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辰真的给萧玖玖很认真的画了一幅画。

他画的是萧玖玖坐在座椅上的模样,她的白色衬衫,领结,浅绿色的裙摆,包括**的胸脯都画的尤其真实。

但是。

萧玖玖呆望着画中人的眼睛。

那双眼睛显得有些空洞,或者说是茫然,仿佛那双眼睛里什么都没有,只能透进些许光亮,除此之外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灵气。

“这是我吗?”她朝着姜辰歪了歪脑袋,笑问。

“是我看到的你。”姜辰将那幅画送给了她,画上的女孩并没有在笑,而是仿佛带着些许的傲慢在俯瞰这个世界。

萧玖玖手下了那幅画,中午,她看了一眼姜辰,“你可以帮我带饭到教室吗?”

“可以,饭卡给我。”

于是萧玖玖将饭卡递给了他,姜辰去了食堂,很快就从食堂带了饭菜回来,两个人坐在了教室里开始吃午饭,萧玖玖觉得姜辰真奇怪。

他是喜欢自己,觉得献殷勤就能获得好感吗?

可他之前也没和自己说话呀,难道说是要比暗恋狗还要低级一层的眺望狗?

她这时候才认真的去看姜辰的眉眼,这是个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奇怪气质的男孩,但他总是显得很安静,好像没有什么能够打乱他的节奏,让他的情绪起伏。

萧玖玖一向很喜欢挑战。

她忽然凑近了姜辰,用明媚的眼眸凝视着他,姜辰转过头的时候,两个人的距离已经近了很多,可姜辰的眸子仍旧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晚上陪我去喝酒吧?”

萧玖玖的嘴角挂着恶魔般的狡黠笑容。

“可以,但是AA。”

“我请客。”萧玖玖已经察觉到教室里有许多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可姜辰的脸色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她感到无趣,所以又退了回去。

傍晚,放学以后,姜辰带着猫粮再次来到了后花园里,猫猫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在花园等他,萧玖玖看着姜辰,好像只有这时候,他的神情才会有几分变化。

那是一种尤其干净的温柔,只对小动物是这样。

萧玖玖带着姜辰去了一家酒吧,坐在了角落里开始教他玩骰子,开始姜辰一直输,输的很惨,被萧玖玖灌了不少酒。

萧玖玖看着时机合适,她翘起小腿,心底的小恶魔开始偷笑,“你喜欢我?”

“没有。”姜辰摇摇头。

“哦。”萧玖玖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还玩吗?”

“都可以。”姜辰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太清醒,但他还是拿起了骰盅,但萧玖玖却歪了歪脑袋,“从现在开始真心话,赢的人向输的人提出一个问题,输的人如果不想回答就选择喝酒。”

“好。”姜辰点头。

他输了第一把,萧玖玖笑的愈发戏谑,“你第一次自X是在什么时候?”

姜辰面无表情的选择喝酒。

萧玖玖笑的愈发欢快,他们开始玩第二轮,第二轮还是萧玖玖赢,“更喜欢胸大的还是腿长的?”

姜辰面无表情的选择喝酒。

“这都不肯回答嘛,没劲。”萧玖玖和他继续玩,接着赢了十几把,她问了许许多多让姜辰很难回答的问题,姜辰又喝了不少酒,他的眸子也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但看上去还算清醒。

她像是一只小恶魔一样把姜辰玩弄在鼓掌之间,直到姜辰终于正眼开始看萧玖玖。

两个人继续摇骰子,姜辰赢了第一把。

萧玖玖双手抱胸,翘着腿,等待着姜辰提问,这家伙大概率会把她的第一个问题给重复一遍吧?但她可不在乎回答答案。

但姜辰不是问的这个。

他问的是。

“如果有的选择,你更希望过什么样的人生?”

萧玖玖怔了好几秒钟,“我觉得我现在的人生就蛮好的。”

于是他们开始了下一轮,但接下来的十五把里,萧玖玖,一把,都,没,有,赢。

“你认为是过去的经历造就了现在的你,还是现在的你赋予了过去的经历意义?”

“过去的经历造就了我。”

“你时常会感到孤独吗?”

“从不!”

“你更喜欢从在群体中获得能量还是从独处中获得能量?”

“独处。”

“想过自杀吗?”

“……想过。”

“对你而言的幸福是什么?”

“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你认为爱情是真实存在的吗?”

“不存在。”

“是社会体系下虚构出来的精神需求还是人类本能的生殖需求占比多一点?”

“后者。”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选择毁灭世界,你会选择毁灭它吗?”

“等等,这都是什么中二病鬼问题啊?”

“你只需要回答就好,会,还是不会?”

“当然不会。”

“你更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都……可以吧。”萧玖玖的心底忽然多出了几分警惕。

这家伙是怪物吧?

