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晖睁开了眼睛。

他猛地坐了起来,下意识地望向天空。清澈的星辰展现在他眼前,伴着新月的光辉。林晖愣了愣,看向旁边已经坐起来的南宫媛。

南宫也在看着天空,深棕色的头发映着星光。她有些疑惑地扭头看向林晖,“我们……回来了……?”

没有回答南宫的问题,林晖只是沉默地望着星空。他忽然松了一口气,放松全身,躺倒在了足球场的草坪上。尖利的草叶刺着他的后颈和耳朵,但他从来没有如此怀念过这种感觉,这种安宁和平的感觉。

林晖有些理解了为什么人们拒绝战争了。战争对于人民来说,就是恐惧与死亡。他和南宫刚刚感受过濒临死亡的恐惧,那种源自心底的感觉,和面对死亡的无力感,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子里。

好安静啊,安静得想让人永远不想离开。

“小晖……天黑了,回、回家吧……?”南宫轻轻地说道。林晖从寂静中醒过来,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指针指向七点。七点?林晖知道,两人离开咖啡店的时间是五点,在那个世界里面不可能待了一个小时。难道说,那个世界的时间线和两人现在所处的世界的时间线是不平行的么?

不平行的时间线,诡异的黑色太阳,还有到处都有的黑色史莱姆一样的怪物,那个世界简直可以用地狱来形容。

林晖甩了甩头,没有再去想那个世界,起身,拉起南宫,两个人朝着学校的大门走去。

他最后看了一眼星空,笑了一笑。回来的感觉真好。

他不知道的是,一切才刚开始。

林晖没有回自己的那栋江景房,而是被南宫拉着,去了养父母的家里。理由很充分,南宫说要他回去陪她。

无奈,林晖只好跟着去了南宫父母的住宅。

南宫的父母是公务员,在住宅区买了一套两层小房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林晖是自己要求出去住的,因为不想给他们添麻烦,但经常回去看望他们。

不过像今天这样,两个人七点才回来,是很罕见的事。

南宫有些忐忑地拧钥匙开门。“我回来啦……爸爸?”南宫开口,有些疑惑地看向坐在不远处沙发里的父亲。“啊,小媛回来了啊。”他心不在焉的看了看两人,“喔喔,小晖也回来了呢,快进来坐坐。”

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桌子上,因为被挡住了视线,林晖看不见那桌子上摆着什么东西。但能吸引住伯父的注意力的只有两样东西,第一件是调职通知,第二件就是古董。

作为一个业余的收藏爱好者,南宫父亲的家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雕塑和奇怪的玩意儿,有些东西林晖闻所未闻。比如现在摆在门口玻璃展柜里的那个雕得很奇怪的佛像,据说是明朝哪个雕刻大师雕的。反正这些东西在外行眼里和街上卖的泥人没什么两样,只有到了内行眼中才是宝贝。

南宫换了拖鞋,走进了屋子。她刚一看清桌子上摆着的东西,就愣在了那里。林晖发现了南宫的异样,从柜子里取出一双拖鞋换上,有些疑惑地走过去。

他看见了桌子上摆着的,被伯父把玩着的那东西,以及坐在对面沙发上,扎着黑色的马尾辫的高挑少女。

“是林晖和南宫媛同学么?”少女开口,声音锐利,像是一株带刺的玫瑰,“我是学生会副主席,凛言休,代表学校对你们进行家访。”

林晖对这个少女很陌生,虽然这名字他确实在学生会的名单上见到过。“家访……?”南宫开口,轻轻捏着裙角,“但、但是……这个……”她看向桌子上的那透着柔和白光,却包含肃杀之气的东西。

那是一柄长剑,约莫一米来长,却不像以前所见的那些钢铁的杀器,而是散发着润白的光。林晖看着那剑,又看向言休,没有说话。

“这是我个人的收藏品,因为学校交代的事情来得很突然,我没来得及把它送回家里,就顺便带来了。不过,令尊似乎对古物很有研究?”言休说道,看向正认真观察着玉剑的南宫父亲。

“不敢当,只是对这剑的材料和打造工艺感到很好奇罢了。没想到居然有能用白玉来打造宝剑的工匠,这把剑放到任何地方都是无价之宝啊。”南宫父亲评价道。林晖对他看待古物的眼光非常信任,既然他都开口说好,林晖这个完全的外行也就没有资格再去挑剔了。虽然他自己也觉得很漂亮。

“哎呀,小晖回来了?”伯母从厨房中探出头来,“还没吃饭吧?吃了饭再走吧。”“啊,好、好的。”林晖赶忙答应了下来,好像他不答应伯母就会把他生吞了似的。

言休看向林晖。林晖和她的目光对视,那双锐利的,透着星空般光芒的眼睛里,似乎散发出和下午见到的那天蓝色长发的少女相似的感觉。那女孩是叫郁雪吧……?

