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辰几乎是咳嗽了七八秒才终于好些,他的眸子瞪大,看向洛梨月的眼睛,接着他便听到了洛梨月的欢笑声。

“逗你的啦。”

“这算什么啊?”姜辰直勾勾的盯着她。

“你应该会对这种反差很感兴趣,不是吗?小说里大多数时候的伪三无角色实际上深夜里经常使用各种小玩具来让自己潮%,想想就会很兴奋吧?”

“你刚才说了违禁词汇吧?绝对说了吧?!”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能够面不改色的讲荤段子的?

洛梨月别过脸,“反正是逗你玩的,可惜你没呛死。”

她微微抬起小腿,白嫩的小脚忽然在他的腿上踩了一下,接着她微微挪了挪柔软的足底,但却没看姜辰,而是平静的说,“果然,你兴奋了。”

姜辰觉得他被坏女人玩弄在股掌之间,无法挣扎,无法反抗,无法逃离。

姜辰忽然没了声音,洛梨月转过头,才发觉因为她刚才抬腿的动作,所以她的裙摆散落下去许多,近乎都快堆积到了大腿根,她的大腿算不上丰腴,但也**匀称,被细腻的白丝包裹着,如果裙摆再落下一点,或许他就能看见洛梨月白白丝裤袜包裹的胖次是什么颜色,姜辰看直了眼睛,洛梨月努力的维持着此刻神情不变。

如果此刻露出害羞的表情,就输了。

洛梨月认真的想着,然后歪了歪脑袋,“看够了吗?”

“如果能再摸一下就好了。”

“打咩。”洛梨月的手在胸前交叉,她也把抬起的小腿放了下来,重新搁在了姜辰的腿上,她开始小声嘀咕,“果然男人都是欲求不满,得寸进尺的生物。”

姜辰被洛梨月羞辱的体无完肤,但洛梨月的表情却显得很悠闲,“现在不可以,但是以后可以。”

她慢条斯理的给姜辰解释,“如果现在一切都轻而易举的给你,那你一定不会珍惜的。”

“把这么直白的道理直接讲给我听真的好吗?”

“因为你明白,所以不算是讲道理。”洛梨月轻笑了一下,

姜辰没法反驳洛梨月的这套逻辑,他继续小心的捏着洛梨月的小腿,光是这样就是尤其微妙的享受,洛梨月看着面前的荧幕,又用随意的语气问,“你喜欢黑丝还是白丝?”

“这种事情也要党争的吗?”

“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多细分领域,比如JK黑丝,JK白丝,lo裙黑丝,lo裙白丝,包臀裙职业装黑丝,女仆裙黑丝,女仆裙白丝,死库水黑丝,死库水白丝,御姐高跟黑丝,萝莉裸足白丝……”

“停停停,打住。”姜辰看着洛梨月这面无表情的样子,总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你为什么会想这些东西?”

“想研究你为什么会喜欢丝袜。”

“我没说我喜欢啊。”

“你在小说里有写,作者的一切都藏在他的故事里,无法逃脱,论证成立。”

“那是读者喜欢,读者喜欢的事情,能叫我喜欢吗?”

“哦,那我等下不穿黑丝给你看了。”

“……”

姜辰看到了洛梨月眸子里的狡黠。

“你更喜欢什么样的袜子呢?短袜?小腿袜?过膝袜?吊带袜?连裤袜?什么厚度呢?15D?30D?喜欢带花纹的吗?”洛梨月如数家珍一般戳穿了姜辰最后的羞耻防线。

“停停停,我更好奇你的态度是什么。”

“修饰腿型,遮掩瑕疵,日常穿搭,被社交媒体软色情化,各有占比。”洛梨月平静的回答。

“这样吗?”

“可如果在穿给喜欢的人看,那就没有关系。”

洛梨月将小腿抬起,收回,不再给姜辰使坏吃豆腐的机会,她重新坐回到了姜辰的身边,小腿搁在了沙发上,身子蜷缩起来,和他一起看荧幕里的动漫。

“你是不是和那个女孩接吻过了?”洛梨月忽然问。

这个问题只要姜辰犹豫超过两秒钟,那么答案就会变得显而易见,所以姜辰干脆没有回答,因为他已经超过了足够的说谎时间。

洛梨月的眼睫微微低垂下来,“是我做错了吗?”

“嗯?”

“没事,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洛梨月轻轻的念着。

姜辰安静的看着面前的动漫,没有再说话,洛梨月的脑袋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一刻的气氛好美好,荧幕里的故事渐渐到了结尾,洛梨月从沙发上起来,“我去盛粥。”

姜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洛梨月,她端着砂锅到了桌子上,砂锅里是一锅喷香的海鲜粥,洛梨月还用小碟子分别装了葱花,香菜,油炸花生,和醋,需要自取。

两个人坐在了桌边安静的喝粥,洛梨月很怕烫,所以她一勺粥要吹好久,这个动作莫名的可爱,姜辰看着面前的她,明明有想说的话,可犹犹豫豫的,最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外面还在下着暴雨,屋子里的灯光却很明亮,喝完了粥,姜辰陪着洛梨月一起收拾碗筷,来到厨房以后,洛梨月才轻声说,“你还没有夸我煮的粥好喝。”

“一级棒!”

