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的阳光洒满大地,刺激着张青耀的眼皮,他坐起身来。

皱了皱眉,下意识地用手阻挡,等过了一会儿适应光线后,缓缓张开双眼。

全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违和与难受,他难受地呻吟了两声,却听见了少女般的娇喝。

“我......没有死?”

等等,为什么声音听起来有点怪?

下意识地低头看向自身,张青耀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全都变样了,双手也变得光滑白嫩,胸前也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坏了,这是什么情况?张青耀连忙往下面摸索。

“我焯,本少爷的牛子呢?怎么没了?”

这时,张青耀感觉光线不知被谁挡了,她转过头,看见有一男的地伫立在自己身旁。

对方手中握有一剑,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

最重要的一点是,对方的脸,为什么会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

张青耀愣住了,她不知所措。

不过她马上又稳定下来,质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顶着一张与本少爷一模一样的脸?”

听完张青耀的问话,持剑的男人舒了口气,心中的大石也落了下去。

醒来后的张宇格找寻不到云澜的下落,眼见“钟白灵”苏醒,他不确定云澜的法子是否成功。

为保险起见,张宇格赶忙随地捡起一把剑,悄悄靠近醒过来的少女。

万一此人依旧是钟白灵本尊,张宇格绝不废话,定当一剑结果了她,趁她病要她命。不然,凭他张宇格锻体中期的实力,是绝不可能打得过炼气六层的钟家小姐。

如今少女的反应,证实了她只可能是原来的张家少爷张青耀。

如此看来,“器灵化”大功告成,张青耀已经是张宇格的器灵,不可能反抗于他。

“什么一模一样的脸?你这贱婢,休得口出狂言。”张宇格模仿张青耀平时不可一世的语气,呵斥道。

“???”张青耀震惊不已,平日里恃宠而骄的张家少爷,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你这混蛋,不仅顶着本少爷的脸,竟还敢学本少爷说话?你好大的狗胆!”张青耀怒骂。

呵呵,这个二世祖,都变成女人了,那副语气和态度,还是那么欠扁。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

不多哔哔,直接抬手就是一巴掌,脸都给她扇歪来。

果不其然,这一耳光下去,张青耀整个人都懵了。

她难以置信地用手摸了摸自己那火辣辣的脸蛋,气得浑身颤抖,狠狠地瞪向张宇格。

“你,你......你竟敢打我?”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脸蛋,另一只手指着张宇格。

“你再指?贱婢,打的就是你!”

又是一个耳光,张青耀另一边的脸蛋也没能幸免。

张宇格别提有多痛快,这半年以来所受的气,今天一并奉还。

“不好意思,本少爷喜欢左右对称,这样比较符合美学。”他得意道。

“呜......我杀了你!”

张青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仿佛失去理智般扑向张宇格,她现在只想将眼前这个冒牌货的脸给撕碎。

然而她一站起来,全身有股极其不协调的违和感,像是灵魂与肉体没有处于同步状态一般,脚步仿佛踩在一堆柔软的棉花,难以维持平衡。

张宇格只是随便一躲,顺便伸出只脚,轻易就将她绊倒在地,摔了个狗啃泥。

“哈哈,你吃泥的样子好像条狗啊,我的建议是爬着走更适合你。”

“该死的混蛋......你到底是谁?我饶不了你!”

张青耀狼狈地爬起身,吐掉嘴里的泥块,她快要气炸了。

“你问本少爷是谁?本少爷坐不更名,行不改姓,宁州太守张正志之子,张青耀。”

张宇格大拇指指向自己,一脸自豪地报上名号。

“我可去你吗的,你是张青耀,那我是谁?”张青耀怒骂。

“嗯?难不成你这贱婢是脑子坏掉了?”张宇格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张青耀,“你是钟白灵。”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张青耀被整不会了。

“我说,你是钟白灵,一个拿剑刺我的贱人,懂?”

