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凯瑟琳夫人在床上来回翻滚,怎么都睡不着。

“唉...”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叹息,她又翻了个身,脑袋枕在鹅绒枕头上,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抖着。

她那长至腰间的黑发沾满了露珠,这是她身体燥热下产生的汗珠。

不得已,凯瑟琳夫人稍微运转起了魔力回路,这才将身上的汗珠勉强凝固住。

她身上的丝绸睡衣早就凌乱了起来,束腰的带子被她解开后不知道扔到了那里,她也就这样敞开着胸怀躺在床上

敞开的胸怀下,凯瑟琳夫人傲人的雪峰在月色下一览无余,两点殷红袒露出来,时不时和身上的被单摩擦着,粘着身体的丝绸睡衣更是将她的身段完全地体现了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凯瑟琳夫人缓缓坐了起来,揉着眼睛发出叹息。

又开始了...

成年人的烦恼啊。凯瑟琳无奈地想到。

如狼似虎的年龄,她最怕的就是这样寂静的夜晚,这样夜深人静的时间,她心底被压制的欲望以及各种想法都会接二连三地浮出水面,让她难以招架。

两腿相接的同时来回摩擦着,凯瑟琳夫人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最终放弃挣扎。

意识悄悄探出,她确定走廊上没有女仆巡夜后,才放心地躺下,双腿蜷缩起来。

舌头舔了舔手指,随后她伸手向着下方探去。

“呃...”

渐渐地,她蜷缩的双腿缓缓张开,角度越来越大,与此同时十根可爱的玉趾伸在空中,颤抖的同时脚趾攥紧。

她仰面躺在床上,另一只手轻捂着她的小嘴,但是仍然有微小的叫声从喉咙里挤出。

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她脑海里都会幻想着各种各样的画面,原来幻想里的另一个人都是模糊的,虚幻的,可是这次却是异常地清晰。

那头闪耀着淡金色色泽的银发在幻想里来回浮现,清纯美丽的俏脸和她近在咫尺,沉重的罪恶感以及禁忌的击破感让今晚的凯瑟琳夫人招架的时候变得前所未有地短。

时间的概念在此刻变得模糊了起来,凯瑟琳夫人完全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后才“唉”了一声,随后房间里淅淅沥沥的动静才停了下来。

“哈...哈...”

凯瑟琳夫人如今的姿势完全失去了平日的优雅,大字张开地摊在床上,浑身上下都混合着汗水和体液,闻起来味道十分怪异。

身上的睡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完全脱了下来扔到一旁,她休息了好一会儿,等体力逐渐恢复后才坐起身。

双手慵懒地抬起,将落在脸颊旁的长发向后柔顺地舒展开来,哪怕是没人的情况下她还是会忍不住单手掩着身前的酥胸,双腿蜷缩后夹紧。

好久没有这种欲望了...

凯瑟琳夫人一边整理着仪态,一边脸色红润地想到。

不得不说,虽然有点令人羞耻,但是对于如今的凯瑟琳夫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不错的情况。

在身中诅咒后,她的身体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况愈下,别说生理反应了,连正常的作息都快挺不住了。

今天在罗曼的帮助下,尽管没有将诅咒彻底消除,但是已经让它长时间地无效化了。

非要说的话,它在体内仍然是个隐患,不过比起随时将要夺走她的性命,现在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

将一旁的睡衣捡起,凯瑟琳夫人皱了皱眉,现在的她浑身黏糊糊地,十分不舒服,这怎么睡得好觉?

平时她都会用圣印将身体瞬间清理完毕,但是今天的她突然更想被自然的水擦干净身体。

起身下床后,凯瑟琳夫人将睡衣披上,腰带也不系就轻手轻脚地推开了房门。

走在庄园的走廊里,外面的月色透过窗户一节又一节地将走廊照亮,不用提着油灯凯瑟琳夫人就能清晰地找到浴室的方向。

她的心情在放松过后变得格外轻快,成熟风韵的她此时走到路上,脚步竟然有了分少女的轻**。

她虽然被别人称呼为夫人,但是真说起来她哪里算得上呢...

抚摸着脸颊,凯瑟琳夫人这样想到。

走着走着,她的脚步突然停下了。

不远处的房间里,若隐若现地声音从门里传出,凯瑟琳夫人看了过去。

没记错的话,小洛希雅的房间就在这里。

这么晚了,她也还没睡着吗?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吗?

抱着关心的心态,凯瑟琳夫人走了过去。

结果还没走进,她脸色就变了。

这是...这是...

神色变换了几次,她最终犹豫过后还是忍不住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靠着门感受着里面的动静。

随之传来的就是洛希雅近乎狂放的叫声,顿时让她双腿一软,她美眸睁大,难以置信地靠着墙壁。

与此同时,大床吱呀吱呀地响声,以及另一道时不时响起的喘息声都被她听入耳中,这道声音对她来说更是不算陌生了。

夫人双眼闪烁了几次,闭上双眼,微不可察的意识探了出去,穿过房门来到后方。

随后眼前的一幕差点没让她一时激动暴露出来。

洛希雅一丝不挂地背对着她,紧实的背脊以及优美的蝴蝶骨看起来赏心悦目,她此时双手不知道在按着什么,整个人如同骑马一般正上下驰骋。

而在洛希雅的身下,凯瑟琳夫人只能看清楚一双纤细的小腿,看起来干净而纤细,如果忽视掉上面的水渍的话。

但是在向上看去,心里的答案便彻底肯定了下来。

无数银白的长发在大床上铺开,和洛希雅的夜色长发缠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凯瑟琳夫人掩着嘴唇,原来这两个孩子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吗?

想着白天里那张可爱的面容面对着始终听话如一的样子,在想着现在罗曼痴迷的表情,langdang'的喘息,她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

她本能地认为这两个孩子接触这种事情实在为时尚早了,年轻人的精力一旦了解了这种事情怕是要没完没了了,到时候身体健康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这么一想她更加无语了,某种意义上她的侄女可比她厉害多了。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洛希雅已经进行了其他的举动,她低头凑近罗曼的锁骨,香舌在上面舔舐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