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姜辰忙完了手上的最后这点稿子,他抱着手机给萧玖玖讲起了童话故事。

这是一年前他经常要做的事情,那时候的萧玖玖很喜欢撒娇耍赖在晚上九点给他打电话,不讲故事的话她就不好好睡觉,姜辰从来都没法拒绝她任何合理请求的撒娇。

每一次都是他故事讲了大半,萧玖玖就睡着了,可这回姜辰讲完了两个故事,萧玖玖仍旧还在,他沉默了一回儿,“你还要听故事吗?”

“我要听。”

于是他又讲了很久很久,萧玖玖小声的说着,“一会儿……就算我睡着了,你可不可以也不要挂电话?”

“好。”

十一点,姜辰听到了萧玖玖沉稳的呼吸声,他没有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在了枕头边,望向了窗外的雨,最近这座城市总是在下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晴。

萧玖玖睡着了,可他还在习惯性失眠,恶魔小姐坐在窗边,视线望着面前的雨幕,有些出神,过了好一会儿以后,她忽然转过头,看向了姜辰。

“喂。”

“怎么了?”

“你准备加入裁决者联盟吗?”她问。

“我……不想。”姜辰摇了摇头,“我讨厌那里。”

恶魔小姐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继续望着窗外的雨发呆,而姜辰听到了蛇在地上爬行的声音,黑蛇从床下钻了出来,来到了姜辰的面前。

姜辰用手指轻轻的逗着黑色的小蛇,小蛇对他一直都很亲昵,逗了好一会儿的小蛇,他总算有了些许的困意,关掉了房间里的灯,闭上眼睛,翻来覆去的在床上躺了好久,记忆里最后一次看手机时间是凌晨一点。

……………………………………

姜辰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气已经放晴,阳光明媚敞亮。

他起床洗漱,伸了个懒腰,刚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可他看了一眼手机,他的手机响了,是萧玖玖发的消息。

“我可以来找你玩吗?”

“你不用工作的?”

“休假。”

其实姜辰想委婉的拒绝一下的,可萧玖玖的视频很快就打了过来,他选择了接通,屏幕上的萧玖玖穿着简单的睡裙,正趴在床上看着他。

而因为她这般趴着的动作,她雪白的胸脯显露无疑,沉甸甸的,宛若蜜桃一般的形状,姜辰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而萧玖玖的眸子还有些红着,好像刚刚才哭过。

“陪我去逛公园好不好?”

“我……”

萧玖玖伸出手轻轻的抓住睡裙的吊带,轻轻的剥落下一根,吊带落下来,熊熊的软肉也挣脱了些许的束缚。

“好不好?”

姜辰再犹豫了一下,萧玖玖的手已经抓在了下一根吊带上,她轻咬着嘴唇,追问,“好不好?”

姜辰匆匆忙忙的回答,“好好好,老地方?”

“嗯,一个小时后,我在湖边等你。”

萧玖玖拿着手机坐起来,可这个动作也让她的吊带在这一瞬间彻底的脱落下来,姜辰的视线里刚出现一点淡淡的樱粉色,萧玖玖就挂断了电话。

他无奈的看着手机,满脸的幽怨。

…………………………………………

姜辰来到那家公园,那个湖边的时候,萧玖玖正坐在那颗树下,手上捏着一个面包。

今天的阳光总算是晴朗了几分,地面湿润的水汽被蒸发,她穿着浅绿色的百褶裙,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浅金色的发丝搭在后背,恍惚间姜辰还以为又回到了一年前。

萧玖玖在不时的回头张望,所以在看到他的时候,她的眸子泛起了几分埋怨。

“你迟到了。”

姜辰走到了她的身边坐下,望着面前这些五彩斑斓的金鱼,辩解道,“家里住的比较远,打车也比较麻烦,就稍微晚了一点。”

“不许找借口。”萧玖玖还是这般蛮横,“我多等了你十分钟。”

“好好好,那一会儿我请你吃冰淇淋。”姜辰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萧玖玖这才把手上的面包分给了他一半,他和萧玖玖就在这个湖边开始喂起了金鱼。

“你变了。”萧玖玖忽然说。

“哪里变了?”

