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辰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萧玖玖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他坐下来,刚打算说点什么,恰好萧玖玖也打算问点什么,可她和洛清寒的手机都一起响了起来,两个人看了一眼手机,下一个瞬间,她们的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江玫被人劫走,四凶里的梼杌死了,其余三凶被感染后跳入江河,目前不知所踪。

劫走江玫的人戴着黑色面具,起码拥有SS级的力量,掌握着能够砍断联盟目前最强制式武器的兵器,甚至在最后……使用了空间传送的能力。

与其说是能力,倒不如说是魔法。

她们两个人现在都需要去一趟联盟总部,联盟要召开紧急会议,萧玖玖碎碎念了一声,“反正SS级的事也轮不到我们吧,又开会。”

洛清寒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萧玖玖还是乖乖的站了起来。

“我们有急事要先离开了,我找司机送你回去吧。”洛清寒看向姜辰,轻声说道。

“啊……好。”

姜辰也站了起来,萧玖玖凑过来抱住了他,然后抬头看他,眼睫轻颤。

可惜姜辰装傻充楞,于是萧玖玖踩了他一脚,“过两天来找你。”

洛清寒喊来了女仆撑起伞,和萧玖玖一起离开,姜辰也坐上了车,回家。

……………………………………

姜辰又回到了他的小出租屋里,洛清寒喊的司机还很贴心的给了他一把伞,姜辰脱下了外套,转身看向身后的恶魔小姐。

“发生了什么?”

“你不是只想过你的普通人生活吗?”恶魔小姐双手抱胸。

今天她还是穿着那身白色的女仆裙,裙摆很长,一尘不染,姜辰的视线只能看到她的足踝和足背,她的脚很小巧,穿着白丝,因为裙摆长的关系,所以姜辰分辨不出来是过膝袜还是吊带袜,亦或是连裤袜?

“你为什么不穿鞋子?”

“不是为了方便给你看吗?”恶魔小姐的笑容戏谑,“别转移话题。”

“我就问问。”姜辰碎碎念。

“你开始摇摆不定了,是因为萧玖玖吗?被下半身支配的男人。”恶魔小姐坐在了椅子上,翘起双腿,这样的动作让她裙摆下又露出了一截白丝小腿,这是很薄的白丝,丝袜下她的肌肤细腻温润。

恶魔小姐只比他稍微矮一点,那双修长的双腿笔直而**,丰腴却又不过度,捏起来手感应该会很好。

“被下半身支配的话,为什么我不选择啪你呢?”姜辰说了个冷笑话。

这个笑话确实很冷。

因为姜辰在梦里啪过她无数次,最开始梦到恶魔小姐的时候,就是她在梦里勾引自己,反倒是后来恶魔小姐的存在变得更加清晰了以后,姜辰就再也没有做过奇怪的梦。

“姐姐在这等你呀。”恶魔小姐笑的愈发开心起来,她还微微挺起了胸。

她的身材比例堪称完美,姜辰错开她的眼神。

恶魔小姐看上去今天心情不错,所以慵懒的给他解释,“是萨麦尔。”

“萨麦尔?”

萨麦尔:死亡天使,“撒旦级”的大魔王之一。萨麦尔等于是创世纪中骗取亚当食果食的正身,代表七宗罪里面的愤怒。传说在最初命创造天使群造人时,只有萨麦尔成功,也因为他的造人的知识和功绩,神从此命他掌管人的生命,被人称为”死亡天使”。

“江玫背后的男人救走了他,而那个男人的背后是萨麦尔,他和萨麦尔做了交易,获得了萨麦尔的力量。”

“那你是切茜娅吗?”姜辰好奇的问。

切茜娅:媚惑天使,她的力量等同于改变力。她是代表人性中最最邪恶的一面的,她可以赋予那些狂暴的人,犯罪的人,狂怒的人,一种超于上帝世界的力量,但最终也要被上帝取消这种力量,并惩罚灵魂。

恶魔小姐忽然笑了。

她笑的尤其的欢脱,笑到弯起了腰,她伸出手捂住嘴唇,勉强忍住笑意,抬起头看向姜辰,“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切茜娅?”

“不然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你觉得是那就是吧。”恶魔小姐此刻却又忽然傲娇起来,她轻轻的哼了一声,“不和我做交易还想获得情报,做梦。”

她这话说的好像之前给姜辰解释的人又不是她一样。

姜辰走到了恶魔小姐的身边,接着把这个椅子转了转,手搭在了恶魔小姐的肩膀上,给她轻轻的捏起了肩膀来。

恶魔小姐抬起头看他,脸颊浮现出甜美的笑容。

这一招对她似乎尤其的受用,因为大多数时候姜辰对她都是冷眼相待,姜辰接着问,“你不是切茜娅,那你是什么?”

