇人的确也不是好人,她二话不说,抬手一甩,宽大的袖子中甩出黑雾,黑雾瞬间笼罩煞白与诸葛月。

    两人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连同骑着的马儿一起倒地了,一时间就人仰马翻。

    老妇人上前,她蹲了下来,伸出枯瘦黑色的诡异手掌,抓起来诸葛月白皙的胳膊。

    “居然遇到过有灵根的,桀桀桀。”老妇人发出怪笑声,然后又抓住煞白的手腕。

    “这个也是有灵根的,很好很好。”

老妇人一手提起一个,就这样轻松提起煞白与诸葛月,然后御剑而飞,离开了这里、

    两人被带到了一个充满着蛇蝎毒虫的山谷,在飞到一个山洞面前,她们被扔在了地上。

    那黑气也只是短暂的**效果,疼痛的感觉让煞白与诸葛月醒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煞白挣扎着爬起身来,将诸葛月护在身后。

    “呵呵,我是谁,你一个区区凡人,蝼蚁一般根本不配知道。”老妇人阴测测的笑着。

    “煞白,别……”诸葛月也起来了,她偷偷拉了拉煞白的衣角,眼神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面前这位,应该就是修仙者,但是,似乎不是好人,更像是书中记载的魔修。

   “前辈,我们只是普通凡人无意冒犯前辈,前辈带我们来这里是为何。”诸葛月问道。

    “别和我废话了,把这里面的药丸吃下去,不然就杀了你们。”老妇人说着,便把两个小瓷瓶扔在了地上。

    煞白与诸葛月此刻都是脸色难看,她们知道那药丸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她们却又不是面前修仙者的对手。

    “还不吃?”老妇人不耐烦的催促。

    “前辈息怒。”诸葛月只好蹲下来捡起两个瓷瓶,然后递给了煞白一个。

    小心翼翼的打开瓷瓶,里面传来一阵恶臭气味,诸葛月忍着恶心反胃的感觉,将里面的药丸倒在了手心。

    这药丸有龙眼大小,**漆黑,散发着难闻的恶臭。

    “快吃。”老妇人厉声喝道,她直接抬起枯手,隔空在诸葛月身边的大石头上一抓。

    那大石头一下子被抓出一个深深黑色的爪印,并且冒着阵阵黑烟。

    诸葛月见状心中狂跳,也只能咬牙将那药丸一口吞下。

    煞白见诸葛月吃了,自己也不是那老妇人的对手,便也跟着打开瓷瓶,取出药丸服下。

    “很好,这是赏给你们的修行功法。”老妇人施舍般将一本泛黄的书仍在了她们脚下。

    “以后你们就在这山洞好好修炼,没事最好别在山谷乱跑,会死人的。”老妇人警告道。

    “还有,最好好好修炼我给你们的功法,不然也是会死的。”老妇人发出桀桀怪笑,然后直接转身御剑离开了。

    “月,现在怎么办。”煞白转头问诸葛月。

    “我也不知道……我们可能遇到魔修了,魔修行事肆无忌惮,刚刚我们吃的黑色药丸,应该是有毒的,并且这山谷似乎真的不好乱跑。”诸葛月说着指了指不远处树梢上挂着的毒蛇。

    “那我们岂不是要任她摆布……”煞白咬牙切齿。

    “煞白冷静,我们暂时尽管其变吧,她似乎也不会马上杀了我们,那我们就有机会。”诸葛月蹲下身来,捡起那本老妇人留下的功法。

    看着这本名为玉露功的功法,诸葛月眼中却没有多少喜意。

    她找修仙宗门,就是为了能得到修仙功法踏入仙道,可是,如今那个魔修老妇给她们的功法,其中定然是有什么阴谋的。

    “月,我们真的要按照那老家伙所说,修炼这东西吗?”煞白一脸不甘的问道。

    “她轻易就能杀死我们,我们其实没有的选择……要不是我痴心妄想踏入仙途,也不会害你一起落到现在这般境地……”

    诸葛月叹了口气,看着煞白俏脸上都是愧疚之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