“更喜欢猫还是狗?”

“猫。”

“如果让你自我定义的话,你更像是猫还是狗?”

“猫。”

“你更希望获得人群的关注,还是少被人群所注意?”

萧玖玖下意识想要回答的是后者,可当看到姜辰认真的眼眸,她沉默了一小会儿,小声嘀咕,“前者。”

“你觉得什么样的人生是有意义的?”

“没有意义。”萧玖玖开始咬牙切齿。

“你喜欢什么颜色?”

“黑色。”

“你会经常掉眼泪吗?”

“会。”

“你会经常对身边的人发脾气吗?”

“会。”

“你会觉得……没有人能够理解你吗?”

“会。”

“你厌恶现在的你吗?”

“从不……不,我不知道。”

“我的问题问完了。”姜辰将酒杯里再一次倒了酒,“不用再玩下去了。”

“为什么?”

“快要九点了,你现在应该回家睡个好觉。”姜辰朝着她轻轻笑了一下。

“我不要。”萧玖玖摇头。

她都是凌晨三点睡觉的。

“那我们再打最后一个赌,如果你赢了,我就把桌上剩下的酒全部喝掉,如果你输了,那么你就回家睡觉。”

“赌什么?”

“石头剪刀布,一把。”

“来。”

桌上还摆着六七瓶酒呢,萧玖玖举起手,可当她的手落下,姜辰的声音也随之落下,“你会出剪刀。”

她真的出了剪刀,而姜辰出了石头。

他赢了。

萧玖玖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姜辰只是无奈,“我猜的。”

可你刚才的口气明明那么自信……

“剪刀比较像是你的第一选择,只能说恰好猜中了而已。”姜辰站了起来,“单我买过了,你一会儿加我一下把一半发给我就好,走了,下楼。”

于是萧玖玖只好把桌上的最后一杯酒喝完,和他一起下了楼,两个人站在了路灯下,他等待着萧玖玖上了出租车,朝着她挥了挥手。

半小时后,萧玖玖按照姜辰的要求,在到家以后给他发了消息,顺便把账也一并转给了他,接着萧玖玖就打了语音过去。

“喂。”

“怎么了?”

“陪我聊天。”

“半小时,半小时后你要睡觉。”

“你这人怎么这么……自以为是。”

“我只是建议你早点睡觉而已,不聊的话,挂了。”

“那你给我讲睡前故事吧。”

“好,你等我百度一下。”姜辰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萧玖玖脱掉了鞋子,把手机放在一边去洗漱完,开着灯躺在了床上,姜辰在她的耳边讲完了那个简单的睡前故事,她竟然真的稍稍有些犯困起来,姜辰朝着她轻轻说了晚安。

然后他挂断了电话。

………………………………………………

萧玖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今天是周六,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机,她从来没有醒过这么早。

然后她毫不犹豫的给姜辰打了电话,我醒了你也别想睡。

电话在十几秒钟后接通,她说,“陪我起来逛公园。”

萧玖玖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很莫名其妙的直觉,姜辰会答应的。

“哪个公园?”

“城西那个湖心公园。”

“我半小时后到那里。”

萧玖玖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

真好玩。

她这般笑着,来到了衣柜前,看着满衣柜里的裙子,此刻她却忽然有些犯难起来。

应该穿哪一件好呢?

……………………………………

萧玖玖最后穿了一条白色的运动吊带,和仅仅包臀的热裤,一点都不像女高中生,更像是低劣酒吧里的气氛组。

姜辰在那里小口小口的吃着刚买的小笼包,默默等待她。

萧玖玖跑到了他的面前,抢走了他的最后两个小笼包,一边吃着还一边含糊不清的说,“谢谢,刚好我还没吃早饭。”

姜辰并没有生气,只是抬头看她,顺便把一边还没喝的豆浆也递给了她。

“小心别噎着。”

“还有,早上很冷,我说过没有喜欢你,所以你不用当小孔雀,别感冒了。”

姜辰把他身上的黑色外套脱了下来,萧玖玖咬着小笼包,下意识的问,“什么是小孔雀?”

“孔雀会通过开屏来吸引异性的注意力。”

萧玖玖反应过来,“自恋,这叫纯欲风。”

他把外套披在了萧玖玖的身上,他并没有嘲笑萧玖玖,只是无奈的笑,“好好好,很性感很好看,我已经看过了,把外套穿上吧。”

“我又不是穿给你看的,是穿给我自己看的,不要自作多情。”萧玖玖的腮帮子还因为小笼包而鼓着。

“好的。”姜辰点头,朝着她微笑。

萧玖玖现在好想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她总觉得她好像被看穿了,昨晚……她是不是不应该回答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