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你坐啊。”

林守式看着眼前笑意连连的鹿念念,陷入了沉思。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雪灵峰后,就在自己的房门口见到了两位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师妹。

于是为了还原反派人设的他,说自己的床很大,问她们二人要不要进来坐坐。

谁能想到,她们居然答应了。

林守式再度不得骑姐。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一幕。

鹿念念青黄色衣裙下的**酥胸夹着他的手臂,拉着他让他坐下。

而一边是无悲无喜的看着他的咲夜和神情怪异的楚雨缘。

坐?

靠窗的桌板旁一共就三根凳子,他特么坐哪里?

坐窗台喝西北方吗?

就在这时。

聪明的咲夜想出了个聪明的办法,她走向了林守式,一把将林守式从那饱满的邪恶中拉了出来,然后坐在了林守式怀里。

心满意足的咲夜端起了精心熬煮的桂圆莲子羹,拿起汤勺,轻轻吹了一口,微微侧过身子递在了林守式那削薄的唇边。

见林守式迟迟不动,咲夜歪着头轻声问道:“林哥哥?”

楚雨缘淡淡的瞥了一眼林守式,:“师兄还真是好福气呢。”

而鹿念念见状,自然不甘示弱,连忙端起了自己熬煮的鲜嫩鱼汤,拿起汤勺轻轻撇起一搓鲜白的鱼汤,递在了林守式嘴边,满怀希望的看着林守式。

她做的才是最合林师兄口味的!

林守式望着眼前的两位美少女递过来的汤勺,陷入了沉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卷入这种像是修罗场的情节。

但这方面他可太得心应手了。

于是林守式张开了嘴,将两只汤勺里的美食一起咽了下去,:“嗯...好喝。”

“谢谢二位师妹了。”林守式微微笑道。

楚雨缘冷笑一声,直接开团,:“那师兄觉得,是三师妹做的桂圆莲子羹好喝呢...还是新来的师妹做的雪莲灵鱼汤好喝呢?”

对于林守式模棱两可的态度,楚雨缘早就一清二楚了,她看着正欲开口的林守式,笑意连连道。:

“师兄该不会要说...两位师妹做的都很美味,一时之间分辨不出来吧?没关系哦,师妹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楚雨缘将手伸向了她有着曼妙曲线的腰间,从碧蓝色的乾坤袋中取出了一枚圆珠。

林守式自然认得,那是天玄界很稀少的天品测谎石,除非迈入化神境界,又或是又特殊的功法,否则,一切都瞒不过这小小的石头。

但楚雨缘是何人?中州楚家之人,想要获得这种东西对她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林守式微微一愣,笑着开口道:“楚师妹,二位师妹用心做的菜肴怎能借助外物来评判呢,这岂不是会伤了她们的心,咲夜,我说的对吗?”

林守式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这个最听她话的咲夜了。

咲夜微微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

林守式大喜过望,正准备摸摸咲夜的头。

咲夜却开口道:“林哥哥一定更喜欢咲夜做的莲子羹的!”

“林哥哥告诉她们吧!”说完,咲夜拿过了楚雨缘手上的圆珠,将它放在了林守式身前。

咲夜始终相信,自己做的才是最适合林哥哥口味的,为了偷偷了解林哥哥喜欢吃什么,她暗中观察了无数遍。

林哥哥虽然老是装出一副大人的模样,但林哥哥却还是很喜欢吃甜的,吃到甜食的时候,林哥哥的那细长的眼睫会微微抬起那么一点。

根据观察。

林哥哥最喜欢的甜度应该是提取三分之二雪梨的糖度,再加上那么一丝火灵果的润口。

而咸度的话又说来话长。

鹿念念柳眉微舒,她也不觉得自己会输。

毕竟上一世的她早已和林守式度过了无数的日子,对于林守式的喜好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比如林师兄其实很喜好她在他上面啊,喜欢自己穿白色御寒蚕丝啊,喜欢听大虞皇城南边那座城的戏曲啊。

她都知道。

而压力来到了林守式这边,他看着咲夜和鹿念念认真期盼的眼神,以及身前的那块测谎石,头皮发麻。

但他也不是吃素的,林守式缓缓摇了摇头,:“这样有失公允,你们也知道,刚刚的莲子羹和鱼汤我是一起喝的,根本品尝不出谁做的好坏。”

林守式看了一眼楚雨缘,继续道:“如果楚师妹想说,让我一份一份的重新尝一遍,然后再给出评价的话,大可不必。”

“为何?”

林守式答道:“人的味觉是有欺骗性的,若是我先品尝了鹿师妹的做的鱼汤,再去品尝咲师妹做的莲子羹,那不论好坏,都难以做出公平公正的评价。”

楚雨缘微微抬起了黑色裙纱下的黑丝长腿,搭在了另一条丰腴柔嫩的大腿上,她轻敲着桌,笑意浅浅似初春的溪流,:“无妨,哪怕味觉欺骗你,测谎石可不会欺骗你,你只需要说出觉得哪位师妹做的更好,测谎石自会给出答案。”

她倒想看看林守式还能怎么狡辩。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或许还能让鹿念念和那根脚不明的咲夜对对方互相心生怨恨,倒还可以让她省事不少。

两人听完,认同的点了点头,又满怀希望的看向了林守式。

林守式自然不知道楚雨缘的这些小算盘,他还在思考怎么回避眼前的修罗场。

平心而论,他还是更习惯鹿念念做的饭菜一点。

鹿念念做的饭菜从上一世一开始就一直都很合他口味。这一世也不例外。

但咲夜也同样很努力的在为他学习这些了,林守式实在不忍心让咲夜难过。尽管咲夜笨手笨脚的,经常搞砸。

林守式看向了咲夜,微微笑道:“三师妹做的这碗莲子羹是极美味的,美中不足的是,莲子的年份稍微有些老了点,没有那种初生莲藕的软弹。”

而后,林守式又看向了鹿念念,继续道:“四师妹做的这碗鱼汤也是极美味的,只是...”

林守式实在想从鸡蛋里挑点骨头出来,但奈何鹿念念做的确实完美,他挑不出来。

“是什么?”楚雨缘饶有兴致的看着林守式撒谎。

林守式微微笑了笑,也没回答楚雨缘,只是道:“只是几位师妹应该都饿了吧?两道菜也不够我们几人吃,不如让师兄来给师妹做一顿?”

林守式露出了自信满满的神色:“要说论起二位师妹谁做的更好吃一点,师兄实在分辨不出来,但,师兄自认做的可是要比二位师妹好上那么一点的。”

已经是自爆卡车了。

咲夜听完,面无表情的小脸蛋上露出了一丝期许:“曲奇。”

自从前几年师尊闭关后,林哥哥就很少下堂做东西吃了,她还是很馋林哥哥做的点心的。

林守式站起了身子,摸了摸咲夜的头,:“好。”

“那就有劳师兄了。”鹿念念看着林守式,很是乖巧的说道,毕竟她也同样很想念林师兄做的小点心。

更何况,林师兄肯定更喜欢她做的鱼汤,说不说出来都一样。最终会和林师兄长相厮守的也一定是她。

“师兄还真是厉害呢。”楚雨缘冷不丁的来了那么一句。

林守式自然听不懂,以为楚雨缘只是在夸自己做饭厉害,微微颔首回笑道:“师妹过奖了。”

他现在只想赶紧逃离这腹黑坏女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