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山点了点头。

林师兄都这么说了,若是自己还要因为这件事一直纠缠纪长老,恐有影响。

“那云山就先谢过师兄了。”

林守式摇了摇头:“无妨,你我同门又投缘,何必说这些?而且在我们剑宗,毒害同门这等事情可是...”

他还没说完,余光就看见了不远处的洛秋月,她正站在门口,若无其事的把玩着手上的留影石。

“...”

林守式嘴角微抽。

“这件事我会帮忙调查的,我去问问秋月师妹。”

...

...

晨间的清风总是会让人心情舒适。

温和而又宁静,就这样照拂着天地。

只是温和的晨风在冬春交替之际总是会带着些许寒冷。

林守式穿过青翠的竹林,看见了开着门的小竹屋。

竹屋不大,门口是一道不长不矮的阶梯,阶梯的地面上沾满着还未褪去的雪。

洛秋月就这样坐在屋子里,背对着他舞动手上的画笔,彩画是一副他看不懂的山水,但是栩栩如生。

“我来了。”

洛秋月没有回应,只是拿着画笔自顾自的画着。

他走了上前,看着她的凹凸有致的背影,难免又再一次想起了前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

那素袍下挺翘的臀将他压住的事。

但她没有给他。

林守式多少还是有点怨念的,他压下了心中的那股火焰,问她。

“那萧云山是做了什么事情?值得你特意叫小灵送他毒丹毒害?”

洛秋月停下了书画,将画笔轻轻放入盒中。

“这山水好看吗?”

她这样问他。

“我在问你,你最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何那天...”

林守式一时口快,差点将那日的事情再次提起,他自觉羞愧,努力提高音调,岔开了话题。

“为何你要对萧云山下毒?”

“这山水好看吗?”她还是这样问。

林守式觉得洛秋月可能疯了,“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洛秋月只是反问他:“师兄和女孩子相处的时候说就说这种扫兴的话题?”

然后自顾自的观看起了那副画。

林守式心道,那有像你这样强迫我榨我精华的女孩子?

他看了一眼那副山水画,山峦拔地而起,山峰勾勒险峻,山下的长河圆润富有曲线。

有点像远观的问剑峰。

他没有心情去揣摩,他只觉得洛秋月的山峰或许更好看一点。

林守式敷衍的说:“画很好看。”

他顿了顿,“你也很好看,比山水好看。”

洛秋月看向了他,微微笑了笑。

她也知道自己很好看,说是人间绝有也不为过。

但他身边的那些女子也不比她差多少。

她走了上前,就这么站在了林守式的身前,微微抬起头看着他。

他还是记忆中的那个凡尘谪仙少年。

她想把他全身上下染上独属于自己的颜色。

她这样想着,伸出了双手,轻轻捧着林守式的脸。

闭上眼睛,向着林守式吻了上去。

林守式略微有些抵抗,他知道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洛秋月也没去管他,只是咬破了他的唇间。

血液的苦涩味道就这样融进了她的嘴里。

两人分了开来,洛秋月轻轻摸着他嘴唇上的鲜血,忽然笑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不满足了。

她还想要。

她想在他身上的每个地方都留下她的印记。

林守式无奈道:“你是小狗吗?怎么动不动就咬人。”

洛秋月不答,只是将手微微伸向了他的小**处。

“别闹了。”林守式拉住了她想做坏事的手,很是认真的说。

他顿了顿:“我师尊除夕应该会出关的。”

洛秋月知道他什么意思。

若自己还要威胁他,他会把这件事告诉那慕霜雨。

“是,师尊师尊,你整天就知道你那个师尊,她就对你这么好?不还...”

不还是把你囚禁了起来?

那女人除了索要你的阳精还会什么?

林守式沉默了一会。

他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何况没有师尊把我带回来,我或许早就死在了那个除夕的雪夜。”

如果没有师尊没有系统的话。

她听着,眼帘微垂,声音带着一丝哽咽:“那你欠我的呢?”

“我欠你什么?你是说那日我骗走了你在剑宇中锻造的本命之剑?”

但那是剧情必要的,她身负剑体,注定要走出一条自己的道的。

何况剑宇的那柄剑不适合她。

林守式知道,自己只是在打着为她好的理由,好让自己心安理得。

但他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对。

可洛秋月说的不是这个。

剑也好道也好她都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有他。

见洛秋月没有出声,林守式认真的看着他:“秋月。”

“嗯。”

“为什么要对萧云山下毒?还有那丹药是哪来的?”

林守式再度问出了这个问题。

他不是关心萧云山,只是想不通为什么洛秋月会对萧云山下毒手。

他不是没有想过,洛秋月是不是也有前世的记忆?

毕竟这该死的系统从不靠谱、

但若是这般,那她的第一件事应该是手刃了自己这个渣男。

他知道,洛秋月很恨他。

她成仙的唯一根本,后来的那柄剑的剑灵被他吞噬了,哪怕是对自己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扫兴。”

见林守式还是这般认真的看着她,洛秋月忽然转过了身子,她有些想哭。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对刚入门的师弟就下这种毒手。”

林守式摇了摇头:“没有,我知道秋月不是那种人。”

“不。”

她的声音突然大声了起来。

“你认识的那个洛秋月已经死了,你害死的。”

她声嘶力竭的说着。

林守式抿着唇,他想起了原著和上一世的区别,想起了重来一世后各种地方的不同。

没有谁能够将事情完美的做到极致,这世间本就不是棋盘,变数太多。

他从没认为自己就是天命。

但还是会忍不住自大。

他忽略了她们。

“剑我会想办法赔你一把更好的,实在不行,霜华你拿去,不比你那把差。”

他轻轻呼唤,腰间的长剑也发出了嗡嗡的鸣响声,似在抗拒。

林守式知道它不愿。

他也有些不舍。

霜华不止一次的陪着他淌过生死关,陪他斩灵除秽。

只是洛秋月看也没看那把未来必定搅动天下的无上道剑。

她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她只是说。

“你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林守式也有些恼了:“是,我不知道,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会读心术也没那么会察言观色,你要我知道什么?”

听着林守式冰冷的语言,洛秋月忽然感觉自己几近崩溃。

是,你不知道,你骗我瞒我的时候就那般精明,现在你跟我说你不知道,难道我就是一句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打发的了吗?

她的情绪再也抑制不住。

“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啊!”

洛秋月的这句话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