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东洲,东海域。

东洲是天域以东的大陆,这是一个独立且带着浓郁东方色彩的世界。

而在东洲的东部海域地带,有一片岛屿群,此地差不多有地球亚洲大陆三分之一的大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岛屿国度,这里被称之为东海域。

东海域上盘踞着七个国家,他们分别是赵国、陈国、秦国、宋国,楚国,韩国,梁国。

这七个国家在东海域生存了将近三千多年,三千年前,这里是没有人类国度的,而最早出现在东海域上的国家是陈国,传言这些国家始祖都是从东洲大陆的流亡过来。

东洲是一个崇尚修行的世界,这里生活着一群修炼者,他们以求仙问道为毕生所求,修仙者凌驾凡人之上,暗中主导着俗世国家的走向,东海域亦是如此。

东海域宗门林立,在陈楚秦三国交界处,有一座仙岛,此岛名为万花岛,这里四季长春,是东海域七大宗门之一洛神宗的领地。

至于七大宗门,他们分别是洛神宗、天武宗、九玄门,烈刀堂,飞剑门,五行宗,以及天擎宗。

这七大宗门各自扶持一个国家,是东海域真正的掌控者,其中陈国与洛神宗的关系比较密切,但修仙者,除非有必要,但一般是不会四边干预俗世王朝的事务。

万花岛很大,这是一座被花海包裹的岛屿,在这花海当中,隐隐约约的能看见不少的亭台楼阁,特别是在万花岛的中心地带,哪里有一个很大的山谷,山谷内长着一棵高达百丈的紫色花树,树身庞大,估计需要十几个成年男性手牵手才能将其抱住。

这里的建筑都建造在各色花树当中,十分唯美,山谷内也都是身穿各色服饰的女子在走动着,此地便是洛神宗的核心所在。

不过说起来,这万花岛的造型很独特,如果从高空看下去,就像是一条巨大的鲸鱼。

与此同时,山谷西面天空,一道白色的倩影抱着一个孩子御风飞行而来,最后在洛神宗东面的建筑群内降落了下去,这是一个身着白裙,脸上带着面纱的古典女子。

她身材苗条,双目有神,此人是洛神宗谪仙楼楼主,白伊人,一位元婴巅峰境界的修士,也是洛神宗的大长老。

白伊人落地后,低头用那双清亮的美目看了一眼自己怀中的孩子。

她怀里的孩子,看上去八九岁的样子,长得很精致,就是一脸病态,皮肤呈现着一种不健康的苍白之色,看样子要么是病了,要么就是受伤了。

她落地后不久,前方阁楼内便走出了两名十七八岁的漂亮女孩。

这两名少女是白伊人的亲传弟子。

气质冷漠的女孩,是她的大徒弟西门雪,金丹巅峰境界。

气质开朗活泼的女孩,是她二徒弟洛雨烟,金丹初期境界。

“师父,太好了,您终于回来了?你这一次外出历练有点久诶,诶?您怎么还带回来了一个孩子啊?”洛雨烟刚准备埋怨自己师父外出太久,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了一件让她很疑惑的事情。

她诧异的看了看白伊人的怀里,这才发现自己师父的怀里竟然有个孩子。

白伊人见弟子询问,倒也没有瞒着。

“回来的路上,在一个岛屿上捡到的,似乎受了伤,所以为师就把他带回来了,记住了,不许跟别人说。”女子用一种严肃且清冷的声音嘱咐道。

两女听到这话,相互的看了眼对方,然后点了点头,作为徒弟自然是不可能违背师父的意思。

白伊人见状这才抱着孩子,走进了阁楼,两女也连忙跟了上去。

“师父,这是男孩女孩啊,看上去,挺可爱的。”洛雨烟凑到白伊人身边好奇看了一眼这孩子。

“男孩。”白伊人平静的回答道。

她这么一回答,两女顿时一愣。

“啊?男孩?”洛雨烟有些吃惊。

西门雪则立马皱起了眉头。

“师父,这似乎不太合规矩吧?宗门有规定,男性不能进入宗门。”西门雪提醒道。

但是白伊人明显不认可这句话。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小雪,修仙者也是人,为师见到这么一个濒死的孩子,总不能不管吧?”白伊人神情严肃的反问了一句。

西门雪见自己师父这么说,微微低头思考了一下,便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了。

不久后,白伊人抱着男孩,进入了自己的住处,进来后,立马将其放在了床榻上,然后坐在床边,捏住男孩的一只手腕,检查了起来。

作为修仙者,或多或少都会一些医术,她这是在检查这孩子的身体情况。

片刻后……

“师父怎么样了,这小家伙,是受伤了吗?”洛雨烟见自己师父闭着眼睛半天不说话,便忍不住问了一句。

但白伊人没有立马回答她,她眉头紧蹙,明显是觉得这孩子的身体问题很大。

“气血亏损,体内还有某种神力的残留,胸口天关处,少了一块骨头,这孩子本来应该是某种罕见的修炼体质,但是被人用秘法挖走了神骨,夺走了神血,何人如此残忍,竟然对一个孩子用如此的恶毒的手段?”白伊人查看完后,忍不住皱着秀眉的疑问道。

