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吃饱了吃饱了……”

拍了拍微微鼓起的肚子,钟未满足的感叹道。

和师姐们大餐一顿以作庆祝后,天色也不早了,钟未便告别了师姐三人,领回自己的行李独自前往学院分配给他的宿舍。

圣都学院都是按两人一寝室进行分配的,也就是说,钟未接下来还得认识认识自己的新室友。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的三年里,钟未就会和这位新室友朝夕与共了。

一想到这里,钟未不由得还有点紧张。

如果是个好相处的人自然是好,可万一是个跟那个顾帅一样嚣张蛮横的家伙,就算钟未有办法治他,但天天住在同一个宿舍里也挺烦心的。

不过钟未才刚走到门外,便听到门里一阵哗哗啦啦的水声,还有一阵若隐若现的婉转歌声。

钟未一时间愣了一下,这新室友一上来就洗澡的是吗?

他敲了敲门,门内却始终没有回应,无可奈何之下钟未只好掏出他分到的那把钥匙,试探的打开了宿舍大门,然后悄悄探头进去张望。

果不其然,宿舍洗浴间的毛玻璃门上隐约映出一道身材略显细嫩的人影,确实是某人正在里面淋浴洗澡。

“这家伙……一般而言来到新的宿舍,第一件事不是打扫卫生、收拾床铺吗?难道说是因为这个圣都学院是全国顶尖的学院、这些小事早就让宿管阿姨们准备好了,所以他才能如此悠闲的在那冲澡?”

钟未一阵思索,有些搞不懂这些高等学府是不是对学生太宠溺了一些。

而这时走廊外也陆续又有新生来到了各自的宿舍房间,他们见到钟未这样半伸着脑袋在屋子里、身子和行李却又都留在门外,不由得纷纷向钟未投来异样的目光。

虽然钟未先前以三阶修炼者的身份打败了等级四阶的顾帅,已经算是个劲爆的小新闻了,但这个修仙的世界并没有便捷的互联网,所以绝大多数学生还不知道这回事,更不认识钟未这个无名小卒。

由于担心再用这样古怪的姿态蹲在门口,可能会引得不了解情况的学生产生误会、把保安警察之类的叫过来,钟未只好赶紧拎起行李溜进了屋子里,顺带习惯性的锁上了房门。

而他低头一看,好家伙,不愧是顶尖的学府,这宿舍的地板和家具居然是高档实木装修的。

他回头看看自己破破烂烂、轮子都坏了半个的行李箱——这还是三位师姐们当年读书时用剩下的——再看看这光滑亮丽的木质地板,钟未顿时有些担心自己的破箱子要是把这金贵的地板划破了,赔起来可得花多少钱啊?

“王兄?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交代你办的事情……”

就在钟未小心翼翼的提着箱子轻手轻脚的往屋里走时,身后洗浴间的毛玻璃门突然“呜吱”的一声就被推开了,里面的人儿头上披着一块巨大的雪白浴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自顾自地就走进了房间里。

而钟未听到动静,也就拎着大行李箱习惯性的回头一望。

随后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名身材娇小、金色披肩长发、碧绿色眼瞳的绝美少女。

此时她仅靠着一张巨大的浴巾勉强裹住身子,但即便是有雪白的浴巾阻隔,也还是隐隐的透出了她姣好苗条的身材曲线。

而另一张大浴巾,则是被少女披在脑袋上,用来擦拭她那头金丝般亮丽的长发。

刚刚出浴的金发少女身上还挂满了水珠,晶莹剔透的水滴正顺着她粉嫩的脸颊缓缓滑动,最后落入她胸前的深沟中,颇有一种难以言喻、秀色可餐的艳丽美感。

这简直就他妈的是仙女下凡,仙女啊!

但是为什么这样一位绝世的美女,会在男生宿舍里??

于是在对上视线的刹那,两个人都傻了。

“咿……呜哇?!”