“林晖同学,我们在吃饭前,能单独谈一谈么?”她开口说道,接着起身。林晖顿了一下,有些犹豫地看向伯父,“那个……能借用一下伯父你的房间么?”

他隐约觉得,这个叫凛言休的少女身上,似乎有什么秘密,他不知道的重大秘密。

“当然可以,不过要小心别把你伯父的花瓶打碎了哦。”从厨房中传出菜下锅的声音和伯母的声音。林晖走向楼梯,又听见言休的声音,“南宫同学,能一起上来么?”“……啊……?我?”南宫愣了一下,略紧张地说道。“对的,有些事情需要和南宫同学也商量一下。”

三人走上了二楼。林晖打开了一间屋子的门,让言休和南宫进去,反身关门。

黑色的发辫垂落,言休转身看向两人。她站在窗户边上,身后是新都的夜空。

“林晖,南宫媛,接下来所说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无论是在什么状况下,都不能说出去,明白么?”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南宫脸上是有些胆怯的表情。林晖点了点头鼓励她,随后两人同时望向言休。

她的手抚上窗台,窗户无声地关闭,随后以她的右手为中心,奇妙的泛着星光的物质覆盖了整间屋子。林晖和南宫惊愕地看着包围他们的黑色泛光的物质,不知所措。

言休看着两人,缓缓地开口,像在唱一支古老的歌。

“你们两人,刚刚从黑色太阳的覆盖下逃脱吧?”

林晖的心里咯噔一下,凝视向言休,想从她的目光中看出些什么,但是一无所获。“……对。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么?”

“我当然知道。在告诉你们那是什么东西之前,先听我讲完一个故事。你们在这期间可以提问。

“这故事开始于一千年前。

“首先,我得向你们普及一个知识。你们知道魔法么。”言休开口说道。林晖点了点头,他在一些小说中经常看到“魔法”这个词。南宫想了一想,也点了点头。“就是那种……吟诵一些咒语来发出火焰什么的……那种么……?”

南宫反问道,却让言休笑了一笑。“我就知道,在你们的眼中,魔法就是那种巫术一样的东西。你们得记住,魔法不是虚构的,它是真实存在的。”

“既然它存在,那么你怎么证明他确实存在呢?”林晖提出疑问。他一直是无神论者,魔法这种东西在他的理念中只存在与电影和故事之中让他突然接受起“魔法是真实存在的”这种观念,实在是有些困难。

没有回答,言休只是抬手,轻轻一握。

林晖什么也没有看清,他被一只蕴含着巨大力量的,无形的手给掐住了喉咙。窒息感充斥了他的大脑,他像是溺水之人一样无力的挥动手和脚。

只是象征性地握了一下之后,言休松开了右手。新鲜空气涌入林晖的肺,他扑倒在地上,咳嗽着喘气,感受呼吸的畅**。“这下能理解了吧,刚才只是外散魔力的收束而已。”

林晖艰难的爬起来,坐到了椅子上,喘着气,看向言休的眼神中多了一些畏惧。“……这么说来……你是魔法师?”“我是术师,不是魔法师。你们口中的魔法师就是现实中的术师,现实中的‘魔法师’是特指释放了术式‘舍食’的术师,能理解么?”“……什么意思……?”林晖开口说道,又咳了几声。

南宫有些担心地把林晖扶住,看向言休,“这样说的话……用魔法的人就该是‘术师’,而‘魔法师’是特殊的一类术师咯……?”

“果然是高二年级的前十名,理解能力比那小子强了不少嘛。”言休说道,“那么,第二个概念。你们知道为什么魔法没有被世人知晓么?”