这话落到旁边两个女孩的耳朵当中,那也是很意外。

“什么?怎么会这样?师父你是说,这小弟弟本来应该是某种罕见的修炼体质,但是被人用秘法挖走神骨,夺取了神血?这可是谁都无法忍受的天绝之疼啊?搞不好就要魂飞魄散的,他,他这是怎么活下来的?”洛雨烟满脸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孩子说道。

作为修仙者自然明白何为天绝之痛。

她的疑问,白伊人回答不了,只能摇了摇头。

“哎!为师也不知道,这种手段,就算是我们洛神宗都没有,可见这孩子身世不简单,神骨丢失,体质算是残缺了,可是这血液的流失,便是有些麻烦了,如果再不及时补充,他活不过明天。”白伊人十分担忧的说道。

同时她双眼神色闪烁不止,明显实在考虑什么事情。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什么,一阵思索后,便抬起一根手指,先对着男孩的手腕划了一下,然后又对自己的手腕划了一下,最后单手掐动手印,运转法力,姜然将自己体内的血液牵引了出来,注入到了这男孩的体内。

“诶?引血之术?师父这对你的身体可是有很大的损伤的,这值得吗?”西门雪吃惊的问道。

修士的血液,那是很宝贵的,消耗太多会影响本源。

而且也不是所有人的血液都能融合到一起的。

“没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我刚才查看了一下,我的气血和这小家伙的气血相似度很高,可以融合共存,况且要再不给他补充血液,他就要死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让他活下来再说吧。”白伊人一脸的惆怅。

她都这么说,洛雨烟和西门雪就没办法阻止了。

就这样时间慢慢过去,随着血液入体,这男孩苍白的脸色,也逐渐变得红润了起来,这是体内气血得到补充的现象。

几分钟后……

白伊人确认气血补充的差不多了后,这才停止输送,然后收起法力,修复伤口,只是她此时显得比较虚弱,刚站起来就差点没站稳,还好有两个弟子扶住了她,不然就要倒在地上了。

“师父,你没事吧?”两个弟子紧张的问道。

女子摇了摇头。

“没事,就是有些虚弱,我先去调养一下,这孩子交给你们了,他的命算是保住了,但是因为剥离神骨,对灵魂有很大的损伤,所以他什么时候能醒来,我也不知道。”白伊人表示道。

两女只能点头说是。

“好的,师父,交给我和师姐了,等他醒来了我们第一时间通知你。”洛雨烟回答道。

“嗯。”

就这样白伊人离开了此地,去了自己闭关修炼的地方,只留下两名弟子照看着男孩。

女子走后,这姐妹两人这才在这男孩的身边坐了下来。

“师姐,你说,这小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我感觉师父自损精血救他,不只是单纯的发善心。”洛雨烟等白伊人离开后这才疑惑的说道。

“你还不懂吗?师父说了,这小家伙的气血和她很相似,也就是说,这小家伙或许与师父有什么渊源。”西门雪猜测道。

但是洛雨烟就纳闷了,渊源?她可不知道自己师父还有什么亲人,因为按照他们对白伊人身世的了解,白伊人似乎是一个孤儿。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可是这受伤的男孩呢,也一直不见苏醒,而且碍于宗门的规矩,这男孩一直藏在谪仙楼,只有白伊人和她的两名弟子知道这件事情。

一开始这两个女孩,一开始倒有些芥蒂,毕竟男女有别,但是慢慢的,也就无所谓了,他们两个轮番照看男孩,这一照顾,便是三年。

也就是说男孩就这样躺了三年,三年间一直靠着两个女孩和白伊人轮流输送力量维持生命。

不过,白伊人并没有就此放弃男孩,即便男孩可能无法醒来,她也是照常用力量保住他的生命。

她似乎有什么非得保住男孩性命的理由。

三年后的某一天。

此时在谪仙楼,一间十分隐秘的地下石室当中,正躺着一名穿着谪仙楼弟子服饰的少女,这少女看上去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

不过仔细看样貌,这不是正是当年被白伊人带回洛神宗救治的那个男孩吗?没错就是他,他之所以穿着谪仙楼弟子的服饰,那也没办法,洛神宗毕竟是一个只有女人的宗门,不可能有男性的服饰。

而当年那个男孩,已经长大了三岁,是少年人了,之前的衣服肯定不能穿了,所以照顾他的洛雨烟和西门雪,只能找来适合的女装给他换上了。

反正能不能醒过来都是一回事,他们也没有去想太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