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一阵阵娇吟和喘息,罗曼俯身瘫坐在洛希雅的怀里。

肌肤接触的同时两人的汗水也黏糊在了一起不分彼此,洛希雅一手揽着罗曼,一手拿出放在一旁的纸巾。

温柔细腻地帮罗曼擦拭着额头以及脸颊的汗水体液,罗曼却少见地排斥了起来,掉转头过去一言不发。

望着罗曼的侧脸,此时他完美的脸蛋已经完全丧失了平时的圣洁气质,从里到外透露着病态的红晕。

唇瓣紧抿的同时微微颤抖着,似乎在愤怒着什么一样。

她又小心翼翼地打量向罗曼右眼的白花,经过刚才的‘灌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洛希雅觉得它和罗曼的气色一样变得娇艳了不少。

“哎呀,你生气了?”洛希雅摆出委屈的态度,伸手摸向罗曼的脸颊。

“你刚才太乱来了...”罗曼闭上眼睛,伸手忍不住敲了一下洛希雅。

“嘿嘿...”

洛希雅原本的担心顿时被抛之云外,罗曼表面上一副生气的样子,还不是口嫌体正直地靠在她身上。

还好罗曼的圣印不是读心相关的能力,不然他一定会被洛希雅气到不行。

他靠在她身上是因为享受舒服吗?是因为他已经被‘折磨’地没有一点力气了!

他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腰酸背痛,腿也是如此,整个人仿佛被大车碾过去了一样。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迷恋这种事情啊!

然而靠在洛希雅的怀里,他真的无法升起一丝一毫的厌恶之情,反而有种被包容的温暖感。

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也是如此,被洛希雅牵引着来到爱与温柔编制而成的港湾,那种无与伦比的安心感让人流连忘返。

当然,如果洛希雅的动作能够再温柔点就好了。

罗曼无奈地想到。

在两人的四周,整个房间都乱糟糟地,散发着yinluan芬芳的气息,原本漂亮的卧室此时简直变成了魔性的暖床,到处散布着雨露甘霖。

“你去把窗户打开一下。”罗曼有气无力地说道。

房间里继续保持着这样的味道,想必要不了多久洛希雅的感觉又要上来了,然后强行拉着他继续不依不饶。

几秒过去没有得到回答,罗曼不解地睁开双眼,这才发现洛希雅正贴着他舒服地挑着眉毛,像是在享受着什么一样。

“罗曼,有没有跟你说过,你身上的汗都是香的。”洛希雅半是舒适半是羡慕道。

比起不少樱罗兰帝国人天生的体味,洛希雅已经好多了,她的汗味算不上难闻,但绝对不会是香味。

可是罗曼却不同,刚才她忙着没注意到,现在云歇雨止后才一下子注意到,罗曼整个人就像朵绽放开来的花儿,芬芳的花蜜无时无刻不向周围散播着甜蜜的气息。

更令她感到满足幸福的是,以后的夜晚,她都能尽情享受这份甜蜜,这样的未来光是想想就让她不由地变得软弱了起来。

罗曼听到洛希雅这番情不自禁的话,身上的花蜜更加芬芳了几分,忍不住用头撞了下洛希雅。

“知道了知道了。”洛希雅这才好好听话,将罗曼扶着躺在床上,她披着宽大的睡袍一下子跳下了床。

和罗曼的是,她现在浑身充满了精力,完全没有任何睡意。

然而洛希雅刚刚下床就吃了暗亏,她红着脸低下身子,强行用力下她差点腿软摔在地上。

“没事吧?”罗曼发现洛希雅的异常,转过头来关心道。

“当然没事了,我可是剑舞者好吗?”洛希雅嘴硬地强调了一遍她身体的柔韧性以及超乎常人的控制力。

和罗曼那甜美脸蛋不同的是,他那男性的象征完全和‘瘦小’无关,充满了无穷的活力。

说到底,最后认输的并不是瘦弱的罗曼,而是自持强大的洛希雅,不然以她的体力肯定还要拉着罗曼将下半夜的寂寞也给填平不可。

逐渐适应着不自然的双腿,洛希雅走到窗边,顿时脸红了。

拿起一旁的毛巾将窗台擦干净,洛希雅这才放心地将窗户打开。

到处都是两人留下的痕迹,罗曼之所以对她生气就是因为她无法无天的行为。

不经过他同意就把他抱到窗台上,还说些‘威胁’的话语,比如把窗户打开让巡夜的女仆听听他可爱的喘息声。

这当然不可能是洛希雅会做的事情,但是在那种情况下,身后就靠着半掩的窗户,罗曼本能地感到了害怕,忍不住低声求饶了起来。

这才是罗曼事后生气的原因,换个说法那就是恼羞成怒了。

窗户打开,夜晚的凉风吹进屋内,洛希雅的体温随着这股凉风也逐渐冷却了下来,但她火热的内心就丝毫没有消退的痕迹。

都说世上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和喜欢的人陪伴到老,在刚才云歇雨息搂着罗曼的时候,她望着罗曼的脸蛋,对方全身心的交付让她升起了一时比情欲还要在意的情感。

考虑的事情也不由地多了起来,以后总不能一辈子将罗曼锁在百合花领,怎么掩盖罗曼的圣印气息,外面肯定有无数觊觎他的女人,她该怎么将他保护地万无一失,回到家里后怎么和母亲交代,罗曼毕竟事平民的身份,她说是不介意自己和谁在一起,然而大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说谎,要是母亲为难罗曼的话怎么挺身而出据理力争。

以后生几个孩子?分别叫什么?男孩怎么养,女孩又该怎么养?都交给罗曼来的话会不会太累了...

等等无厘头的想法在她脑海里浮现,责任感压在肩头,洛希雅却不觉得幸苦,反而有一种被托付的信赖感。

结束过后她才感到一阵口干舌燥,拿起桌上放着的水壶她直接提起来豪爽地喝了起来。

还没喝完,洛希雅就突然想到罗曼现在肯定也很渴,下一瞬间她脑海就蹦出了一种香艳的想法。

悄悄在嘴里灌上水,洛希雅回到床边摇着罗曼的肩膀、

“好了吗?”罗曼疲惫地转过身来,然后就被洛希雅再次捉住了唇瓣。

“唔...”再一次唇舌相交,两人的唇瓣间时不时有冰凉的液体漏出,从两人的脖子滑进领子里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