一阵沉默。

看来两人是无法理解这种层次的问题了,言休想道,接着找了个椅子坐下,双手抱在很有料的胸前,看向两人。

“给你们举个例子。在魔法界,你们所称的‘吟诵咒语放出火焰’的定义为术式。术式的分阶有些模糊,但按作用强度和效果可以分为下、中、上阶术式,禁术,大禁术,神文术式,神文禁术,超级术式以及神文超级术式。

“术师们能凭着自身的魔力源中储存的魔力,以及从地下灵脉中抽取的魔力来释放术式。”“灵脉?那是什么东西?”林晖适时地发问。“问得很好。灵脉就是在地底深处的魔力聚集条带,它储存了极大量的魔力。它魔力的来源至今仍是一个迷,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它的魔力不会枯竭。

“接着刚才的话。一个优秀的术师,能独立释放大禁术,神文术式乃至于超级术式。用你们能理解的破坏力来理解的话,火系的普通大禁术就像是……你们知道当年美国轰炸东京用过的那种聚式凝固汽油弹么?大概就是那种炸弹完全燃烧的火力的二十倍。神文术式和超级术式的话,我也没有见过真实破坏力,不过应该不会低于大禁术的十倍。而且。术式的作用效果仅受施术者魔力源强度和灵脉的影响,你们概念中的武器几乎无法影响到术式的效果。

“以区区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实现超越你们已知所有武器的破坏效果,如果它被运用到战场上,被应用到小规模或者大规模的战争中,会是怎样一种巨大的压制力?”

林晖想了一下。如果有一个能放出二十枚燃烧弹规模的术师,在后方进行远程支援的话……

他不敢再想下去。

“这就是为什么术师们没有对世人公开魔法的秘密的原因。”“那为什么,你要告诉我们这些?”言休看了一眼林晖,说道:“原因我马上就会说。现在回到我们最开始的话题,我要讲的故事。

“魔法界有超过二十万人规模的术师团体,在世界各地建立了结社。他们的公开身份一般是宗教人士,或者和常人在一起工作生活。当然,也有专门培养术师的学校,那种学校一般是被结界‘生人退散’笼罩的,没有魔法知识的人不会被结界允许进入其中。

“在这二十多万人的术师中,有遵从与其它术师完全不同的理念的术师,因为都是女性,称为魔女。人类在公元四百年左右就几乎消灭了所有魔女,但是仍然有部分幸存。一千年前,幸存的七个魔女发动了一场战争,针对正统魔法的战争。我们不了解那场战争的真实目的,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有七个和魔女信念相反的术师迎战。那场战争自始至终都只有十四人参战,而且战斗的区域被魔女们限制在了结界之中,不为外界所熟知,史称十四人战争。

“战争结束得很快,魔女们也在战争后消声匿迹。对抗魔女的七人被冠以圣徒的称号,也在战争过后消失在了世人眼前。

“但和平只持续了五百年。那之后,爆发了被魔法界称为第一次魔法战争的战争,七圣徒中的三个现身参战,但魔女们仍旧没有消息。在过后,就是被你们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争,魔法界称为第二次魔法战争。

“关于后来的战争,给你们说多了也没什么用。接下来我要说的,你们必须牢牢记住。

“你们刚刚所经历的,那黑色的太阳,很有可能就是一千年前魔女们用来充当战场的庞大结界,称为‘黑日’。”

久久的沉默。

林晖思考了一下,发问,“那……为什么会把我们牵扯进去呢?我和小媛都没有魔法的知识啊。”“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在之前你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们对你进行了魔法学的观测,发现你们身上的魔力波动……极其微弱,弱到几乎可以不计,这违反已知的魔法定律。而且,你们会被黑日所响应,说明你们和常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虽然我依旧没有发现罢了。”

林晖和南宫又是一阵沉默。

“关于魔法的更多东西,恕我无法向你们作出更完善的解释。你们可以去找那家伙……她应该会有入门级的魔法教科书吧。”“‘那家伙’是指谁……?”

言休看了看两人,想了一下,“嗯……那家伙你们好像不认识呢……你们是高二三班的学生吧,去一班找……这个家伙,她的手上应该会有更完备的信息。”

一张照片递到了林晖手上,林晖低头,眼睛和照片上的那少女眼光触及的一瞬,浑身一震。

“郁、郁雪……?!怎么会是她?!”“啊,你认识她啊?那就好办了,她好像在一家咖啡店打工吧,你去那家咖啡店找她试试。这是那家咖啡店的电话号码,喏。”

又是一张纸片递过来,林晖不动声色地接下。

何止是认识啊副主席小姐,她就是我未来的工友啊!

