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你意识到凭自己现在的本事还无法将夏颖云击杀,你带着夏莹心连夜逃离了欢合宗。】

【你一边带着夏莹心寻找治好双腿的办法,一边苦练剑圣剑技,寻求突破,期间因为一次机遇夏莹心的病情有所好转。】

【可惜你天资有限,迟迟无法突破。】

【你们漂泊两年后加入门灵剑派。】

【二十一岁,你偶然得知了治疗夏莹心双腿的方法,带她下山前往医治。】

【你们途中遇到了夏颖云和六皇子所率领的皇家军队,你拼死抵抗,虽然成功让夏莹心脱离险境,却被阴柔宗抓走。】

【你无了。】

......

【......】

【你带着夏莹心加入了灵剑派,你继续苦练剑圣剑技,并下定决心,不将剑技融会贯通,就不下山。】

【你遇到了归山的剑圣,得知这里是剑圣的老家,剑圣指导你修炼。】

【修炼中剑圣忍不住了,趁着月黑风高夜,说要检验你剑的锐度,是否能刺穿她。】

【夏莹心撞见了你被自愿跟剑圣比划练剑。】

【夏莹心怒了,和剑圣要同归于尽,你受到了波及。】

【年终二十一。】

......

【......】

【你修为虽然没有突破,但是习得剑圣的剑技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越级斩杀高你两个境界的敌人都没问题。】

【你决定带着夏莹心再次前往寻药,途中虽然避开夏颖云和六皇子的联军,却依然遭到了阴柔宗的埋伏,之后夏颖云和六皇子赶到,你殊死抵抗。】

【你遭到了五重境修士的击杀,年终二十一岁。】

......

一连模拟三次,最后结果都不得善终,顾诺言差点气的脸都要绿了。

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好处就是从剑圣那里习得的剑技更精进。

可是依然没用,最后还是躲不过被杀掉的命运。

试想想如果他没有模拟器,那将会过的多么凄惨。

不过,疑问也有。

他既然都将剑圣的剑技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甚至看描述还能越两级杀敌。

可他却依然还是死在了五重境的手下。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暂时想不通。

另外三次模拟他都选择了第一个体质。

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变的更硬了,而且对剑技也有了个全新的认识。

也许输掉的原因,不单单只是修为上的问题呢?

想到这,顾诺言暂时停止了模拟。

从夏莹心的床上下来。

为还在熟睡中的睡美人做了个简单的早餐。

他来到了后山和飘渺峰相连的竹林。

清晨的露珠顺着翠绿的竹叶滴落地面。

簌簌的落叶声随风飘荡,宛若一曲悠扬的交响乐。

静静聆听着,他双目闭合,手放在剑柄之上。

这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归于了虚无,存在的只有他,以及剑,而他能清楚感受到这世间的一切。

然而,不管过去了多久,他都始终一直维持着这个动作,自始至终都没有挥出一剑。

就是维持着那个握剑的动作,仅仅如此。

“少爷这是在练剑吗?好帅啊。”

忽然激动的小狐狸声音传入耳畔。

顾诺言睁开了双眼。

一只激动的小狐狸就映入眼帘。

她双眼睛冒着小星星,蓬松的大尾巴一左一右晃的轻快,头顶白绒绒的耳朵也有节奏的一抖一抖,

“随便练练。”

顾诺言回以轻笑,揉了揉雅雅的小脑袋。

毛绒绒的东西最能治愈人心,不管何时都是真理。

“那我能在一旁看少爷练剑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少爷握剑呢。”雅雅晃着尾巴恳求。

“可以啊。”

顾诺言点了点头,如果是雅雅的话倒是没什么。

只是一只小狐狸,不碍事。

顾诺言再次将手放于剑柄。

陡然晨风吹起,从他的脸颊前划过。

细致的刘海随风飘扬,身处在风眼的中心,又一次世界融为了一体。

“少爷好强啊。”

雅雅紧握着两只小手,激动的望着。

虽然她不清楚剑术,但是她能感觉到这很强。

比宗门里那些总是欺负少爷的坏女人强多了。

果然我家少爷超强的,他才不像宗门里那些坏女人说的是个废物!

雅雅得意一挺并没有多少起伏的娇小胸脯。

这时身处在风眼中,顾诺言缓缓睁开了双眼。

就在雅雅以为眼前这片竹林将要被一剑劈个底朝天时。

“我们回去吧。”

顾诺言手从剑柄上放下。

“啊?少爷你不练了吗?”

雅雅歪了歪头,怔了怔。

她虽然不懂这些,但既然是练剑,剑总应该要**,这点她还是清楚的。

然而顾诺言自始至终却都没有拔剑一下,他到底是......

“少爷,是不是雅雅妨碍到你了,雅雅这就走。”

雅雅陡然似乎明白了什么,双耳失落的耸拉了下去。

一定我碍事了,不然少爷又怎么会不练了呢。

“想什么,我只是觉得今天不适合练而已。”

顾诺言笑着弹了一下雅雅的额头。

“是这样吗?”

雅雅揉了揉额头,不太懂,但既然少爷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没问题。

她跟在顾诺言的身后,久违跟顾诺言一起散步,小尾巴一晃一晃,脸上笑容灿烂,别提多开心了。

可才走了两步就发现了不对劲。

顾诺言的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太,不对,也不是不太好。

就是说不上来的那种不对劲。

仿佛一瞬间给她一种很陌生的感觉。

好像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平日里所熟知的那个少爷。

“少爷?”

雅雅试探性的呼唤了一声。

“怎么了?”

顾诺言回以一个轻笑。

现在看上去又和平常的少爷一样了,刚才那到底是......

“没什么。”

雅雅笑着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

而顾诺言的思绪也确实不在此。

很熟悉......是我的剑技,却又不是我的剑技.......剑圣的剑确实已经被我学会了不假,却又不是我的剑.......

这大概就是他在模拟中一直输掉的理由。

或许他从一开始的第一步就走错了。

顾诺言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就在他想要顺势再开始一次模拟时。

前方传来了争吵。

探头一看。

“她们怎么在这。”

顾诺言眉头一皱,指住正在院落里吵架的曾青寒和苏婉柔。

雅雅立刻一拍小脑袋,顿时恍然大悟。

“啊,我给忘记了,雅雅去找少爷就是想说这事来着。”

那你这可忘记的真彻底啊,话说回来我昨晚好像跟曾青寒有约吧......顾诺言脸色有些僵,沉默过后,看了看正在吵架的两人。

将目光收回的同时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少爷?”

雅雅一惊。

“我们今天到外面吃。”

顾诺言说道。

听到这雅雅当即眼前一亮,口水流了一地,少爷很少带她到外面吃饭,说是对身体不好,今天久违能吃到,你说她能不开心吗?

与此同时。

欢合宗议会堂。

现场气氛一片凝重,柳月面无表情看着面前那趾高气昂的夏颖云,一对红眸此刻异常幽深。

......

......

【第二更了,你们快过期的月票呢?娜娜想被月票塞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