洛梨月也是得到夸奖就会开心的女孩。

吃过了午饭,她带着姜辰上了楼,楼上就是她的屋子,她带着姜辰到了书房里,书房的墙上挂着一把吉他,洛梨月把吉他取了下来,她坐在了椅子上,抬头看向姜辰。

“有想听的歌吗?”

“你弹什么我就听什么。”

洛梨月的指尖拨动琴弦,她弹的都是那些姜辰歌单里的民谣,姜辰用很轻很轻的语调唱着,他仿佛能看到音符从洛梨月的琴弦中流淌出来。

洛梨月的琴弹的很好。

“你会弹吗?”

“小时候学会一点,忘完了。”

“我教你。”洛梨月朝着他轻声说。

姜辰原本想说他学了也没什么意义,可看到洛梨月的眸子,他没法拒绝,所以他乖乖的坐在了洛梨月旁边,微微低头,“好的洛老师。”

洛梨月莞尔一笑。

……………………………………

姜辰跟着洛梨月学了两个小时的琴,他勉强掌握起一些基础的东西了,洛梨月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抱着琴,眼眸平静淡然,她站起身,来到了窗外,看着窗外落在庭院里的雨。

“跟我来。”

洛梨月带着他来到了另一个房间,那个房间里有一架钢琴,洛梨月坐在了琴边,她的手指纤长,宛若青葱一般白嫩,看上去尤其的赏心悦目。

在按下琴键之前,她说,“如果你能在我弹完以后,一个琴键不错的弹一遍的话,我就答应你一个不过分的要求。”

姜辰乖乖的坐着,看着她按动琴键,努力的记忆着她的每一个动作,五分钟以后,洛梨月站了起来,姜辰坐在了她原本坐的位置,努力回想起洛梨月刚才的一切动作。

洛梨月坐在他边上,闭上了眼睛仔细聆听。

姜辰弹完了。

洛梨月睁开眼睛,“弹错了三个音。”

“那很遗憾。”

“但我还是可以答应你一个不过分的小要求。”洛梨月歪了歪脑袋。

“所以我没有弹错。”姜辰幽幽的说着,“你骗我。”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是坏女人。”

洛梨月好无奈,她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好吧,你想要什么?”

“你觉得我会想要什么呢?”姜辰把问题抛给了洛梨月。

洛梨月也认真的想了想,“关键在你。”

“那你坐过来,我想再弹一次。”

洛梨月乖乖的来到了他的身边,姜辰挪了挪椅子,接着洛梨月就坐在了他的身上,姜辰嗅到了她身上的淡淡馨香,并不像是香水,可浅浅淡淡的尤其好闻。

姜辰的指尖再一次扣响了琴键。

洛梨月乖乖的坐好没有动弹,等姜辰弹完了,他伸出手搂住了洛梨月的腰,他把脑袋靠在了洛梨月的肩膀上,洛梨月的身子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

“痒。”她小声说。

“再抱一小会儿。”

“五分钟。”

“三分钟。”

“四分钟。”

“那就四分钟。”姜辰抱着洛梨月,并没有多余的使坏动作,这时候的洛梨月变得很乖巧,她说,“这时候你摸我腿的话,我应该不会生气。”

“我才不信你的应该。”姜辰就差冷笑一声了。

呵。

“可你真的不想试试吗?”洛梨月的声音玩味。

姜辰的手还是触碰到了她蕾丝边的裙摆,他将裙摆稍微撩起来一些,手触碰到了少女被白丝包裹的腿肉,尽管只是轻轻的摩挲,就已经好满足,洛梨月的腰肢挺直了一些,姜辰的手指在她大腿内侧的肌肤轻轻的碰了一下,洛梨月的炸毛大概就在这一瞬间。

她转过头,眸子望向姜辰,眼眸里有了几分汹涌的怒意。

“你过分了!”

“所以我就说你会生气啊……”

“是你太贪婪。”

“是你太小气。”

“你不要脸。”

“你无理取闹。”

洛梨月的小脸上挂着气呼呼的神情,她凑近了姜辰几分,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有些近。

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洛梨月再挪了挪身子,侧坐在姜辰的身上,眸子和他又近了一点点,接着她眸子里的怒意渐渐消失,她轻声的问询,“你爱我吗?”

“那你要先告诉我爱是什么,洛小姐。”

“我不知道。”

“那就不爱。”

“你真是小狗。”洛梨月的瑶鼻微微动了一下,眸子里仿佛带着些许的鄙夷。

“对的对的,就是要这种看垃圾的眼神。”

洛梨月眸子里的嫌弃愈发明显,她伸出手抬起姜辰的下巴,站起身,视线变得居高临下。

“小狗要叫主人知道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