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再怎么讨论遥远的地球、最终还是要将目光落回现实。

现在的情况就是——

科西切公爵**倒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按照猫璃所知的游戏剧情……

塔露拉是一个很正直的女孩子。

根本不屑与科西切这样的大封建贵族同流合污。

科西切公爵的城堡和土地,都是肮脏的财富,上面不知道沾着多少感染者劳力的鲜血。

塔露拉一点也不想要。

于是,她直接抛下了整个公爵领,独自逃到了北方的荒原上。

在那里,她团结了许多贫苦的流浪感染者。

在许多村庄宣传反抗压迫的思想。

并且,她还收拢了霜星和博卓卡斯替领导的感染者游击队。

在塔露拉的带领下,反对乌萨斯帝国的感染者力量空前壮大……

虽然很苦、但也很幸福。

大家齐心协力,共克难关。

简直像童话一样,美得让人心颤。

可是,在猫璃看来,这完全是下策中的下策。

虽然好喜欢塔露拉姐姐那种幼稚且充满理想的样子。

但还是要给她泼些冷水才好。

“你想想看,在冰原上打游击,你可以团结的人口有多少?你能获得多少资源?”

“除了林木和野兽毛皮,你什么也没有。”

“乌萨斯地广人稀,除了南部温暖的城市聚集区以外,其它地方多半是冰雪覆盖的荒原。”

“这种情况,和炎国那样的大帝国是很不一样的。”

“在古老的东方炎国,农村有充足的人口,虽然土地也很贫瘠,但至少不是冻土;只要大家肯齐心协力劳作、还是可以吃得上饭。”

“在那样的条件下,游击队可以从农村动员出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部队。按你的想法去炎国搞,说不定就成事儿了。”

“可是我们乌萨斯帝国呢?光是首都圣骏堡,就集中了全国十分之一的人口。”

“大量的人口聚集在南部的城市,农业产能也集中在移动城市附近的农业区块。”

“而且,感染者问题的本质,是工业化过程中产生的穷苦工人的问题。”

“只要想发展,就要建工厂;只要建工厂,就要源石能源;只要想获得源石,就得去挖矿;只要挖矿,就有大概率会得矿石病、变成感染者。”

“感染了之后,吃药就得花很多钱,家庭就会变得贫穷。”

“所以说啊,深层的矛盾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塔露拉,我的好姐姐,我很理解你。”

“但你去荒原上搜罗那些愿意追随你的流浪感染者,除了满足你的理想洁癖以外,没有任何用处。”

这话已经说得很重了。

以至于塔露拉都对她怒目而视。

“猫小姐。我不知道你是如何看穿我的计划的。我也不是不能承受批评。”塔露拉说,“但是,请你不要玷污我的梦想。”

“这不是玷污你的梦想,塔露拉。”猫璃柔声说道,“我与你的目标一致,但实现目标的方法不同。我不想看到你执着地坚持着纯净的理想、然后碰得满头是包。”

塔露拉:“那你想怎么做?”

猫璃:“首先,不要放弃这块公爵领地。你是科西切公爵唯一的继承人,你可以对外宣布公爵已死、而你继承了所有的公爵财产。这样咱们就有了基本盘。”

塔露拉:“不、不可能。我绝对不会以这样肮脏的财产作为我事业的起点。”

唉!

怎么这么固执呢!

猫璃想到一个词汇,叫做“道心通明”。

为了让自己的信仰和意志纯而又纯,这些理想主义者们不会接受来自敌人的一丁点馈赠。

可是,财产就是财产,哪里有什么肮脏和纯洁之分?

猫璃只能换个角度劝说她:

“塔露拉姐姐,你仔细想想,你要是拍拍屁股走了,那这片公爵土地上生活的人民该怎么办?这无主的土地马上就会被周边那些武力强大的公爵们瓜分,感染者们又要承受新的苦难。”

塔露拉愣了一下。

果然没有再坚持她之前的看法了。

见到塔露拉终于肯听话了,猫璃心中不由地感到一阵欣喜。

有一种在养成游戏里慢慢培养女主角的快乐。

其实,猫璃的国策树面板上,“跟随塔露拉前往荒原游击”是一条完全可行的路线。

但猫璃嫌这个路线的收益太低了,给的资源太少。

而且很容易通向坏结局。

一旦失误,就可能万劫不复。

另外几条路线的收益都很高,猫璃决定让塔露拉自己来选择。

“猫小姐,那依你所见,我应该做些什么呢?要怎么做、才能真正地改善穷苦的感染者们的处境呢?”

