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希雅,好久不见。”身穿淡绿色长裙的少女接过男佣的手掌,优雅地走下马车。

在马车的前方还有一名男佣,在马车停下后他便来到马车大门的前方单膝跪下,将自己坚实的后背留给马车上的女主人。

踏着男人的后背,塔尼亚动作平稳地走了下来。

这般作态看地洛希雅撇嘴的同时直皱眉,忍不住开口嘲笑道:“你这辆马车看着不大,装的男人倒是不少啊。”

塔尼亚在洛希雅面前站定,整理了一下她那微卷的栗色长发,无奈笑道:“没办法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离不开他们。”

从五官面容来看,她绝对算得上美女的范畴,不过她那时刻轻佻的神情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爽。

“这就是你的领地吗?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清呢...”塔尼亚装模做样地环顾四周,耸肩说道。

“也许是因为某人不受欢迎。”洛希雅也笑道。

笑完后,她收敛起轻笑的表情,盯着塔尼亚问道:“你前几天是不是来过我的领地?”

“哈?”她露出嫌弃不耐的神情,“你最近除了自恋以外还多了臆想症,精神构解到最后连自己的脑子都弄不清楚了。”

话音刚落,一道凌厉的剑风突然划过,将他的长发掀起的同时,一根贴着脸颊的发丝断落在地。

这样精准的力道控制,快到几乎无法捕捉的出剑速度,在场的仆从们都面面相觑,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因为洛希雅的手始终按在剑柄上,身体也是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其他别的动作。

塔尼亚挑了挑眉,不仅不害怕,还露出某种妩媚的神情。

按着剑柄,洛希雅双眼微微眯起,悄无声息地散发着威胁的气息。

“哈哈。”塔尼亚掩嘴轻笑的同时随意说道

“既然接受了我的请帖,要不让我先进去?要是不想我过来,直接拒绝不就行了。”

洛希雅伸手按了按头顶的纱帽,微笑着转身,示意她可以过来了。

塔尼亚跟在洛希雅身后,悄悄打量着她。

虽然作为百合花领的伯爵,但是洛希雅从来都没有带随行仆从的习惯,原本她还以为洛希雅只会让一个下人来接引她,没想到她自己先过来了。

还有,她是怎么知道这几天自己来过这里的?

刚才强装轻佻的她顿时开始疑神疑鬼了起来。

不过随即她又淡定了下来。

现在充足的筹码在她手上,不然她又怎么敢亲自来百合花领呢?

想到那张令她这几天辗转反侧的脸蛋,她走路的双腿都变得有点不自然起来,腿根的位置微微夹紧,露出香舌舔了舔红润的唇瓣。

“对了,让他们在这里候着吧。”洛希雅突然说道。

塔尼亚知道缘由,依然明知故问道:“为什么?”

“我的庄园不欢迎任何男人。”说完洛希雅还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连她老爸都没进来过。

“不欢迎任何男人~”塔尼亚一字一句地将洛希雅的话重复了一遍。

随后她忍不住露出轻笑声。

“很好笑吗?”洛希雅也回头笑道。

至于塔尼亚身后的仆从早已吓得走不动路,低头站在马车前一动不敢动。

塔尼亚撇了他们一眼,随即露出微微厌弃的神情,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先去车上待着。

“当然好笑了。”

塔尼亚随后对着洛希雅说道:“一周前您还从我手里抢走了那个男孩,现在又跟我说您的庄园里不让男人进,所以您是故意要和我作对吗?”

洛希雅没想到,才刚见面对方就将罗曼扯了进来,一时间烦躁无比,索性没有回答对方的提问。

塔尼亚毫不在意,悠悠说道:“这几天下来我是越想越后悔,毕竟您当初给的价格我还是承担地起的,一时犹豫反而将他让给了您,我现在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不愿意让那些男人搂着我了,索然无味啊。”

“是吗?以你的性子,男人不就跟你的衣服一样,一天一个样吗?你还会在意衣服的多少,刚才马车上的那群男人,想必用不了几天又要换上一批了。”洛希雅说道。

“不不不。”

塔尼亚一副摇头否定的样子,想要纠正洛希雅的观点:“我从来都是走质不走量的,那些男人虽然不错,但是玩过也就玩过了,失去了新鲜感也就失去了价值,不过那个孩子是不同的。”

洛希雅沉默不语,这是她难得愿意认可的话,几天下来她当然明白罗曼是不同的,不,是独一无二的。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她嘴上还是这样说道。

“这种客气话从您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难听呢?”塔尼亚摇头无语道。

“法拉大人从来都是最为无情的,每个人虽然是不同的,但是差距却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比如您,您天生就是个赢家,而我出生就决定了我只能当个纨绔。”

明明是恭维的话,洛希雅却是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塔尼亚仿佛在跟她说,你的一切骄傲都是天生注定的,擅长联想的她甚至将这个想法联想到了罗曼身上。

‘你能得到他只是因为你运气比较好而已。’

占有欲天生强烈的她被这般挑衅早已暗自不爽,回头看了眼塔尼亚,随口说道:“无聊的想法,我倒觉得法拉大人太过偏心了,你这样的人都能享受荣华富贵,快活一世,有些人生来善良聪慧又懂事,却要受那么多苦难。”

“有些人,指的是罗曼吗?”塔尼亚直接问道。

打量着洛希雅握紧剑柄的手,她接着感叹道:“看来一直以来都对男人没有兴趣的伯爵大人如今也动了凡心,这几天想必已经将那孩子宠爱享用完了?就是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分上一口羹啊~”

到这句话,她几乎**裸地暴露了自己的心意,对着洛希雅发出了近乎挑衅的话语。

洛希雅停下了脚步,回头同时嘴角挂着微笑,对着塔尼亚吐字清晰地说道:“分一杯羹?也不是不行。”

这回轮到塔尼亚愣住了,她完全没想到洛希雅会说出这样不符合她人设的话语。

“怎么说?”她略微兴奋地追问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