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特斯本人看着画面上的自己,浑身就像是僵硬了般,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这简直就是公开处刑啊!

啪啪!李七日看到这画面,也不由得为其鼓掌。

“七年?你七年怎么过的?这么过的吗?挺好的啊,每天一定很舒服吧?”

说实话,他没有嫉妒羡慕,只是感慨。

这当勇者的,竟然会有女队员相伴,有女队员就算了,竟然还全是美少女。

如果当初他不嫌队友拖后腿的话,也许也会有美少女队员相伴,但美少女什么的,都是浮云。

只是拖着他讨伐魔王的脚步而已,不然他又怎能在一年的时间内就打败了魔王了呢?

所以说啊,想要有所成就,切也不可带妹。

“如果你想以此来影响我的心态的话,不好意思,就算是社死,我也不怕。”

青空特斯紧握手中圣剑,他并不否认上面的画面是假的,因为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

但是与美少女那些所发生的肢体接触,是由于不可抗力的原因所造成的,根本不是他的本意。

“哦?心态很稳嘛,青空特斯,就让我看看,你是否比我这前任勇者还强?”

李七日的嘴角一歪,提起了一丝兴趣,再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后辈,总归是要带一带的。

“请赐教了,前辈!”

话音一落,青空特斯脚下猛然一踏,举起能够斩断一切的修特亚利,向他俯冲直刺而去。

李七日站在原地,缓缓地将手放到了刀柄之上,沉着着脸,并没有第一时间拔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青空特斯的圣剑已然临近他的身前,就在即将要砍中他的瞬间。

一抹白光闪过,李七日的逆刃刀已然出鞘。

噗嗤!利刃刺穿身体,血液所喷射出来的声音。

“什么?!”

青空特斯被面前所发生的一幕大惊,因为修特亚利,刺穿了李七日的右上腹处,血液如同河流般的流出。

青空特斯抽回了修特亚利圣剑,并且快速向后退了三步,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不知他在玩什么把戏。

李七日伸出左手,捂住了流血发痛的伤口,右手握着从剑鞘里拔出一半的逆刃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是没来得及拔剑吗?”

青空特斯也注意到了李七日的右手中,拨出来一半的逆刃刀,而他并没有继续拔刀。

不,他**了,刀尖与地面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李七日放下了左手,目光看向青空特斯,眼神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甚至带了一些冰冷,说了一句。

“看招。”

李七日的身形轻移,迈开双腿的跑了过去。

“好快!”

青空特斯看着眨眼间,就已出现在在身前的李七日,心中一惊,但他的反应也是十分迅速的,立刻挥起右臂,横砍了过去。

但却在挥出去的一刻,李七日像是幽灵般的消失,让他砍了个空,但李七日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

青空特斯也看到了李七日,这么近的距离,想要再次攻击是不可能的,他只能向后退,可李七日又像幽灵般一样的消失了。

青空特斯感知到了背后有人,右腿一挥,向后踢了一脚,打中了。

李七日向后翻滚了两次,勉强的站蹲稳,想要起身,但因伤口的拉扯疼痛,让他的身躯一沉,捂住自己伤口,闭上眼睛,大喘着气。

“呼吸急促……是因为使出了超乎自己预想的实力,所以身体跟不上了吗?”

在一旁观战者的弗尔西城主,看着李七日的状态,明显有些不太妙啊。

他在李七日还在当勇者之时,曾有过几面之缘,在他还是五十八级的尊境之时,就曾目睹过李七日的实力,远不止于此。

李七日的呼吸频率,渐渐的平稳,似乎已经缓了过来,他的肝有些不太配合他的身体,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完全的适应。

他缓缓的站起身来,睁开了他那一双眼睛,不再是那种无光的黑色,取而代之的是金色的双瞳。

李七日缓步前行着,他手中的逆刃刀的刀身,似乎反射出来了一股幽冷的白光,过肩的黑色长发,被微风吹起微凉,毫无表情的走着。

青空特斯看着与之前不太一样的李七日,嘴角露出来了一丝兴奋的笑容,举起了修特亚利,“他通过与我交战,一下子就认真了吗?既然如此,就用真正的圣剑修特亚利来全力以赴。”

修特亚利的剑身,表面划过了一层金光,剑身边缘处,泛起金色的光芒。

李七日一步一步的踏出,逐渐的走近。

青空特斯紧握着圣剑,向左微斜,将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了李七日的身上。

“啊!”

在他走进了离自己两步之内的距离,青空特斯大吼一声,直接一冲,简单直接的斩了过去。

就在那么几毫米之间,李七日的身形突然一闪,向右侧开了身体,圣剑就这么从他的旁边斩过。

“直斩转挥!”

他的手掌一转,手臂使力的向右挥砍而去。

他知道他这一击是不可能会中的,所以还留有能够改变攻击方向的余力,等待着李七日闪过他的这一击。

砰!兵器碰撞的清脆响声。

青空特斯挥剑的动作一顿。

逆刃刀挡住了剑击,李七日的右手一移,刀身在剑身上滑动,碰擦出了丝丝火花。

李七日向后伸出右腿,身躯向前一弯蹲下,在原地转动身形,向右挥动着逆刃刀,就像划出一道华丽的弯月般,狠狠的砍在了青空特斯的后脖颈上。

“咔呃……”

青空特斯的脑袋向后仰着,眼睛大睁,嘴巴大张,他的后颈就像是凹陷了下去般。

他的双脚离开了地面,就这么直直的飞了出去,砸在了城墙上,竟然将城墙撞碎了开来,烟雾漫起,遮盖住了他的身形。

李七日转过身去,面无情绪,眼神无情的看着青空特斯的方向,幽脸声沉的说道。

“青空特斯,你在勇者选拔决赛和我决斗的时候,开始用的就是这一种,没想到过了七年,你一点也没有长进,一点都没有,你怎么敢的,啊?现在,这一招已经对我完全没有作用了,起来,时隔七年的一雪前耻,不应该就此草草落幕。”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