听到塔露拉这样问,猫璃当然要当一回军师了。

“有上中下三策,不知塔露拉姐姐想先听哪个。”

塔露拉(挑起眉毛):“上策是什么?”

猫璃:“上策嘛,首先巩固你对整个公爵领的统治。然后以你的财力暗中资助各种报社、作家、艺术家,宣传新思想和新文化。如果他们被抓捕了,你就花钱把他们捞出来。”

猫璃:“等到反对歧视感染者、反对封建皇权、追求人人平等的理念深入人心的时候,你再武装反叛,迅速占领几个主要的大城市,然后吸收来自于全国各地的维新派有志之士。”

其实本来猫璃的国策树面板上都没有这条路线。

结果系统卡了一下,然后马上把这个路线加入了进去,生成了一条全新的国策。

塔露拉皱着眉头,似乎并不觉得上策很好:“那中策呢?”

猫璃:“中策嘛,现在就用公爵留下来的财富招兵买马,趁着维多利亚王位空悬的时期、夺回那个属于你的王座。”

猫璃:“等到你巩固了维多利亚的统治,就率领一整个王国的军队进攻乌萨斯,把乌萨斯的王位也拿下来……”

塔露拉:“停停停!那我和封建主们到底有什么区别?”

猫璃:“区别在于,作为一个改良派的君主,你可以慢慢地推动渐进革新。”

塔露拉:“那下策是什么?”

猫璃:“下策嘛,就是去贫瘠荒芜的雪原上,和帝国正规军打游击。”

塔露拉有点生气。

猫璃这家伙……就算在旁边出谋划策,也不忘记贬低一下塔露拉自己的想法。

塔露拉:“那么,按照你的策略,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猫璃:“以举办舞会为名义,召集原本科西切公爵治下的各个伯爵、男爵、骑士爵。”

猫璃:“等他们到了城堡里,就向他们宣布科西切公爵的死讯,宣布你自己是公爵的合法继承人,要求他们向你宣誓效忠。”

塔露拉:“那要是他们质疑呢?如果有人拒绝在法术契约文件上签字效忠呢?”

猫璃:“不效忠?嘿嘿嘿……那就别想走出这座城堡。”

塔露拉忽然感觉到一股冷汗流了下来。

这家伙……

怪不得科西切公爵说,她和他其实根本就是同一种人。

猫璃:“不对,我和科西切公爵有本质的差别。”

塔露拉的手都在颤抖。

猫小姐……又在读心!

猫璃:“塔露拉姐姐,你知道区别在哪里吗?区别在于公爵想要把你塑造成他的样子,甚至要夺舍你的身体,而我不会试图用那些邪恶的法术扭曲你自己的真实想法。”

塔露拉:“哦?是吗?”

猫璃:“无论你最后选择了上中下三策中的哪一策,我都可以在你身边帮助你。”

塔露拉:“我不明白。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吗?毕竟我们才刚刚认识不久。”

猫璃:“什么好处?哈哈……”

她不再说笑了,表情变得异常严肃。

轻柔的声音里,带着难以言喻的悲怆与荒凉。

“虽然我是一个早就理想破灭了的宅女,做事只遵从现实主义的原则……可是,看见那样满身光辉的你、我仍然忍不住会为你加油。”

“我看过你的未来,我知道你在接下来的许多年里所做的一切善举。也只有像你这样的领袖,才会让那么多人誓死追随。”

“我不忍心见到你最终黑化堕落、更不忍心看见你的事业被野心家利用。我想看你赢,赢很多很多次。就算是我这样的人,也想看到你为我们带来童话般的光明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