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兄。”

“嗯?林兄不是和洛师妹负责考核么,怎有空来找我了?”王腾看着走来的白衣公子,略有些疑惑。

暗暗想到,林兄方才不是在撩洛秋月么,难道又失败了?

就在他疑惑之时,林守式开口笑道。

“洛师妹说你刚刚来找我了,我以为王兄找我有事,就先过来了。”

在原著中,王腾和他一起干了不少坏事,说他两是逾剑天宗的臭石头也不为过,但两人分别是两座仙山的大师兄,众人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就连林守式落难之后,王腾也是一直全力帮助林守式的...

就拿原著中过一段的剧情来说,

林守式被萧云山击败后,心生怨恨之时,竟意外得知了洛秋月是极佳的双修体质。

林守式心生歹念,但无从下手。

还是王腾偷偷从他师尊那里偷了一枚龙血丹,助林守式拿下洛秋月的。

王腾本性其实并不坏...主要是林守式,天天拉着王腾蹲在练剑场看师妹们白花花的大腿。

久而久之,王腾也学坏了。

想到这里,林守式有些愧疚,上一世的王腾,为了给自己谋生机,被萧云山打的经脉全断,若不是王腾师尊无涯道人出手,恐怕也死无葬身之地了。

“林兄真是...”

王腾微微有些感动。

原来林兄为了自己,放弃了和美人增进感情的机会。

唉,总感觉有点对不起林兄啊...。

看王腾那副有些扭捏的模样,林守式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咱俩说这些干嘛?你不是找我有事么?”

王腾挠了挠头,“也没什么事,就是最近心情有点不好,想找你喝酒。”

“那敢情好,去我的雪灵峰吧,我昨日正好买了些酒。”

两人并肩走在山峰的小道上。

“话说,王兄是有什么烦心事么?”

“唉...”

王腾叹了口气,“也没什么事,收徒大会过后,过一阵子不是就要进行三山大比了吗?”

“师傅让我这次至少也得拿个前十,参加不久后的东洲论道会。”

“如若拿不了前十,就要关我一整年禁闭了。”

王腾苦笑一声,“可我现在修为才筑基后期,我师妹师弟大部分都已经结金丹了”

林守式看着有些烦恼的王腾,有些尴尬,这一世他天天带着王腾摸鱼,摸的太狠了,两人都迟迟未突破金丹。

但自己有外挂在身,莫名其妙的就结成了圣品金丹。

就在林守式想着怎么开口让王腾心里舒服一点的时候,王腾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雪灵峰的小院子,笑道:

“林兄,我改日再来找你喝酒吧。”

放眼望去,咲夜坐在他房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的楚雨缘,似乎有什么事情?

林守式点了点头:“王兄慢走。”

林守式略微有些疑惑,这两人怎会在一块呆着?

虽然她们都是落雪山的弟子,但平常都很少有交集。

因为咲夜对他以外的所有人都十分冷淡。

楚雨缘也不会自找没趣。

“二位师妹可是找我有事?”

看到林哥哥走了过来,咲夜张开了双手,一副要哥哥抱抱的模样。

林守式抱起了小小的咲夜,看着楚雨缘,笑道:

“楚师妹也要抱抱?”

“...”楚雨缘撇了一眼林守式怀中的咲夜,那白山黑水般的美眸闪过了一丝杀意,但很快又掩饰了起来。

她苏醒记忆后,才想起来。

这一世竟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师妹,上一世和脑海中的剧本都没出现过的师妹。

而且这个师妹还很亲近林守式。

这不禁让楚雨缘有些恼火。

‘怪不得林师兄不像脑海中的剧本来骚扰自己。’

‘原来是有这个贱丫头在缠着林师兄。’

楚雨缘看了一眼贴在林守式怀里的咲夜,淡淡道:“我找咲师妹有点事情。”

咲夜没有吭声,也不理会楚雨缘,只是自顾自的拉着林守式的衣角,眷恋的呼吸着林守式的身上的味道。

拍了拍她的头,林守式轻轻道:“咲夜,楚师妹找你有事,你先去吧。”

感受到林哥哥逐渐松开了手,咲夜这才有些不情愿的放开了林守式。

...

...

两人走在雪峰上。

楚雨缘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这个只到她胸口的少女,“你究竟是谁?”

“林哥哥的咲夜。”少女无悲无喜的答道。

楚雨缘微眯着眼睛,“你喜欢林师兄?”

“嗯。”

“他是我的。”楚雨缘笑了笑。

“咲夜的。”

楚雨缘也不生气,轻轻笑道:“林师兄喜欢的是我,你什么也不是。”

“...”

“你的林哥哥啊,可太喜欢我了。”楚雨缘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红晕。

“林师兄那天打扫落雪山的时候,还拿走了我的亵裤。”

楚雨缘脸色一变,冷笑道:“所以。”

“离林师兄远点,否则别怪我这个做师姐的不留情面。”

“骗人。”

“是么?那你不如看看这个。”楚雨缘带着一抹戏谑的笑容,拿出了一枚淡蓝色的玻璃球,丢给了咲夜。

留影石。

看了看留影石的内容,咲夜突然感觉胸口好难受,似被什么东西捏住了一般,这让她呼吸有些困难。

楚雨缘见状,也毫不留情的继续打击道:“所以不管你是谁,什么来历也好。”

“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林师兄喜欢的人是我。”

“...”

“何况你对他一点都不了解,你不知道林师兄究竟背负了什么。”

“离他远点。”

说完,楚雨缘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咲夜脑海中一片空白。

胸口的疼痛和莫名的情绪传来,咲夜觉得自己可能是生病了。

“林哥哥...”

她要去找林哥哥。

只要钻进林哥哥的怀里,或许她就不会很难受了。

想到这里,咲夜跑向了雪灵峰。

...

雪灵峰。

少年坐在书桌前,悠然的喝着热茶。

就在这时。

房门被轻轻推开了。

银发红瞳的少女走了进来,一下子就扑在了他的怀里。

“嗯?咲夜,怎么了?”

“等等,你鞋那里去了?”

看着怀中少女右脚**,上面还有些许红色的伤痕,显然是被刮伤了。

“咲夜很乖...”

林守式错讹了一下,是楚师妹说了什么吗?

不应该啊,楚师妹隐藏属性觉醒前,也还是个正常人的...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林守式伸出了双手,抚着咲夜有些冻伤的玉足,一边为她渡入灵力,一边说。

“咲夜最乖了。”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告诉哥哥好不好。”

咲夜想到了留影石的一幕幕,微微松开了手。

又轻轻的提起了裙摆,一卷卷的往下翻动着,就要褪去自己的小裤裤。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