“我是切茜娅啊。”

“你刚才那样子说明你绝对不是。”

“我不管,我说是那我就是。”恶魔小姐轻哼了一声,她转过身,接着抬起小腿,将腿搁在了床上,“帮我捏脚。”

“……那你这女仆裙穿的也太不应景了。”

裙摆太长。

再说,哪有对主人这么颐指气使的?

恶魔小姐的指尖微微勾动,她身上的衣料就发生了变化,由女仆裙变成了黑色的吊带连衣裙,那是萧玖玖穿的那一身,但她的腿更长,所以裙摆堪堪只盖住了臀部,大腿根的位置有一根吊带支撑着下面的白色丝袜。

恶魔小姐很清楚姜辰还好奇什么,但她偏要等到姜辰的手捏住了她的足趾才开口。

“萨麦尔和他的交易,可和我们之前那纯粹的交易不一样,萨麦尔需要的是混乱的堕落,堕落的灵魂,那是他的食物与恢复力量的养料。”

“所以?”

“所以……这座城市,要不了多久,应该就会多出许许多多堕落的灵魂,那些灵魂最终都将成为萨麦尔成长的养料,城北的许多人现在脑袋里已经有了堕落的种子。”

姜辰将她的足趾一颗颗的掰开,她的足趾将白丝的袜尖撑的有些透明,恶魔小姐继续慵懒的念道,“在这座城市的联盟分部,可未必有人能够杀死萨麦尔。”

“到时候……会死很多人吗?”姜辰低声问。

“会。”恶魔小姐笃定的回答,“但只要你现在和我做交易,我可以带你找到萨麦尔,然后杀掉他哦,这样就不会有人受伤了,你想要成为那个……英雄吗?”

“你看我很像是充满正义感的人吗?”

恶魔小姐认真的想了想,“像。”

“不像。”

“我觉得很像。”

“我觉得不像那就是不像。”姜辰收回了手,恶魔小姐抬起腿踹了他一下。

这个用完就扔的混蛋。

……………………………………

暴雨天对姜辰来说算是好天气。

反正他本来就没有要出门的理由,坐在窗边看着暴雨也会有好心情,但今天的应该得有坏心情,因为要交房租了,房租交完以后他身上还剩下两千块,今天是二十号,要到下个月十五号才会发稿费,如果每天这些钱只用来吃饭那当然足够,可要是还想再晚上喝几杯酒的话,那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他的书一个月总共也就只能赚那么多钱,运气好的时候能有个四千块,但收入渐渐有些不够消费了。

姜辰已经在考虑戒酒这个选项了,最终无奈的幽幽叹息了一声。

最近他好像才意识到,原来很多时候他也在为生活发愁,接下来几天的天气好像都还不错,姜辰在想要不要去摆个小地摊。

他开始在各大论坛咨询各种老哥有没有方便赚钱的小路子,最后决定去卖花,好像这是个还不错的小本生意。

他会扎花,当初洛梨月教过他。

洛梨月就很擅长这些很有文艺气息的东西,茶艺花艺园艺,钢琴古筝吉他,但懂的很多的她总是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遗世而独立。

姜辰开始给他的小计划做攻略笔记,也开始查询哪些地方合适,以及花鸟市场现在当季便宜的花都是什么价格,基本上这种东西就算翻两倍的价钱卖都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这不叫兜售鲜花,这叫制造浪漫。

陆陆续续做了一个小时的攻略,计划已经在姜辰的小本子上拟定好,等暴雨结束,他就可以准备去花鸟市场批发一些了,到时候再去买些扎花用的东西就好。

下午三点,雨停,天气预报说不会再下雨。

姜辰骑车共享小电车去了一趟花鸟市场,花了五十块买了一大把紫罗兰、满天星、雏菊、康乃馨、红玫瑰,再拿回家用水桶先养了起来。

回家的路上他买了扎花用的旧报纸和与剪刀,到家后修修剪剪,捆扎好以后找了个白纸,写好了字。

“十五元一束,需要自取。”

他想了想,再在那张白纸上再写了一段话。

“花店不开了,花继续开。”

“扫码自取,不用喊我。”

伪文艺青年的钱最好骗,这句话是洛梨月教给他的。

然后他就抱着那一堆花出发了,城北最热闹的广场得去早点,不然就没位置摆了,或许是因为今天暴雨的关系,摆摊的人少了,姜辰把那些花束摆放好,接着去便利店买了个折叠的小板凳,坐在那抱着手机看起了小说。

姜辰以前会来这里散步,这里有很多玩滑板的人,还有许许多多的情侣,他会坐在椅子上抽着烟,看着一对对情侣从自己的面前走过。

寂寞被热闹放大,姜辰看着他们喜笑颜开,百般姿态。

天边的夕阳坠落,路灯的光也坠落,他坐在路灯边,看着渐渐热闹的人群,世界不再那么清冷,一下子多了许多的烟火气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