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排提醒,本书以坑,慎入,请转新书《大怨种狐娘的我虐哭了女帝》

天空高挂着一轮蓝月,散发幽冷的光芒。寂静的黑夜,偶尔能听到几声乌鸦的鸣叫。

光线昏暗的青石板街道,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打破了夜的宁静。

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少女,少女身体瘦弱,她带着兜帽看不清面容,几缕银色发丝在急速的前进中飞舞。

而在这个瘦弱的少女的身后,背着一位穿着黑白相间装束的女仆,女仆长着精致绝美的脸蛋,左边眼眶却是空洞漆黑,她只有一只独眼,让人看了会不由觉得可惜,可惜了那么一个美人儿。

幽冷月光的映照下,独眼女仆的俏脸显得异常的苍白,她的嘴角不停有嫣红的鲜血溢出,并且一只小腿上,折断的骨头已经扎出了皮肉,她无法行动自如了。

少女背着女仆依旧在奔跑,她们正在逃命,似乎后面追逐着什么可怕的存在。

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少女平坦的胸口剧烈起伏,她此刻已经筋疲力竭,豆大的汗珠顺着银白的发丝滑落,滴落在了地上。

仔细看地上,还有少女留下的一个个血色脚印,她同样受伤了,身上的风衣有好几个口子,在她剧烈的奔跑下,伤口像是张合的大嘴,被拉扯着不停的又鲜血溢出。

“九儿,扔下我吧,你快扔下我自己跑,一切都是我的错……”

女仆带着哭腔道,她的那只泛红独眼中留出了血泪,眼中有无尽的懊悔与自责。

女仆叫墨姬,是一个穿越者,也是一个失败者,她辜负伤害喜欢她的少女,如今后悔却似乎有些晚了。

察觉到身后的女仆墨姬在哭,不曾见过她哭泣的少女,她的心都揪了起来。

少女从未怪过墨姬,她喜欢墨姬,从见到墨姬的第一眼开始,到现在依旧是如此,从未改变过。

她不想墨姬哭。

她想开口安慰墨姬,急速的奔跑中嘴里全灌进冷风,冷风似乎要割裂她的肺部,刺得她受伤的五脏六腑都生疼。

但是,身体的疼痛少女却丝毫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有背上那个独眼流泪的女仆。

心乱了,原本吃力维持的奔跑也无法继续,剧烈的咳嗽过后,便是砰的一声,少女带着女仆重重的摔到在了地上。

急速向前的冲势,让两人在地上翻滚的好几圈,背上的女仆也被甩了出去。

少女咳出一口血,在青石板上绽放妖异的花,她没有在意自身,而是快速抬头看上女仆的方向。

“墨姬。”

少女唐九儿声音沙哑干涩,叫着女仆的名字,便艰难朝着女仆的方向爬去。

那被鲜血浸湿的黑色风衣,在地上摩擦着流出长长的血痕。

然而,还没有等唐九儿靠近墨姬,她脏兮兮的手就被一只擦得锃亮的黑皮鞋踩住了。

幽蓝的月光将那来人的阴影透射在唐九儿身上,那黑色的皮鞋,将唐九儿的手死死的钉在了地上,任凭唐九儿如何用力都无法抽离。

“我的宝贝女儿,你跑得那么快做什么呢?受伤了还背着一个女仆跑那么远,让我很为难呢。”

男人语气平淡的声音响起,这是一个梳着大背头,有着两撇小胡子,神情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他身穿西装,西装上没有一丝褶皱的。

如果不是他现在的行为,很难把他和坏人联系在一起。

唐九儿见手抽离不出来,她另一只手中瞬间凝聚成一把漆黑的柴刀,柴刀泛着丝丝的寒芒,朝着男人的腿就砍了过来。

“还是不够。”

男人语气平淡,但是盯着唐九儿手中柴刀的眼神却透露着贪婪。

柴刀划出滋滋的破风声,却又戛然而止,唐九儿的手腕,被一直从地面探出的漆黑的诡异手臂抓住了,柴刀都没有碰到男人的裤腿。

“这样的程度还不够呀,根本就没有发挥出它应有的力量。”

男人脸上露出了微笑,然后无数的黑手从地面蔓延出来,将唐九儿四肢抓着,牢牢的禁锢着趴在地上。

任凭唐九儿剧烈的挣扎,却无法挣脱,黑色的气息入侵,让她都失去了对自身力量的掌控。

做完这些,男人有慢慢转身,看向了那趴在地上,同样奄奄一息的女仆墨姬。

“你很痛恨我吗?还真是一个愚蠢可怜的女人,现在才知道知道真相,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呀?”