当然,这句话林晖没有叫出来。

晚饭之后,言休放下碗筷,起身。“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尽快回家。感谢今晚的招待。”“没什么~家里不会少客人的食物的哦。”伯母乐呵呵地说道,倒是伯父一脸不舍的送走了言休和她的那柄玉剑。

林晖站在窗边,看了看远去的言休,转身就想出门。

“小、小晖……”南宫突然拉住了他的衣角,小声说道。“小媛……?”“那个,爸爸……小晖今晚可以住在家里么……?”

这是什么奇怪的展开?!

林晖搬出去住已经有两年时间了,虽然偶尔也有回来住过,但是像今天这种状况还是头一次。

“让小晖住家里啊……但是小晖的房间堆满了杂物啊……现在要收拾的话很麻烦啊。”伯父想了一想,说道。林晖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南宫接着开口,“那、那睡我的房间吧……!”

死一样的沉默。

这是什么情况啊!伯父他们怎么会同意啊!

“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呢。”伯母一边洗着碗一边乐呵呵地说道,接着伯父也点了点头,“嗯,是个不错的主意呢。小晖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吧。”

我到底有个什么样的养父母啊!林晖这样想道。

之后,南宫便拉着林晖的衣角,把他拽上了二楼。南宫打开自己的房间,两人进去之后,反手把门关上。

“小媛……为什么一定要住在这里呢……?”

“我……害怕……”南宫声音很小,但刚好能听清,“我怕,那个‘黑日’会再来……没有小晖的话……我一个人会很害怕……”

林晖没有说话,静静地想了想。

小媛她……其实是个很胆小的女孩呢,不敢坐过山车不敢去鬼屋,过街都左顾右盼。让这样一个女孩,从刚才那种充斥着死亡与恐怖的世界……不对,是结界,归来之后,她会怎么想?

她从内心深处都在害怕那结界吧,从她之前手心里的汗水就能感觉得到她的恐惧,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如果不陪她一下的话,她很可能会做噩梦呢。

想到这儿,林晖伸手,摸了摸南宫的头。

南宫抬头,眼里润润的。

“我不会离开小媛的,永远不会。”林晖开口说道,笑了一下,把南宫抱在怀里。

南宫也默默地抱紧了林晖,把脸埋在他的宽阔的胸前。

窗外的星空依旧是那么灿烂,地面上灯火辉煌的新都显得越发黯淡。

林晖站在淋浴喷头前方,双手撑着墙,闭着眼睛,感受这温暖的热水流过全身的感觉。

他放松身体,低下头。

林晖抹了一把脸,看向自己的右手。

在那瞬间,他的右手食指如同过电一般,一阵剧烈的疼痛。林晖倒吸一口冷气,连忙甩了甩手,平复了那疼痛。

是神经抽搐么……?看来太紧张了呢……

林晖笑了笑,关掉了喷头,伸手抓过浴巾。

一分钟后,林晖打开浴室门,穿着短裤,一边擦着头发,伴着浴室里面的蒸汽。

他顿了一下,看向站在不远处房间门口的小媛。“小媛,该你洗了哦。”“啊……啊,好的……”南宫说道,看向林晖,随后脸一红,转身奔回房间里,抓出睡衣,冲进了还冒着热气的浴室。

林晖歪了歪头,挂起浴巾,走向南宫的卧室。

南宫的卧室充满着少女的粉色风格,两床鸭绒黄的被子铺在大床上,放着两个枕头。

居然是睡一张床么……林晖想着,看了看地板,又不忍心把干净的床单给铺到地上。只能将就着陪小媛睡一晚上了。

他坐到南宫的书桌前,随手拿起了一本书。书的封面是英文,林晖的英文水平看不懂,但从侧面南宫可爱的手写体翻译来看,是很有名的《失乐园》。

林晖的理解能力也不足以支持他看懂这本书。

他索性放下了书,看向桌上那一只咖啡色的小猫毛绒挂件,那是去年南宫生日林晖放在蛋糕盒上送给她的礼物,如今仍然放的好好的,连灰尘都没有沾。看来南宫是很用心的在每天擦拭。

