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时不时会有圣火宗的弟子站在灵器飞剑上面御剑飞行。

顾雨菲跟在了苏闲的身后,看着师尊慢慢的向着远处走去,心里面开始思考师尊这么做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不然的话,师尊想要让带自己去一个地方的话,肯定可以挥一挥手,两个人就到达目的地。

师尊之所以没有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她低着小脑袋,一只手被苏闲牵着,陷入了认真的思考之中。

忽然,小丫头像是想明白了似的。

师尊既然想要带着步行前往目的地,肯定是为了让自己多注意观察一下周围的人和事。

仙人们都在天上,高高在上,根本就不会低下头去注意镇子里面的人情世故。

夕阳西下, 日炎镇做生意的百姓都已经开始收摊。

少部分打算在夜间卖东西的商贩开始忙碌了起来。

“师尊,我明白了。”

顾雨菲的眼眸之中充满了坚定,轻声说道。

苏闲的脚步停了下来,小丫头撞在了他的身上。

从刚刚开始,这个丫头就开始沉默不言,他以为对方可能是因为要到达一个陌生的环境,所以心里面有些紧张害怕呢。

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一个情况。

天上有修行者正在御剑飞行,苏闲也在认真的思考着如果这个丫头问起来这件事情,自己应该怎么解释。

但是对方突然的开口,让他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走个路又领悟出来什么东西了吗?

苏闲看着小丫头揉着脑袋,满脸兴奋的样子,眼眸之中更加困惑了起来。

“师尊,你没有带着我御剑飞行,肯定是想要我好好的感受一下镇子里面的生活气息,马上就要跟着师尊开始修炼了,这些事情只会离我们越来越远。”

看着小丫头一脸认真的样子,苏闲的嘴角微微的抽搐了起来。

他很想告诉这个傻丫头,即便是他们开始修炼,也是需要来镇子里面买菜做饭的, 但是他觉得自己有点没有办法说出口。

尤其是看到对方眼眸之中闪闪发亮的样子。

“雨菲,你说得很对,总有些修行者觉得自己修炼之后,就跟凡尘之间没有什么联系了,像是他们这样的心态,早晚会有一天会吃亏的。”

“你或许还没有发现,凡尘之间的百姓,生活在一片水深火热的小江湖之中,但是对于修行者来说,修行的世界又是另外一个江湖,只是他们的实力要比普通人墙上一些罢了。”

“在更厉害的修行者眼里面,只是变成了一个更大的蝼蚁罢了,只是人们为了过上比自己现在好一点的生活,所以才会撞破脑袋也想开始修炼。”

苏闲认真说着,身上穿着的长袍随风翩翩起舞,顾雨菲看在眼里面,她眼眸之中敬佩的神色更加浓重了几分。

不愧是师尊,其他人趋之若鹜的修行,在师尊看来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吗?

她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明白。

小丫头轻轻地晃了晃脑袋,师尊现在的境界,根本是自己没有办法企及到的,自己现在也不需要在这方面多想。

只要老老实实的跟着师尊修炼就可以了。

“师尊是想告诉雨菲,不要忘本吗?”

顾雨菲抬起头望向苏闲,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即便是在很多修行者根本瞧不起的凡间,其实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对于我们修行者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更大的舞台罢了。”

苏闲静静的站在了原地,说完之后,发现路人纷纷停下了脚步,一脸呆滞的看着他,他有点尴尬。

刚才给自己这个徒儿扯着扯着就不知道扯到哪里了,果然被路人用一种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着自己。

“师尊,我……”

顾雨菲感觉脑袋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她的视线也渐渐的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下意识的,小丫头紧紧用手抓住了苏闲的袖子,整个人都靠在苏闲的身上。

“师尊,我明白师尊的意思,在生活之中有着很多值得去耐心观察和学习的地方,通过观察别人的缺点可以明白自己需要补充的地方,但是在刚刚明白过后,脑袋里面便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

顾雨菲的声音支支吾吾的,苏闲看着小丫头神色有些痛苦,没有微皱。

在女孩的周身,流淌着金色的光芒,对方的眼角同样也有金色泪珠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场面,就在他内心之中有些不解的时候,脑海之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你的绑定对象顾雨菲领悟了《破绽之眼》,你领悟了《破绽之眼》。】

苏闲愣了一下,看着女孩的眼眸缓缓睁开,对方眼睛的位置依旧有着金色的泪滴垂落在眼角的位置。

原本赤红色眼眸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变成了金色。

“师尊,我好像从你的话里面领悟出来了一种功法。”

顾雨菲的眼眸重新恢复了原来的赤红色,她望向苏闲的时候,明显有些惊讶。

师尊随便说一句就可以让自己领悟功法,其他人竟然还说师尊是骗子。

“是吗,很好啊……”

苏闲愣了片刻之后,赞赏的说道。

顾雨菲非常的开心,踮着脚尖在苏闲的耳边轻声说道:“师尊,你看旁边那个胖胖的大哥哥,他的弱点就是眼睛,而旁边那个卖烧饼的大叔,他的弱点在腰部的位置。”

苏闲顺着对方说的方向看了过去,心里面有些困惑不解。

他在看到顾雨菲说的那个胖胖的大哥哥的时候,看到是对方偷窥自己妹妹的场景。

当他的目光看到卖烧饼的那个大叔的时候,看到了对方家的娇妻跟他没有同房,每天早上还喂这个大叔喝药的场景。

当他的目光望向一名路过的圣火宗弟子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对方一个大男人, 穿的竟然是绣花三角裤衩。

他总觉得自己同步的这个丫头的功法,好像并不是同一门功法……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