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历,2015年9月13日。上午九点。周末。

林晖猛地睁开眼睛,冷汗淋漓,愣愣地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梦、梦啊……”林晖自言自语道,松了一口气。那个梦真实得让他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好像那烈火直接烧在他的脸上一样。林晖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脸,它还好好的待在那儿,没有任何烧伤的感觉。

林晖顿了一下,刚想转个身,却一扭头看见了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南宫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那儿,鸭绒色的被子盖着她的侧脸,棕色的柔顺齐肩发搭在被子上。朝阳的光辉照上窗沿,映着南宫的脸,把她的睫毛染成金色。更关键的是,她本来是躺在另外一个枕头上的,现在却是侧躺在两个枕头之间,更靠近林晖的枕头。

这个年纪的少女特有的触感和体温,直接刺激着林晖的神经。他不敢多待,悄悄地起身,溜出卧室。

今天是周末,按理说伯父他们是不去上班的,但又正好是月中,单位有一个月中集会要开。于是,林晖只在餐厅的桌子上发现了两杯牛奶和面包。

林晖扭头看了一眼远方的朝阳,光辉四射。 昨天发生的一切好像是一场梦,现在那梦已经消散了,不会再回来了。林晖这样想着,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头,踱步走上楼梯,直奔浴室而去。

大概九点十五分的样子,林晖刚把加热过的牛奶和面包端上餐桌,就听见拖鞋啪嗒啪嗒拍打地面的声音。南宫穿着那身鸭绒色的宽松睡衣,没精打采地从楼上走下来,脸侧的头发凌乱地翘起,打着长长的呵欠。

“哈啊……诶……小晖起床了啊……?”她迷迷糊糊地说道,像随时会睡着的小猫一样挪到餐桌旁边,拉出椅子,轻飘飘地坐下。

林晖这才发现南宫的嘴角还残留有一点白色牙膏泡沫。南宫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换了一般人,恐怕会惊异于南宫的睡觉功力之深厚,但林晖却是非常熟悉她的这种状态,看来两年没有住在一起了,她还是没能改掉这个习惯呢。他微微一笑,抽出一张纸巾,走到南宫旁边,低身给她轻轻地擦去了泡沫。

这实质性的接触让南宫瞬间清醒,睡意被甩到了一边。

“唔、唔诶?!”“刷牙的时候注意一点啊,沾到脸上还好,要是沾到衣服上就很难洗掉了哦。”林晖一边给南宫轻轻地剥离着已经干掉的牙膏泡沫,一边把还冒着热气的牛奶杯子滑到南宫的面前。他把尚且算干净的纸巾抓到手里,抹干了杯子上面的水珠,又拖过一盘热腾腾的面包。

“伯父他们今天有月中例会。面包有点凉我刚用微波炉加热了一下……小媛?”林晖看了看一脸潮红的南宫,有些疑惑地扬了扬眉毛。南宫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再加上林晖刚才周到的服务,看起来像是刚睡醒的公主在接受管家准备的早餐。

“啊……没、没什么……”南宫有些慌张的避开了林晖的视线,抓起面包,小口地咬着。林晖有些不解,但也没有说什么,坐下来自己也开始啃着面包。

早上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周末的状况。今天一如既往,是林晖前去咖啡店打工的日子。但是今天有些不一样,咖啡店里会多一个员工,也就是昨天才来报到的,被叫凛言休的学生会副主席的少女称为“拥有完备资料的人”的少女。

说句实话,林晖自己依然对魔法抱有一丝怀疑的态度。如果有两个人用手枪和魔法棒顶着他的头,他绝对会向拿着手枪的那个人投降,而不是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拿着魔法棒的术师。毕竟昨天晚上那仅有几分钟的演示,还不足以完全动摇他的信念。除非,今天就要见到的,离他最近的“术师”,能够向他证明这一切绝非伪造,魔法是真实存在的。

林晖甩开了那些想法,看向不远处的那家咖啡店。

在那扇玻璃门后,也许就藏着这个世界的真实。

一边这样在心里自言自语道,林晖看了看身后东张西望的南宫,伸手推开了大门。

“欢迎光临!……诶?小晖来了?”