“之前我要是这么给你打视频,你应该会直接挂断才对。”萧玖玖若有介是的说着,歪了歪脑袋等待他的回答。

姜辰认真的想了想,“是这样。”

“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那时候总是很emo,所以和谁都想保持距离感,渐渐的连自己的存在都忘记了,休学以后一个人待的更久,反而渐渐的像个人。”

萧玖玖轻轻的应了一声,望向了远处的湖面,她恍惚了一个瞬间,听见姜辰在她的身边说,“你好像换了用的香水。”

“没有哦。”

“换了,我明明有闻到变化。”

“你再凑近闻闻?”萧玖玖朝着他靠近了几分,姜辰觉得他的嗅觉应该没问题,所以他微微低头,靠近了少女雪白的脖颈,他真的嗅到了截然不同的味道,以前的萧玖玖很喜欢用各种古怪的香水,麝香,皮革,焚香,乌木,像是一头充满攻击性的小豹子。

可现在姜辰嗅到的是淡淡的柠檬香和白花的香调,还有些许青橘的味道,可却并不刺鼻。

“换了。”姜辰觉得他没错。

“是啊,换了。”萧玖玖朝着他眨了眨眼睛,她猝不及防的转过头,也就在这么一瞬间,她忽然凑近,在姜辰的嘴角轻轻的吻了一下。

一触即退。

姜辰花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他看着少女狡黠的笑容不知所以,他应该生气吗?好像不应该,那他应该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呢?

他的最佳答案是:他不知道。

“你想说什么?”萧玖玖朝着他笑。

姜辰迟疑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所以他回答,“没什么想说的。”

萧玖玖轻轻的哼了一声,微微坐直几分,伸长了腰肢,于是她的胸脯曲线就显得愈发的**起来,姜辰看着她胸前的扣子仿佛随时都会受不住压力而挣脱束缚。

胸大本来就会很涩气,她的皮肤又尤其的奶白,像是婴儿一般。

她伸长了纤长笔直的小腿,小声说,“我长高了哦。”

“是吗?”

“是啊。”她轻轻的说着,“毕竟都快一年了。”

“时间过得好快。”姜辰不由得附和。

她托着腮帮子,将视线望向了面前的鱼,忽然小声嘀咕,“如果你是鱼就好了。”

“为什么?”

“只要给你一点点吃的你就会凑过来。”

“那如果鱼真的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呢?”

“那我就再喂你一次。”

姜辰无法反驳,只好笑笑不说话,他慢慢悠悠的撕着面包屑,直到手上的面包都喂完了,萧玖玖站了起来,淡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有着近乎透明般的质感。

“我们去猫咖吧?”

“好。”

姜辰和她走到了公园门口,他才知道萧玖玖是开车过来的,他刚想打开后门的位置,萧玖玖面无表情的说,“坐副驾驶。”

“……”

于是姜辰还是乖乖的坐在了副驾驶,他看着萧玖玖系上安全带,有种莫名其妙的涩气感,他的视线不自由自护的又落在了少女裙摆下雪白的小腿上,她的裙子是不是买短了?

萧玖玖还没启动,只是看着他的视线,她的手指微微抓住了裙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想看吗?”

“……”

“只要你说想的话,就给你看哦。”她仍旧看着前方,面无表情,姜辰别过脸,“不想。”

“看一下嘛。”

萧玖玖的脸颊浮现出浅浅梨涡,她的手还是抓住了裙边,裙摆被她撩起来,裙摆下是白色蕾丝边的南瓜裤,紧紧的贴伏着少女的娇臀曲线。

姜辰就知道。

萧玖玖把车点火,启动,朝着那家两个人都还算熟悉的猫咖开去。

……………………………………

这家猫咖已经开了好久。

姜辰以前和萧玖玖常来,只需要点一杯饮料就可以坐好久,而且在萧玖玖的视角里,这家伙好像对小动物有种特殊的亲和力,就算是猫这种高冷的生物,莫名都很听他的话,对他尤其的亲昵。

猫咖的店长看到姜辰,还愣了一下,打了个招呼,“好久没见你来了啊。”

“店长还记得我吗?”

“这一年她经常来嘛,倒是都没看到你。”店长看向了萧玖玖,萧玖玖已经坐在了沙发上,抓着冻干朝着那些猫猫招手,猫猫很快都凑了过来,只有两只慵懒的猫猫还在角落里。

姜辰坐在了她的身边,也朝着那两只猫招了招手,那两只猫抬起头,很快就凑了过来,舔舐着姜辰的手掌,无比的乖巧。

“铁蛋前段时间得病去世了。”萧玖玖忽然说。

姜辰记得铁蛋,那是只很肥的英短,以前总喜欢趴在窗边晒太阳,可现在却都已经不在了。

萧玖玖的手抚摸着猫猫的后背,说,“如果有天我也不在了,你会慢慢忘记我吗?”

“忽然问这个做什么?”

“想知道。”

“我应该不会忘记吧。”

“为什么?”

姜辰认真的想了想,“你是我见过胸最大的女孩子。”

萧玖玖朝着他翻了白眼,“还有吗?”

“你是第一个亲我的女生。”姜辰喃喃的念。

“嗯哼?你不是和前女友分分合合好多次吗?”萧玖玖的口气变得玩味,“她不肯让你亲?”

“她不太喜欢过分亲密的身体接触,我尊重她的选择。”

“所以你是更喜欢精神上能够支持你的咯?”

“或许?”姜辰想了想,“算了,不重要。”

爱从来都不是生活的必需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