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们需要的是一位能够长久做下去的员工……毕竟您只能够在周末兼职。”

“好的,谢谢了。”温衡冲奶茶店的老板笑了笑,随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慢走。”

“果然还是不行啊……”温衡微微偏头看了看对面的奶茶店,最后还是放弃了前去询问的打算。

这已经是这个上午第六次被拒绝了。

在温衡的印象中奶茶店是周末比较容易兼职的地方了,只是他去的这几家要招的都是正式员工。

温衡当然也有考虑其他的工作,只是他连被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因为那些工作不需要他这种兼职的人。

虽然有些许挫败,但是温衡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从一开始他就没报太大的希望。

他又不是小说男主角,怎么可能事事顺心?

既然暂时找不到兼职的工作,那就先去找出租屋吧。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打乱了温衡的思绪。

温衡拿起手机,手机显示的来电号码是一串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数字。

目光往上又是几条未读消息,发消息的人依旧是那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

“你干什么去了呀?消息也不回。”

“我今天早上起的很早,就是为了看见你,你居然不在。”

“能不能回消息啊?”

温衡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是啊,安然小公主什么时候起的这么早了?

沉默了一会,温衡还是选择了接听电话。

安然表面上大大咧咧,骨子里却是犟得要死,如果温衡不接电话,一定会把他给整疯的。

“喂?”

“……”

电话那头没有很长时间没说话,以至于温衡以为她是不是挂断了电话。

“你在哪?”

“校外。”

你在紧张什么呢,安然?

温衡太了解安然了,这么多年来的跟随,温衡几乎能够察觉到安然每一处微小的情绪变化。

“为什么……哦,你在干嘛?”

“你在干嘛?”温衡没有回答她,只是漫不经心的向前走着,语气平静的反问道。

“我啊,我现在在寝室呢……”

刚刚迈入便利店的温衡微微愣了一下,停顿了一下后,温衡再次走入便利店,目光随意语气随便的点点头:“哦,这样啊。”

“什么就这样啊,你在忙吗?”

安然的语气微微有些急促,她突然感到心跳加快,莫名的有些慌张。

温衡不可能听不懂她说的话的,她说自己在寝室……这是给他机会邀请自己出去玩。

平常他们周末不都是一起出去玩吗?

为什么突然丢下自己一个人出去?

安然贝齿轻轻的咬着红唇,心中莫名的难受。

“确实,我在忙啊。”温衡点点头说道。

另一头的安然突然语塞,两人的对话再次陷入沉默。

温衡一边拿着手机放在耳边,一边选购着自己需要的东西。

“还有事吗?”温衡问道。

“我,嗯,没事了。”

“那好。”

不用再见了,也没必要再见。

直到重新把手机放回口袋,温衡脸上的表情一直都很平静。

平静到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

还有些好笑。

……

“然然,你在和谁打电话呢?”看着从阳台走进寝室,神情微微有些恍惚的安然,唐晨显得有些疑惑。

安然性子虽然娇里娇气,但是在熟人面前绝对不是沉默寡言的那种。

今天的安然……沉默的有些可怕。

“没和谁打电话,只是一个骚扰电话而已。”

安然笑容勉强,然后一个人扑在棉被上,背对着唐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吧,那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一定要和我说哦。”

“嗯。”

……

“小伙子是大学生吗?”

“是的。”

“哦哦,听你的口音,是天南市本地人咯!”

“是的,我是南城的。”

“哦哦这样啊,那就收你三千一个月吧,怎么样?”

温衡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房东大妈,露出一个很和谐的微笑:“阿姨,我听说你这间房,可不是我一个人住。”

温衡选的这间出租屋虽然在天南大学附近,但是本身的位置却是很偏,要在一个巷子里七拐八拐才能到达,而且空间也并不大。

这也就算了,关键是还要和别人合租,收两千一个月未免也太不把温衡当本地人了。

“哈哈,这水电费不给你们免了吗?”房东大妈打了个哈哈说道。

“太贵了,阿姨你也知道我是个学生,所以我肯定没这么多钱的。”温衡也不啰嗦,站起身就准备离开。

“哎哎哎,你这小伙子,你知不知道和你同居的可是个大美女嘞,怎么走的这么果断?”

温衡勾了勾嘴角,眼里微微有些不屑。

不是他瞧不起大妈们的审美眼光,而是年龄差带来的审美总会出现一种莫名其妙的偏差。

所以温衡走的更干脆了。

“哎哎哎,给你一千五,水电费我就不包了哇,真的是,和你开玩笑的嘞,来收拾东西嘛,不过你到时候要和那个姑娘好好协商好哇!”

房东大妈絮絮叨叨着,温衡这才轻轻摇了摇头,转身向着上一楼走去。

“那我就先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