“……我说,老板你这幅打扮……是要去参加那个国王的夜舞会么……?”林晖看着站在柜台后面的老板,颇有些无奈地开口说道。老板打扮得像是一个中世纪的贵族爵士,头发往后梳得很整齐,估计用了发胶,身上穿着深黑棕色的镶着金边的礼服,领口是一条白色的丝巾,左胸口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束妖艳的玫瑰花,红得像血。

用两个词来形容面前站着的这个男人的话,林晖只能找到“老派”和“帅”。

老板年轻的时候,估计得是个电影明星级别的家伙吧?林晖想到,但他的疑惑很快涌了上来。老板看了看一脸疑惑不解的林晖和他身后同样疑惑的南宫,开口,“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变装日哦小晖,你准备了什么衣服?”

“见鬼……完全忘记这回事了……”林晖抚额。

变装日,被林晖称为cosplay日的,这家无名店的三大奇怪节日之一。去年的今天,老板把他自己打扮成了拿破仑,把林晖强行变成了拿破仑的侍卫。今年,怎么老板突然变成了一个充满了老男人的帅气的贵族?

“林晖……?”林晖听见了一声轻轻地呼喊,扭头望去。他看见了那个站在更衣室门口的少女。郁雪穿着一身蓝白交织的礼裙,手上戴着白色的长筒手套,头发在侧脸用白色丝带束成两束,垂到肩上。她的样子,让林晖感觉他仿佛走进了某个中世纪的晚宴会场,充满了浓浓的公主气息。

为什么连刚来的郁雪都遵守了着奇奇怪怪的规矩啊!而且她自己也绝对不像会穿这种奇怪衣服的人吧!林晖几乎想吼出声,但郁雪先行走到了他面前。她走得很轻盈,提着裙子,露出穿着皮鞋和白色长袜的腿。郁雪停在林晖前方,仰头看着这个比她高了一个头还多的少年。

“诶,对了,我这里还有一套骑士的装扮哦小晖,你就变成骑士吧!”老板在柜台后面叫道。“为什么今年会是贵族风啊!而且为什么我要穿成骑士啊!”

老板做了三个动作,终止了林晖的叫喊——翻身跃出柜台、把一包衣服和一把带鞘的剑塞到他怀里、把他推向不远处的更衣室。

“一定要换哦小晖!”“……”林晖叹了一口气,走进了更衣室,关上门。

南宫站在门口,一阵愣神,不知道该干什么。

折腾了半天,总算是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批客人,店里安静了下来。

林晖穿着古代欧洲骑士的礼服,坐到椅子上,长出一口气。他取下了挂在腰间的那把挺重的剑,放到旁边的桌子上。伸了个懒腰之后,林晖望向了窗外的大街。

他似乎看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在街对面,站着一个赤色长发的女孩。她**着双脚,站在石砖路上,白裙,看不清脸,但林晖能感觉到她的眼睛正看向这边,与他四目对视。

林晖如遭天雷猛劈,不由自主地起身,想逃避那目光的注视,但一股磅礴的力量把他钉在原地。那个女孩比郁雪高不了多少,一米五的样子,看上去很娇小。但那双刺穿遮挡着她眼睛的阴影的目光,却散发出跨越千万年的孤独,以及几近无限的力量感。

他见过这双眼睛……在那个梦里!在那个火焰的海洋中,他见到过这个少女!他与她在梦中对视,她就像是烈火的帝皇,整片火焰的海洋都围绕着她翻腾涌动,跳着不知疲倦的,狂热的舞蹈。

难不成……自己还在梦里?林晖用力甩了一下头,再望过去时,那赤发的少女已经消失不见。坐在他旁边的郁雪疑惑地循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什么也没看见,歪了歪头,“林晖?……你看见什么了?”她出声问道,把林晖从出神的状态拉回到了现实。林晖看了看一脸疑惑的郁雪,又看了看街对面那少女之前站着的地方,坐了下去,“……没事,有些头晕。”

顿了一下,林晖想起了自己最初的目的,扭头看向郁雪。郁雪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也转头看向他。郁雪天蓝色的眼睛中满是不解和疑虑。

“有什么事么,你从刚才就一直很奇怪啊。”“郁雪你……认识凛言休么?”“那个剑士啊,认识啊。她是不是让你来找我要‘完备的资料’?”