然后,就是一些日记本和作业本。林晖还没有到偷看别人日记的阶段,也就离开了书桌,看向窗外。

新区灯火辉煌,却依旧比不上那灿烂的星空带给人的震撼。

小媛的房间窗户正对着南方。林晖望向贴近地平线的星星,辨认着星座与它们的标志星。

林晖的视线停在了一枚蓝色的亮星上,被它散发出的一股奇妙的力量所吸住了目光。

那颗星星的名字是北落师门,古代中国掌管杀伐进击的星星,也是克苏鲁神话中火神克图格亚被古神封印的场所。

林晖有些头晕,连忙扶住了一旁的衣柜,移开了视线。

那颗星星,林晖从来没有凝视过它,但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熟悉感?就像是在郁雪身上找到的熟悉感一般。

他努力摇了摇头,丢开了那些想法后,眩晕感渐渐消失。林晖顿了一下,走到床边躺倒鸭绒色的被子上,感受着被子的柔软,同时也看着天花板上发着柔和光亮的吊灯。

有多久没有看过这吊灯了?林晖想道。

不知道躺了多久,门被打开,南宫穿着一身鸭绒黄的睡衣走进来。她首先看见了**着上身的林晖,两人四目相对。随后,林晖飞快地把睡衣上装穿好。

两人就这样顿了一分钟。

“那个……睡觉吧……?”“嗯、嗯……”

简短的对话,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去掀被子。在又忍受了一分钟的沉默后,林晖率先钻进了被窝,南宫也跟着钻进了鸭绒色的被子里面,顺手关灯。

秋季冰冷的被窝里很快被体温给捂热。两人都有些尴尬,毕竟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虽然名义上是兄妹,但睡一张床什么的还是有些害羞的。特别是睡右边的南宫,林晖在这么暗的情况下都能看出她脸红到了耳根。

为了解除尴尬,林晖开口,“小媛?”“……嗯……”“今天的事情……你就当作没有发生过吧。”

南宫没有说话,只是抓住了枕头。

“我知道啊,小媛你其实……很害怕吧。”林晖轻轻地说道,伸手摸着南宫的头,从她棕色的头发上传出一股奇妙的香味。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所以……不用害怕。”

“……哥哥……”南宫迷蒙地说道,努力看向林晖脸上一片绯红

两人相视,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小媛无声地握住了林晖的手,十指交叉。

这是哪里……?

我睁开眼睛,看向周围。

我浮在无垠的宇宙中,星光灿烂。和它比起来,我自己的存在就像浩瀚海洋中的一滴水。

手脚有知觉,但是无法挪动分毫,像是有无形的手束缚住了他们。

这是哪里?

我的眼睛感受到了强烈的光芒,不由得低头,看向那光芒的源头。

我看见了有生以来最震撼的画面。

在我脚下,是涌动翻腾着的烈火的海洋。我能看见远处烈焰的跳跃,也能看见脚下火焰在跳着永恒的舞蹈。那是一般人看过一眼就永远不会忘记的,极尽人类一切想象的舞蹈。只有那种抽象派艺术家才能完美的表现出那些火焰的舞步,它们是活的,在这海洋中永恒舞动。

我仔细的看着,那些火焰竟然在我目光的注视下散开,将海面凹下一个空洞。

在那空洞的正中央,站着一个赤色长发的少女。

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总觉得似曾相识。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及膝裙,**着双脚,赤色的如同周围那些烈火一般的长发在火焰中飞舞升腾。如同天使。

她抬头,赤色的眼睛直盯向我。

我感觉到了那目光中蕴藏的贯穿灵魂的力量,却无法挪开视线,只能让她窥视着我的灵魂。

这种感觉绝不好受。

“你……是谁……?”

她开口,我却感觉脚下的那一整片烈火的海洋都在翻腾,应着她的那轻轻呼喊。

我无法回答,我的喉咙里挤不出一点声音。那少女带来的震撼远胜于烈火的海洋,好像她就是烈火本身。

她没有再说话,沉默地看着我。

我觉得有失重感,极速坠向那烈火的海洋。

我最后听见了一句话,是来自亘古浩瀚的天空的,雄浑壮阔的呼号,却依旧像是从少女的口中传出。

那之后,我被烈火淹没,眼中只剩下永恒舞动的烈焰。

“九万年后,我将携吾之眷族,重返大地!”

总序 / 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