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转醒,罗曼睁开眼睛。

熟悉的天花板,身边环绕着甜腻的成熟体香,身体上传来舒适滑润的丝绸质感。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正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

不自觉地紧了紧被子,罗曼将被角的边缘向上拉了拉,把自己的半张脸都遮住了。

转了个身,裹紧身上的被子,他还是一副神思恍惚的模样。

刚刚那算是春梦吗?

罗曼悠悠想到。

这就是洛希雅所说的脱胎换骨?

到现在他还是感觉一阵不真实感,浑身也是虚脱地没有力气,小**的位置感觉疲惫无比。

在那个梦境里,他就像只被颠倒的鸾凤,生不起任何反抗的意思,最后甚至还...

想着想着,他将身上的被子裹得更紧了,直接将脑袋整个埋在了被窝里。

“小罗曼,你醒了?”动听温柔的声音从被窝外面传来。

罗曼顿时惊醒,脑袋探出被窝,不远处的座椅上,凯瑟琳夫人缓缓起身,美眸惊喜地望着他。

“仪式顺利结束了吗?”罗曼在虚弱的情况下说话的声音轻轻柔柔地,实在是听地让人忍不住心尖发痒。

凯瑟琳夫人面色平常,背地里却是心虚又心痒...看着罗曼直直地注视她的目光,她突然有点害怕。

那种事情,尤其是第一次过后,身后收到的反应会格外强烈,怀念着那股健康浓郁的气息,罗曼绝对是毫无疑问的第一次。

这让凯瑟琳夫人不禁回想起自己的丈夫,对方是樱罗兰帝国的亲王,在结婚的当天却连她的手不想碰。

后来经过几番试探,她才得知自己的丈夫在很早的时候就失去了那里的能力,性格也颇为怪异。

这也导致她一直都没有子女留下,只能将这股无处安放地母爱放在了她姐姐的女儿洛希雅身上。

这些年两人的关系倒是相敬如宾,当然,说白了就是看着不算讨厌的陌生人。

昨晚做出那件事情之后她表面上平静如常,其实心里揣揣不安,担心着罗曼发现她做的事情。

然而罗曼在盯着她是因为他突然觉得梦里女人的身材和凯瑟琳夫人十分相似,丰满的身材,纤细的腰肢,在那种事情上简直就是绝佳的床伴。

做那种事情的体验现在回味起来,简直就像被一团绵软甜腻的棉花糖包裹住了一样,始终想要去索取更多,恨不得将那处水帘洞通彻到底的同时再挖掘上几分。

梦里她始终没有看清女人的面目,望着凯瑟琳夫人,那大而妩媚的清纯美眸,深邃性感的面部曲线,挺拔的鼻梁,饱满的红唇,几乎将梦里和自己共度极乐的女人融为了一体。

“当然顺利结束了,你可以起来看看。”凯瑟琳夫人回应道,同时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上、

罗曼想到自己睡着前,凯瑟琳似乎在自己身上画了很多法阵的印记,于是他缓缓起身拉开被子。

一如往常般光洁无暇的肌肤,除了原本瘦弱的身体似乎变得强壮了一些,其他都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罗曼疑惑地低头看着,突然觉得自己的视野莫名其妙好上了一些。

抬头看向房间的四周,一切都能尽收眼底,原本对于他来说算是缺陷的‘右眼’似乎变成了他身体真正的一部分。

凯瑟莉夫人抿着嘴唇靠近过来,动作轻柔地坐到床边,温声指导了起来。

“你试试调动自己身上的魔力。”

“调动魔力?”

“我先来帮你适应一下。”

说完,凯瑟琳的手掌就放在了罗曼的肩上。

神迹的一幕发生了,无数道丝线顺着罗曼的肌肤缓缓亮起,在他的身上连接成一道道电路般的回路。

脑海里像是封印接触般涌现出无数的信息,帮助他理解圣印蕴含的奥妙。

而在凯瑟琳的视角下,罗曼背上绽放出了一朵白金色花纹雕刻的花朵,配上罗曼垂下的银白长发,她突然想到了教廷里的一种传闻。

摇了摇头,凯瑟琳并不相信那种天方夜谭般的描述,索性直接不当回事了。

罗曼如今的魔力储存量根本经不住消耗,五分钟不到的时间,他身上的纹路就暗淡了下来,睁开双眼,罗曼感觉经历了一次十公里长跑,浑身酸痛没有力气,直接顺着倒在了凯瑟琳夫人的身上。

那感觉,简直跟梦境里一样,倒在棉花上似的,绵软的同时触感又异常地曼妙,凯瑟琳夫人按着罗曼的肩头,挺着她饱满的酥胸接住了罗曼。

“知道自己的圣印是什么了吗?”她柔声关心道,

“是‘生命’。”罗曼语气无力地说道。

圣印法典上有着一条心照不宣但是非常有趣的规则,那就是圣印蕴含的意义越广泛,等阶便越高。

洛希雅的‘精神构解’算是其中的异类,精神系的圣印反而是细分很重要,细分的深度越深,效果便越是强大。

“牧师相关的圣印吗?”凯瑟琳思索道。

每一个圣印都是超凡着未来走向的基石,洛希雅走的是剑指偏锋的‘剑舞者’路线,而凯瑟琳的基石圣印‘辉石’则让她走向了‘星空法师’的路线。

罗曼这样近乎完美的基石圣印,能做的选择可就太多了,完全数不胜数。

“先不要忙着研究了,起来吃一点夜宵,觉醒仪式可是很消耗体力的,来,我扶着你。”凯瑟琳托着罗曼建议道。

悄悄拉住被角将要害位置遮住,罗曼欲言又止地说道:“您能帮我拿一件衣服过来吗?”

凯瑟琳这才想到罗曼如今还是真空的状态,红着脸来到衣柜处,好在洛希雅在她的房间了放了很多备用的衣服。

当然,还是只有女孩穿的衣服,凯瑟琳挑了件素雅的睡裙,犹豫了一会儿,又拿了件质感舒滑的内裤。

然后她又遇上了难题,罗曼在魔力耗尽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力气做一些比较大的动作...

默默地将床单掀开,突然直立地事物差点戳到她贴近的脸蛋上。

火热青涩的气息扑鼻而来,还夹杂一股淡淡的体香,

这可把凯瑟琳这位成熟的美妇有弄得点失神了,不是刚刚才发泄过吗?

对年轻人精力毫无概念的她呆呆地想着。

罗曼尴尬地拉住了被单。

“刚才仪式的梦里...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所以现在身体有点敏感,您先回避一下吧,我自己来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