你是不是会读心术啊见鬼!林晖心里叫喊着,没有说出来,只是点了点头。

郁雪没有回答,却是四处看了看,很快记住了客人们的位置,伸手从蓝白交织的礼服中摸出了两张纸片,递给了林晖。“这是什么……?”“给你的同伴一张,那个女孩。像这样,把它放在左手里,四根手指把它压在掌心。”郁雪一边说着,一边做出示范动作。林晖把纸片给了坐在不远处看书的南宫,也教了她一遍郁雪示范的动作。

待林晖坐回到员工座椅后,刚一完成那个动作,脑中就突然响起郁雪的声音。林晖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别惊讶,这是基本的魔力意识通讯,因为你们身上的魔力波动太微弱,我感知不清波动特征,只能用这符文组代替一下传输。你们在心里说话就行,彼此都能听得见。”郁雪坐在那里,没有开口,但声音确确实实的传到了两人脑中,而且周围的客人都没有任何反应。这场面非常奇妙。

“这也是……魔法么?”南宫的声音响起,看来她已经弄明白怎么交谈了。“对。用外置魔力运行的符文组,最基本的通讯方式之一。现在,你们有任何有关魔法的问题,尽管提问。”

林晖和南宫对视了一眼,他率先在心里说道,“那我就提问了。魔法真的存在于世上的话,请解释一下魔法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详细解释一下昨天的……那个结界。”

郁雪看了看林晖,她的声音传来。

“魔法是真实存在的,毋庸置疑。不然,我怎么能和你们用这种方式交谈呢。魔法的定义,最广为认可的是‘用人的意识、特定的语言句段、符文组合以及人自身的魔力源中的魔力,实现超自然现象或元素整体性的改变的技术’。魔法不是奇特的超力量,它是一门严谨的学科,有完备的规则和应用历史。可以理解成另一个角度的物理学。”

两人静静地思考着郁雪的话。“能解释一下,魔法更具体一些的信息么,比如魔力和元素什么的。”林晖在心里提问,郁雪看了他一眼,声音回响在两人意识中。

“魔法的范围很广,甚至包括了炼金学和魔工学。后面几种你们不用了解,我只介绍应用比较多的元素学。

“你们所见的一切都是元素,但是元素不一定都可见。注意,要把这里的元素和化学中的‘元素’分开来看。元素的种类很多,但大多数都是由基本元素组合而成的,称构造元素。化学中的‘元素’,特指魔法学中的‘半波粒二象性元素’……能理解波粒二象性么?”

南宫顿了一下,点了点头。林晖也在想了一下过后点了头,“有了解,大概就是一切元素都具有粒子性和波动性吧?”“没错,但是很片面。化学元素在通常情况下仅表现粒子性,只有在高能状态下才具有波动性,所以被称为半波粒二象性元素。除此之外,魔法学还包括了四大主元素,两极元素,归返元素和根源。

“先了解主元素。地水风火,应该广为人知才对。它们和其它元素一样,也遵循波粒二象性,但通常状况下它们同时具有粒子性和波动性,在魔力的催化作用下可以将某一性质膨胀或蜷缩,表现出不同的性质,这也就是元素魔法的原理。主元素之间,可以按照不同的比例混合,用魔力进行重构造,称为新元素,比如雷元素和冰元素一类的,将元素进行再造的技术称为炼金术。虽然炼金术师们也兼职一些往物质上融合元素的活儿罢了。