张青耀连忙低头观察自己身上的衣物配饰,她有印象,自己身上穿着的,就是自己被刺之前,钟白灵身上穿着的服饰。

张青耀紧接着用双手不停摸索自己的脸和头发,她的瞳孔越睁越大,满脸不可思议。

“看来,你这个女人的脑子果然是坏掉了。”张宇格摇了摇头,“还是说,你想通过这种方式,想逃脱本少爷的报复?本少爷可忘不了你那一剑之仇。”

之前注意力一直放在张宇格身上,张青耀没有留意周围的状况,她环顾着四周。

幽静的山林过道,大量尸体横七竖八地纵横交错着,一片死气沉沉。

“这,这是......”

张青耀自然也认得自家的家丁奴仆,尤其在看到那颗**在长矛上的血淋淋的张三头颅后,更是直冒冷汗。

“怎么样?他们全死光了。这一切,都是托你钟家的福,你看你们钟家人干的好事!”

张宇格冲到张青耀面前,一把将她衣服的胸口处拽起,愤怒地咆哮着。

“我,我,我不是......”

“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钟白灵,你这个无耻下作的女人!”

面对“张家少爷”的责骂,“钟家小姐”百口莫辩。

有那么一瞬间,张青耀也产生了自我怀疑。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钟白灵,我这么喜欢你,你就这么对我?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张宇格用手拍了拍少女的脸颊,恐吓道,张青耀不寒而栗。

“请,请你住手......”

“住手?你觉得这有可能吗?你这既卑鄙又令人作呕的女人!”

事已至此,张青耀已由先前的愤怒激动,变成现在的心虚惊恐。

她不敢直视对方,哪怕这人长了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咦,那是什么?

这时,张青耀发现,远处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身上的服饰,看上去好熟悉。

那不是自己出门穿的衣服吗?

张青耀转过头,看到自己眼前的这个人,穿了一身破烂麻布,完全是家奴打扮。

即使是再迟钝蠢笨之人,也知道眼前的人铁定是冒牌货。

“你这家伙,居然敢骗我......”

少女开始挣扎,她想运功,调用体内真气,攻击眼前的冒牌货。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体内的真气仿佛不听她使唤,不为她所用。

张宇格也被吓了一跳,在得知是虚惊一场后,不由得猜测。

莫非是器灵契约生效了?所以张青耀才无法靠修为攻击我这个主人。

不管了,既然被她识破,那我也不装了。

“哈哈哈,二少爷,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发现了,我还想再陪你玩久一会儿呢。”张宇格笑道。

“你,你是张家家奴?这个声音,你是......”

张青耀感觉眼前这个冒牌货的声线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但一时又想不出是谁。

“呵呵,二少爷贵人多忘事,记不住府里下人也正常,我平日里没少受二少爷照顾呢。”

“你,你是张宇格?”张青耀惊讶不已,“难道说,我进入了钟白灵的身体,也是你干的好事?”

“哈哈哈,张青耀少爷,你本来已经死在钟白灵的剑下,是我让你活过来了,你不应该感谢我吗?”

“感谢你?你让我住进这个贱人的身体里,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还有,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张青耀想要挣脱开张宇格的手,可惜力气不够。

“哈哈哈,当然是从你的尸体上割下来的呀。我带你过去看看吧。”

说着,张宇格拽着张青耀,走到那具锦衣华服的尸体旁。

尸体已是面目全非,上面的脸皮显然被人切割了下来。衣物也被染得通红。

张青耀注视着自己的尸体,嘴唇颤抖,说不出一句话。

张宇格凑到少女的耳边,一字一句说道。

“可惜呀,张三那个家伙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既然如此,二少爷你连同他的份,一起还了吧。

哦对了,还有总管张老头,等我回到张府,他也逃不了。

珍惜你现在仍被我称作少爷的时光吧,我张宇格,将夺走你的身份,夺走你的财富,夺走你的父母,夺走你的一切,哈哈哈哈!”

此刻的张青耀,已是脸色苍白、手脚冰凉、眼神绝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