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她生日,她邀请了很多人,当然也包括我这个多年的追求者。”

“我从高二开始喜欢她,为了她放弃前往更好的学校。”

“我也不是没有表白过,可是她总说自己不想谈恋爱。”

“我想这样也好,等她想谈恋爱了,第一个想起的人一定是我吧?”

“可是对我一直说不想谈恋爱的她啊……其实只是不想和我谈恋爱罢了。”

“我就像是突然被人敲了一棍子一样,清醒的一塌糊涂。”

“所以今天的告白失败就失败了吧,反正都是最后一次了。”

“但是那个平时看见她和其他男生说话都会吃醋和难受的我啊,今天真的好平静。”

“我一直微笑着,在所有人异样的目光中微笑着,就像是很多年前第一次去表白一样。”

“我想,我们之间……就这样吧。”

……

“你好,我叫江左吟。”

“你好,我叫温衡。”

温衡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男人,内心毫无波澜的微笑着。

“温衡……他是我们的同系学长。”

不知道为什么,温衡总觉得安然眼中的慌乱愈发明显。

温衡没有看安然,而是直接看着江左吟,他轻轻点点头:“学长你好。”

温衡当然知道江左吟这个人,天南大学出了名的高富帅,属于那种走在大街上都有女生上去搭讪的帅哥。

“你好,早就听然……安然说过你,你和她也算是半个青梅竹马吧?你也看得出来的……”江左吟很温和的笑着,目光还时不时的放在身边的安然身上,眼神温柔。

“我挺喜欢安然的,以后追她……还要靠学弟你帮忙了。”

“我知道的,学长。”温衡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很认真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轻轻。

你又不是第一个对我说这种话的……不过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我会的。”

温衡没有兴趣再聊下去,说完这些,他转身微笑着把礼物送到安然手里。

“19岁生日快乐,安然。”

时间过得真快,温衡心想着,自己陪安然已经过到第十三个生日了。

也是最后一个生日。

安然的表情在灯光下显得有些纠结,她失去了往日张扬活泼着的模样,漂亮的眉宇间总是带着一股子忧愁。

温衡要走的时候,安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温衡问道。

安然从小就长得美,长腿细腰,还有着一张娇艳如花的俏脸,此刻一身雪白的公主裙,远远看去真如仙子一般引人瞩目。

“你……”安然打量着温衡的脸色,抿了抿唇微微垂眸低声说道:“你要不要留下来玩会?”

温衡望着她有些戏谑的笑了笑,留下来?

安然这个人啊,从小就犟的很,

也要面子,所以她呀,大概率不会真的放弃这个晚会出来追自己这个刚刚告白的失败者。

“不用了。”

温衡转过身去,轻轻的摆了摆手,一步一步消失在了安然的视线中。

她没有追他,也没有任何消息。

温衡走了很久,直到双腿发麻才慢慢停下,他轻轻的抬头望着天空,轻声的笑了笑。

该失望的事,从来就没有辜负过他。

……

温衡回寝室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大部分寝室的灯都已经熄灭,唯独自己寝室的灯一直亮着。

温衡沉默了一下,然后向着自己寝室走去。

轻声推开门,温衡的三个室友不出所料的醒着,坐在铺在地上的凉席上,望着他欲言又止。

“温衡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也没等温衡同意,楚哲就自顾自的搂着他的肩膀出了门。

“怎么了哲哥?”温衡问道。

“怎么了?”楚哲的声音显得有些咬牙切齿,他伸手在温衡的头上拍了几下,说道:“江左吟那个叼毛这么嘲讽你,你怎么这么能忍?”

温衡笑了一声,随后抬眼看向楚哲,语气平静:“哲哥,你可以帮我……但我不是你。”

楚哲张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憋了一肚子的火也一下就泄了气。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我,我没事,江左吟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他说的是事实。”温衡语气依旧平静。

楚哲沉默着,他突然就有些烦躁,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烦闷的抽了起来。

“我知道在很多人眼里我就是个爱而不得的舔狗,不对,我就是个舔狗。”

温衡蹲在楚哲旁边,从他裤兜里摸了根烟,也跟着抽了起来。

只是几乎没抽过烟的温衡一口入肺,顿时就剧烈咳嗽了起来。

楚哲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不会就别抽,浪费老子的烟。”

看到温衡这个样子,楚哲知道他内心肯定不好过……可能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没事。

楚哲小时候家里穷,后面自家老爹突然发迹,他也就成了富二代,所以楚哲一直没有什么有钱人的调子。

楚哲总能从温衡身上看到自己过去的影子,再加上温衡的为人不错,所以一直把他当弟弟看,对于他的事也是十分上心。

现在温衡的样子,真是像极了几年前他的模样。

像他们这种人,挂在嘴边最多的两个字就是没事。

“哲哥,你说当年那个把你甩了的女的,有没有后悔?”

二人吹着晚风,一直沉默着,温衡突然开口问道。

“我怎么知道,要不你去问问她?”楚哲哼了一声说道。

“肯定后悔死了吧。”温衡笑了笑说道。

楚哲看着他敷衍的点点头说是,随后表情变得平静:“漂亮的女人多的是,有钱人也一样多的是,没有什么后不后悔的。”

“哲哥,不用担心我,我真的没事的。”温衡站起身来,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衣服。

楚哲微微张嘴,欲言又止,随后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事记得和我们说……你的世界不只有安然那个女人,还有你的家人,还有我们这一个寝室的兄弟。”

“我知道。”温衡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你们。”

对啊,他的世界不是你一个人的。

……

“我想我今天应该是不难过的。”

“我也没有难过的必要,我只是有些心疼那个可怜的自己。”

“我为她淋雨送过伞,为她半夜送过红糖水,为她送过无数次早餐,为她一个消息就忙前忙后,把她随口一提的话放在心上,早早的就为她的生日做准备……”

“我其实不难过,只是有些不理解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放弃了。”

“突然就不想爱了。”

“不过说再多也没有意义了,因为……结束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