钟未当即本能的想要尖叫。

也不知道是因为眼前的绝景让他一时间内陷入了混乱、以至于他差点就要抢了那位金发少女的台词,还是说他担心金发少女的尖叫声会引来其他的吃瓜群众、所以想要先声夺人的自己先叫起来。

但无论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而想要出声尖叫,钟未都叫不出来了。

嘭咚——

只听一阵闷响,居然是那位身上裹着浴巾的金发少女猛地飞扑了过来,动作蛮横的一把将钟未撞倒在地,摔得后者的后脑勺顿时是一阵钝痛,自然也就叫不出声来了。

“别叫!胆敢出声的话……我直接扎穿你的喉咙!!”

正当钟未摔得七荤八素的、脑袋生疼之时,那名不知姓名的金发少女倒是动作麻利的骑到了钟未的身上,白嫩的小手一把就捂住了钟未张口欲叫的大嘴,另一只手则是攥着一根不知从哪**的尖锐发髻,死死的抵在了钟未的喉管上。

这架势……不清楚前因后果的人估计还以为被金发少女骑在身下的钟未,才是被入室袭击的受害者。

“唔唔……唔噗吉奥,唔噗吉奥……(我不叫,我不叫)”

金发少女这番雷厉风行的迅猛进攻把钟未给摔懵了,但是喉咙上传来的尖锐而冰冷的触感,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小命已经被这名神秘的金发少女牢牢地攥在了手心,于是他只能高举双手表示投降。

“王兄这个笨蛋……忘记锁门了吗?”

金发少女微眯着双眼瞪着钟未的脸庞,暗暗的不悦咋舌道。

唰啦——

由于这番剧烈的运动,金发少女披在头上的大浴巾失去了束缚,随即滑过她那头柔顺湿润的金黄长发,静静的落在了木板地面上。

不仅如此,就连金发少女裹在身上用于遮体的大浴巾,也终于耐受不了少女的动作,当场松散了开来,软绵绵的从少女的身上滑落,掉在了被她骑在身下的钟未身上。

此时的金发少女,简直犹如一朵夜色下悄悄盛开的淡金色睡莲,美丽纯洁而又神圣……

眼睁睁地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的钟未,瞪大了双眼、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但即便心知自己身上的浴巾已经滑落、自己的身子正一丝不挂的被钟未映入眼中,这位神秘的金发少女却只是微红了脸颊,手上的力气一丝一毫都没有松懈。

可能在她看来,比起自己的身子被看光,还是不让钟未叫出声来更为重要。

“那个……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

“我不需要你的歉意,也并不介意是你……但是你‘太早’就看到了我是女儿身——这是绝无可能妥协的事情。”

嗡——

虽然钟未努力的想要表达歉意,但金发少女似乎并不在乎。

只见她那双宝石般明亮美丽的碧绿色眼瞳中亮光一闪,刚好跟她的双目相对的钟未马上便感到脑海中一阵天旋地转,一切知觉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虽然可能会让你的记忆产生混乱……但是没有办法了,就容我吃掉你这段时间的记忆吧。”

“……呃?”

恍惚间,钟未似乎隐约听到了那名金发少女的自言自语。

但这股怪异的眩晕感却转瞬即逝,当钟未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觉自己仍然身处在宿舍的房间中,可奇怪的是他不知为何正躺在靠窗的床铺上。

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一段迷幻的梦境。

“钟未同学,你没事吧?”

就在钟未脑袋还有些迷糊的时候,身旁忽然传来一道陌生而又熟悉的小声惊叫,随即一双软软嫩嫩的小手径自就抓起了他的手掌。

钟未木讷的回头一看,马上认出这不就是之前总躲在杰斯坦-诺亚王子身后、被他一个没忍住擅自捏了捏胳膊的小王子吗?

“你刚才进门的时候浴室正好在漏水,你提着行李踩在水坑里摔了一大跤磕到了脑袋,昏迷到现在才醒来呢!”

小王子一脸紧张和心疼的攥紧了钟未的右手,神色中与其说是充满了担忧之色,倒不如说好像在害怕什么事情。

“……啊?这样的吗?”

钟未一时间也有些迷糊,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还果真是磕了个大包,稍微一碰都会产生钻心的剧痛,疼的他不由得龇牙咧嘴了起来。

虽然他的记忆有些混乱,但小王子的说法听起来确实像是真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