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子......冰凌子......醒一醒啦,冰凌子......"

一名长相绝美的白发少女睁开银灰色的瞳孔。

将她唤醒的,还有压在自己腰间的少女的体重。

一抹微弱的阳光透过窗隙照射到昏暗冰冷的小黑屋里,照亮着跨坐在自己腰间的一道熟悉的身影。

面对着身下的白发少女,她伸出了小小的舌尖,舔舐了一圈自己的嘴唇,一副即将开动的样子。

“唔——”

冰凌子轻哼一声,眨巴了几下惺忪的睡颜,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徒儿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事实,淡淡地嗫嚅道:

"嗯……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白发少女摇了摇头,想试着坐起来,却感觉浑身无力。

“啊,痛死了。”

看着眼前这个以粉红色为底色的小房间,冰凌子只觉得头晕目眩。

就在此时,一张可爱的俏脸探了过来,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

"你是......?"冰凌子的头还是晕乎乎的。

"冰凌子,我是心爱啊!我是心爱哦!"

"心爱?心爱?你怎么和我学成归来的徒儿一个小名......算了算了,你叫心爱就心爱吧。我现在要回房间了,总感觉有重要的事情还没做……"

冰凌子说完,想下床离开。

结果,发现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缠绕住一般,身体纹丝未动。

"诶?冰凌子,你这样子怎么离开啊!"

慕心爱见状,急忙上前去拉住了冰凌子的手,想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

可就在她的小手触碰到自己的时候,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意袭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置身冰窖之中,让冰凌子打了个寒战。

"啊,冰凌子,你好冷哦……"

冰凌子睁大了双眼。

随着意识的慢慢恢复,她开始逐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当她看清眼前的画面后……

“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这个女孩,怎么看起来这么像自己的大徒儿慕心爱?

还有,自己刚刚发出的软软糯糯的声线又是怎么回事?刚才自己听到的声音,为何又像一位娇软的女孩子的声线?

"冰凌子,你的身体好冷啊!先留在这里休息吧!我给你拿热水暖暖!"

"不用!"

冰凌子猛的推开慕心爱,向门口走去,想快点逃离这个诡异的房间。

可是,慕心爱却紧紧地拽着她,任凭她如何挣脱也无济于事。

也就是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腕已经被镣铐磨破了皮,留下一片淡淡的血迹。

"你松开我!你弄疼我了!你放开我!我要离开这里!!"

冰凌子一边大喊着,一边用尽全力挣扎。

听着自己娇弱的声线,绝望的感觉在她心中油然而生。

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发出女孩子的声线?

不会的不会的!

一定是幻听!

自己怎么可能会发出这么娇滴滴的声音呢!

不会的,不会的!

冰凌子回想着自己原来充满威压的声线,眼角一个不经意瞥到了地下室的落地镜。

等她看到镜子中那道足蹬白色过膝袜,娇弱得如同天生媚骨的绝美身影后,白发少女的瞳孔瞬间收缩,整个人瞬间僵在了原地。

"哎呀,冰凌子,你不要那么激动嘛,不是我不想松开你,而是你根本就动弹不了啊!"

慕心爱一副苦恼的样子。

白发少女僵硬地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逆徒儿。

难道,是她把自己变成这幅样子的?

如果是这样,她在挣脱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她才行!

然而,不知为何,现在的她却用不出一道法术。魔力也感知不到,一定是被自己的徒儿气的。

“逆徒,快放开你的师父!”

冰凌子大叫着,气愤地看着自己的徒儿。

“逆、逆徒?小妹妹,请问你在说什么?”

“诶?”

“我的师父可是米露公国活着的传奇,所有人为之敬仰的光明神化身。可你身上连一点法力都没有,又何敢以师父自称?”

冰凌子闻言,愣住了。

一点法力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仔细一感知……

没有错,自己的确已经用不出任何法术,所有的魔力也消失殆尽。

看着眼前少女如同狩猎猎物般的眼神,冰凌子咕哝了一下口水,冷汗沁在她娇嫩的脸蛋上。

原来……不是被气得,而是全部都没有了吗?

可恶啊,自己突然变成了天生媚骨不说,就连自己的徒儿都想对自己动手动脚了吗?

“所以,你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

眼前的少女听到这个疑问,不解地摇了摇头。

“小家伙……你难道不知你这幅身体可是祸害苍生的媚骨?”

“本来是想见自己的师父一面,结果在路上看到了这么尤人的小可爱。”

“不仅仅是为了我,也是为了保护你。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在我这里度过余生吧。”

"小丫头,不要欺人太甚!"

"呵呵,欺负你?我可不是在欺负你哦~你只不过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儿罢了,在这笼子里,我就是主宰你命运的主人!"

慕心爱说完后,伸手将冰凌子拉倒床上,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两个身穿薄纱的身躯贴合在了一起。

"喂喂,你这逆徒,你要干什么!"冰凌子惊恐地说道。

"当然是要对你行使我作为''徒儿''应该履行的职责喽~"

慕心爱笑了笑,低头吻住冰凌子的唇瓣,轻轻舔舐着。

一只玉藕般的胳膊撑在冰凌子的两侧,另外一只手在冰凌子雪白的肌肤上游走。 

"唔唔唔唔"

见自己徒儿一副想透自己的样子,冰凌子开始奋力地反抗着。

可在实力的差距之下,她根本无法反抗慕心爱,只好红着脸一脸怨怼地看着她!

冰凌子的挣扎,让慕心爱更加兴奋了,她用自己的嘴唇去舔舐冰凌子的脖颈,在冰凌子的锁骨处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一股酥麻的感觉,由脖颈传遍冰凌子的四肢百骸,使冰凌子全身发软,没有一丝力气。

"心爱,别......求你别这样!你这样做,是在欺师蔑祖!"

冰凌子喘着粗气,努力地想控制自己不再沉迷其中,可自己却越陷越深。

“欺师蔑祖?小家伙,你若真是我师父,那你为何不用自己的法力反抗我呢?”

“虽然我迄今不知道我师父的容貌,每次遇到她都是带着一张遮住脸的兜帽。但无论怎样,她都不可能会输给一个没什么魔力的小女孩吧?”

冰凌子不断地挣扎,可慕心爱就是不肯松手,一把将冰凌子压在了身下。

"不......不可能......不可能......"

冰凌子喃喃地念叨着。

"不可能?那好,那你就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瞧瞧。"

"啊!!"

慕心爱一边说着,一边摸索向了她的衣扣。

见自己的衣服被一点点解开,冰凌子赶忙闭上了眼睛……

【PS:客官老爷都看到这里了,点个收藏再走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