“对于主元素和炼金学,你们只需要了解到这程度就够了,再往深处了解也没什么用。接着是两极元素,光与暗。它们也可以同主元素进行交替融合,性质和主元素类似,但是两者不能共存,要强行融合两者的话,会引发不可预知的事故,有前车之鉴。

“然后是归返元素,精神和反精神。它们很特殊,是‘魔力’的粒子态和特殊状况下的‘显现态’。它们能被智慧生物的意识所响应,也就是能被意识控制,它们也能够再生。来源不明确,但初步认为是地下灵脉。反精神不用了解,没什么用。归返元素主要应用在炼金学上,也是术式的基础。

“最后,是根源。”

像是说累了一样,郁雪停顿了一下,虽然她在用意识通讯,“时间,空间,虚空,振荡,并称四**源。它们是世界的基础,缺一不可。言休是个剑士,但她同时也是个虚空术师,以虚空根源为魔力源的术师。将根源作为魔力源的人,每种根源只有一人,但不排除特殊情况。根源更为特殊,我们都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但都无法用术式对根源造成性质的改变,最多进行扰动。理论上,根源也存在波粒二象性,但虚空和空间仅表现粒子性,时间和振荡仅表现波动性。这些东西都只用了解就行。

“我只介绍元素学的基本信息,剩下的以后有机会再说。嗯……你们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郁雪在心里发问,估计是忘了刚才的问题。两人正在处理着大量涌入的信息,只能仓促回答,“啊……那个是、是昨天的结界……”

“想起来了。”郁雪顿了一下,说道,“言休应该讲过十四人战争那些史学问题了吧,那就比较好理解。结界‘黑日’,最大的相偏位移结界之一,作用目标、效果、范围均未确定,但已知的效果,是将目标转移到结界内部投影的世界中。结界内部的投影世界充斥着暗元素,黑色太阳的作用尚不明确,不过应该是对暗魔的自然聚合的抑制作用……”

天蓝色的长发晃了晃,郁雪轻轻歪头,“……好像忘记说暗魔了呢……暗元素在一片区域内堆积到一定程度的话,就会在游离魔力的作用下发生自然聚合,形成没有意识的魔法生命体,称为暗魔。

“回到刚才的问题。‘黑日’是一千年前十四人战争的交战区域,只持续了半年,便在圣徒和魔女决战之后销声匿迹。姑且认为,它的作用目标是圣徒和魔女。”林晖趁着郁雪的停顿插话,“但是,为什么会把我们都卷入其中呢,我们都不了解魔法啊。”“天知道魔女们是怎么想的,也许你们身上有和圣徒类似的气息也说不定呢。”

一阵沉默,留给两人消化如此多的信息。郁雪没有再说下去,起身,走向刚进了客人的前台。林晖看了一眼郁雪撑着裙撑的礼裙,对她能不能站在桌子边沿把咖啡送上桌面感到怀疑。

之后,两人都开始静静地思考郁雪刚才说的一大串话。

她的话中的意思大概是,世界是由元素构成的、有名为魔力的东西充斥了世界、魔法的本质是控制元素、魔法是一门很复杂的学科……

林晖有些晕乎,但总算是勉强记住了关键的一些话。随后,他在心里朝着南宫说话,“小媛?能听到么?”“诶诶,能、能听到哦。”“郁雪刚才说的话,你听明白了么?”“……有些不懂……郁雪说的东西都太复杂了……”

看样子小媛她是没怎么听明白了,林晖心里想到,接着安慰了她几句,也是走向了刚进来的那一批客人。他看了一眼手里的纸片,想起了在结界中环绕他和南宫金色的烈火。

“……郁雪……昨天的那些火焰,是郁雪你来救我们的么?”林晖在心里朝着郁雪发问,伸手拿起了前台桌上的盘子。

郁雪顿了一下,伸手关掉打粉机的电源,一边装着粉末一边回答道,“火焰?……我没有跟着你们去学校,期间遇上了一点……小麻烦。”

林晖愣了愣,“不是郁雪你么?……那会是谁……”他接过了郁雪刚打好的粉末,放进煮锅里,仔细地思考了一下,“难道……有别的术师?”“不可能的,除了我以外,我没有在黑日内部感应到其它火术师。”郁雪立刻回答,毫不犹豫。

那些火焰,不是郁雪放出来的……会是谁?