男人讥讽道,脸上露出了阴测测的笑。

墨姬怒气上涌,她一口鲜血喷洒在地上,仅有的一只独眼流着血泪,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可怜的蛆虫罢了,就凭你也想杀我?你配吗?”男人不屑的冷笑一声,然后抬腿便是一脚狠狠踹在墨姬的腹部。

墨姬被踹飞,撞在坚硬的前面上,她的身体因为疼痛不停的抽搐起来。

“可别就这样死了,我可是还给你们准备了一个更加好玩的游戏。”

男人对着墨姬抬起手来,他的手也是通体诡异的漆黑色。

无数散发黑手从地面探出,像是一只只诡异邪恶的触手般,抓向了墨姬。

失去行动能力的墨姬,像是提线木偶一般,被那些黑手摆布站起来,然后一晃一晃的走向唐九儿。

“你放开她!”唐九儿发出愤怒沙哑的低吼。

听到声音的男人,笑出了声,嘲弄戏谑的笑声回荡在空荡的街道,一阵阵的回响着,他可完全没有放过两人的意思。

因为一直腿断了,被摆布着的墨姬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不停的有鲜血滴落,在地上留下星星点点的血痕。

很快,墨姬走到了唐九儿面前,虚无的黑手化成黑气,包裹住了她的双手,她的双手也变得漆黑,变得完全不受控制。

失控的双手,抓向了唐九儿的柴刀,然后唐九儿手中的柴刀被夺走了。

墨姬惊恐的瞪大了独眼,似乎想到了这男人想做什么,她拼命的想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但是,却只是徒劳。

噗呲!

利刃入肉的声音响起,嫣红的鲜血溅射在了墨姬惨白无比的脸上,她黑色的瞳孔收缩成了麦芒。

唐九儿的后背,被划开了一道狭长狰狞的伤口,这伤口正是刚才墨姬亲手造成。

“怎么样怎么样?被自己喜欢的人,亲手用柴刀,把自己身上的肉切开的感觉怎么样?”男人狰狞的咧嘴笑着。

唐九儿身上的鲜血在流淌,她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力在流逝。

她没有在说话,也没有在理会那男人,而是抬眼看着面前的女仆墨姬。

她察觉到自己要死了,她想在临死之前在看看她的墨姬。

好不容易恢复所有属于墨姬的记忆,她好舍不得墨姬。

“墨姬,不要哭。”唐九儿沙哑微弱的声音响起,像是风中的残烛,只要稍不留神就会熄灭。

现在唐九儿,好像伸出手来,帮墨姬把脸颊上的血泪擦掉,可是她办不到了,她好像要死了。

此刻,墨姬手上的柴刀似乎感受到了主人情绪,在墨姬的手中剧烈的震颤着,似乎随时有可能脱手而飞。

男人见状,看向那柴刀的双眼更加显露贪婪,他能够感受到那柴刀在变强。

他折磨两人,就是为了让这柴刀变得更强,然后再据为己有。

“还不够还不够。”男人的抬手对着墨姬一指。

墨姬整只手臂都变得漆黑,压制住了柴刀了震颤,控制着墨姬的手抬起,再次朝着唐九儿挥出一道。

噗呲!

柴刀被精准的控制着,沿着原来的伤口,削下了唐九儿后背的一块肉。

紧接着,一刀又一刀。

唐九儿并不在意身体传来的剧烈疼痛,但是,看着墨姬那奔溃的样子,她的心却是一阵阵绞痛。

那把柴刀也更加剧烈的嗡鸣震颤,但是,墨姬也被源源不断的黑手缠绕,黑手化成了黑气,附着在她全身,压制着柴刀挣脱。

而却也那柴刀却无法在挥下了,两者之间展开了拉锯战。

柴刀力量的节节攀升,让男人眼中贪欲更加浓烈,他继续有条不紊输出力量压制柴刀。

人心不足蛇吞象,人渴望力量,也会被力量所吞噬。

男人似乎忘记了这菜鸟新手梗者都知道了铁则,随着柴刀力量的增加,他也在增大力量,却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无数的黑手,把男人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撕裂,让男人变成了一个浑身漆黑长满触手的怪物。

墨姬身上的黑色褪去,她手上蚊鸣震颤的柴刀也脱手而飞。

然后一道流光闪过,那刚冒出来的黑手怪物,便被一分为二了,漆黑的血液仿佛喷泉般喷涌。

这个贪婪的男人彻底的死了,死在了自身的贪婪上。

柴刀似乎也失去了力量,从半空中着跌落,当啷落在了墨姬身前。

墨姬恢复了控制,她扑向了血迹斑斑的唐九儿。

可是,唐九儿早已没有了气息,直到死,那双灰色的双眼,都是睁着的,双眼仿佛还在凝视着墨姬,残留着化不掉的渴求与不舍。

寂静过后,墨姬崩溃的惊叫声响彻了无人的街道。

地上的柴刀被墨姬捡起,将柴刀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墨姬倒在了唐九儿身上,她用最后的力气,用颤巍巍的双手拥抱了她。

她好恨,她好后悔,假如有来生,她想好好的疼爱她的九儿。

墨姬的双眼缓缓闭合,恍惚中她看到了一阵刺目的白光闪过,她好像看到了泛着洁白光芒的九儿,九儿的虚影紧紧的拥抱住了她。

“九儿会保护墨姬。”

唐九儿的声音再次从她耳边响起,那是曾经儿时相遇那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儿对她说过的话。

紧接着,墨姬的意识彻底陷入了混沌之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