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剑天宗,执法堂前。

围观的弟子们正看着堂前昂首挺胸的黑衣少年,指指点点。

“这萧云山莫不是疯了吧?说洛师姐派小灵送毒丹打算害他,莫不是修炼走火入魔了?”

“据我看啊,这萧云山就是胡说八道,这不过就是为了引起那位洛师妹的注意罢了。”

“对啊,洛师姐可是出了名的剑心通明,剑道天才,根本不可能炼制毒丹,更别提毒他这个刚入门的弟子了。”

“啧,退十万步来说,就算真的是洛师姐下毒,但那也肯定是萧云山做错了什么,洛师姐才会如此的啊?”

萧云山听着耳边的闲言碎语,最终还是拿出了那枚似是九转乾坤丹的毒丹,他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执法堂长老,说。

“那天,楚师姐的侍女小青来找弟子完,弟子无意之间让小青看见了那枚丹药,小青师姐告诉弟子,那枚丹药闻着有种怪怪的感觉。

弟子起初也没多想,但待弟子打开之后查看了一番后,那分明就是毒丹,服下之人,片刻后就会经脉逆转成为废人。”

他微微躬身,将那枚丹药递了出去。

“请长老明鉴。”

老人幽幽一叹,隔空伸出了手,那枚丹药就这样飞向了他的手里,**了好一会后,纪长老睁开了有些昏黄的双眼。

“确实是毒丹。”

他这样昏昏沉沉的说着,好似随时都会睡过去一般。

萧云山脸色刚微微好转,执法堂的纪长老就问出了一个问题。

“不过,这等丹药,哪怕是老夫也难以看出,你是怎么分辨出来的。”

这个问题一出,人们再次炸起了议论的浪潮。

纪长老除了执掌执法堂外,还是逾剑天宗丹山的大炼丹师,连纪长老这等人物都难以看出来,这萧云山怎么可能分辨的出来?

定是那萧云山诬陷纯真善良的洛师姐。

人们纷纷打抱不平,开始唾骂萧云山。

纪长老摇了摇头,喝声道:“安静。”

萧云山有些为难,他不是没有想过说自己也是炼丹师,但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只能炼制一些七品八品的丹药,这枚毒丹也是在于老的帮助下他才分辨出来的。

他若说是自己分辨的,别说执法堂长老,就连他自己也不信。

场面一时之间似乎陷入了僵局,萧云山冷汗直流。

“弟子...弟子在一本古籍上偶然见过这种毒丹,请长老明鉴。”

纪长老自然不会信他的一面之词,何况洛秋月那小妮子他也见过,根本不是会作出这等事情之人。

他摇了摇头:“你且退下吧,念在你和林守式关系尚好,此事作罢,莫要再提起。”

不是他不想责怪萧云山,只是这萧云山和那林守式走的很相近,他可经不起那林守式的折腾,若是到时候自己没控制好自己脾气,伤了林守式,极为护犊的慕峰主知道,他半条命就得没了。

没办法,林守式的恶少头衔就是这么哈人。

萧云山听完老人说的话,心灰意冷,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什么时候变成他有罪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喝声。

“楚师姐来了!”

“是楚师姐和小青师姐!”

只见,执法堂不远处的练剑场,走来了两位女子,为首的是一位身着黑色长纱裙,她的裙下是一双刚刚好过膝的黑色蚕丝,眉目清冷,长发如瀑,似不沾任何人间烟火气息般向着众人走来。

楚雨缘看也没看站在堂前的少年,只是说道:“纪长老,我的侍女可以替这位师弟作证。”

小青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坐在堂中的老人。

“小灵之前说过,洛师姐让她将那枚丹药送给萧师弟...萧师弟没有说谎。”

小青也纠结了好久,她自然也不希望洛师姐和小灵受到处罚,但洛师姐确实做了毒害同门的事情。

而且小姐也一直在告诉她,为人要正直善良,哪怕有什么怨恨,也不应该在背后使这种手段。

老人微微一愣,看了一眼堂下扎着丸子头的少女,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还未等小青开口,楚雨缘就开口说道:“小青说的自然是真的,这一点弟子可以保证。”

老人双眼微眯,拿出了一块令牌,递给了身边的弟子。

“你且前去断空山,将洛丫头请过来,顺便将此事告诉姚峰主。”

弟子点了点头,领命前去。

萧云山见状,对着小青和楚雨缘抱了抱拳。

他认真道:“多谢二位师姐为我作证,这次是我萧云山欠二位一个人情,以后若是有什么用的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小青只是病怏怏的点了点头。

她还是有些不愿让洛师姐和小灵受到处罚,但是小师弟也是无辜的啊...洛师姐到底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啊。

楚雨缘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萧云山,似是回应。

这傻子还是那么的蠢呢,若不是有着那诡异的气运在身,怎么可能将她的林守式逼到入魔的地步?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她要和林守式远走高飞了。

片刻过后。

一席素袍腰配长剑的洛秋月在众人的仰慕下走入了执法堂。

她看了一眼堂中的几人,平静的看向了老人,:“纪长老找弟子是有什么事吗?”

“萧云山说,你派你的侍女小灵接近他,然后让小灵将毒丹送给他,可有此事?”

洛秋月摇了摇头:“没有这件事,弟子近日来一直在修剑。何况弟子与萧师弟只是一面之缘,杀意又谈何而来?”

“洛师姐,事情真的是这般吗?”

楚雨缘笑意盈盈的看向了洛秋月,随后又轻轻唤道:“小萍,你来说说。”

随着楚雨缘的话语,人群中的小萍紧张的走入了执法堂,她低下了头,小声的说。

“那日...小灵找到我,说,让我去萧云山的房间里躲着,待萧云山回房间后,我再从他房间里出来,装作被师弟非礼的模样,之后她出来救我。”

小萍说完,有些无地自容,但她也不敢违背楚师姐的话,何况那日有那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

楚雨缘似是不解,叹了口气,:“洛师姐,萧师弟不过是在收徒大会上冒犯了你两句,师姐也不必下如此狠手,要将萧师弟弄成废人吧...”

洛秋月还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楚师妹在说什么,小灵那天晚上只是去找你的侍女小青玩,根本不可能如萍师妹说的那般,楚师妹又何必咄咄相逼?”

洛秋月知道,自己只要一口咬死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纪长老就不会拿她有什么办法。

退一万步来说,她还留有后手。

只不过...楚雨缘为什么要替萧云山出头,她有些想不明白了。

难道这女人也和那鹿念念一样?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