林晖想了一会儿,终于是没有再去思考,把纸片揣进兜里,伸手打开了煮锅的开关。

言休伸手端起桌上的高脚杯,坐在幽暗的屋子里,杯中盛着澄清的酒液。她轻轻晃着酒杯,把它举到眼前,凝视着杯中细小的气泡,星空般的瞳里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品酒师们都有这个习惯,先看酒中气泡的数量和澄清度,能大致确定酒的年限和品种。

“二十年的伏特加……家里除了这一瓶。还有多少来着?”她开口,很随意地放下了那只水晶般的酒杯,转头看向站在床边的,那个女仆打扮得少女,全然不管那二十年的烈酒在杯中剧烈地摇荡。

少女弹了一下手指,剧烈振荡着的酒液瞬间平息了振动,像是镜面一般平滑。“二十年的还有三瓶,十五年的还有一箱。”她开口说道,声音带着奇妙的波动,似乎直接与世界连成一体。言休伸手,无奈地抚额,“三瓶啊……那家伙一回来,估计撑不了半个月吧……”她一遍说着,把酒杯端到面前,抿了一口,感受着烈火般的液体在嘴里盘旋。

“明天去订一箱吧,如果没有的话,换成威士忌,哪个公司的都无所谓,关键是要二十年的。”“知道了。二十年的伏特加或者威士忌,我明天就去订。用哪个账号?”“老样子,不要动她的卡,万一她要花点钱就糟糕了……对了,我的卡上还有多少钱?”

少女心算了一下,开口,“排除今年的‘货’,还有一千万左右,在英国那边存着。把‘货’算进去的话……”少女顿了一下,报出了一个数字,“六千万,供得起明年的开销了。”“……不够呢,今年后三个月的消耗会非常大。要不要找郁雪,给你当个炼金助手?她好像拿了禁术级的炼金术师证。”

她笑了一笑,摇摇头,“不用,我自己能保证持续的产量,突然加大原料量的话我会不习惯的。而且……像上次那样的话……”“别说下去了!那是地狱!”言休连忙阻止摆手,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昏暗的房间里一阵沉默,只有虚空悄悄游过地板的细微声响。

“开始了么,‘战争’?”少女说道。

言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杯中的酒。她忽然仰头喝干那烈火般的酒,放下水晶酒杯,“虽然不太确定,但那个家伙多半就是魔女,我没有见过的很强的剑士。而且,‘黑日’的启动条件之一,是圣徒与魔女全部在一个地方集齐。昨天只是试试手,双方都没有用全力。不过,魔女的年龄……很成一个问题呢……

“恐怕下一次见面,就是你死我活的厮杀了吧。嘁,无聊的战争。”

叹了一口气,言休起身,窈窕的曲线在黑暗中若隐若现。“我还需要雪藏到多久?”“等战争进入胶着状态了,七魔女全员现身的时候吧。我和郁雪只能顶得住两次黑日的展开,那之后就得依靠你和剩下的几个圣徒了。没问题吧铃音,你的身体……?”

铃音又是一笑,“没有问题。放心吧,上官家的遗训,我一直牢记在心的。”

她轻轻抖了抖手腕上的红绳,绳上系着的铃铛发出清脆的鸣响,响彻整个屋子,整个世界都在为之振动。

“还有一个问题呢……‘那位’什么时候回来?有确切的消息么?”“说不清楚,但下个月应该能回来吧。”言休回答着铃音的问题,又不由得抚额叹气,“再去买一点银粉来驱赶她吧……见鬼,为什么那家伙会对普通的武器免疫啊。”

女仆打扮的铃音轻轻一笑。

“好的,再加一点银粉。”

昏暗的屋子里,回荡着那似乎震颤世界的铃声。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