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猛地睁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不由自主地捂向胸口,没有触到被剑贯穿的伤口,只有一件棉质睡衣。

愣了一会儿,无力地躺倒到床上,我敲停了旁边的闹钟。

“……梦啊……”

我叹了口气,瞥了一眼闹钟,随后起身下床,从衣架上顺手取下那件黑白纹的制服。制服的左领口有一只天蓝色的火苗,是上周咖啡店老板发的,虽然我并不理解它的含义。

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一边单手系着扣子,我一边伸手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沉默着,我也沉默着,就这样呆了半分钟。

随后,传出一声轻轻的呼喊。

“……哥哥……?”

我浑身一震,手机差点掉到地上。那一声呼喊虽然很轻,但是却深深刺激着我心底深处那一丝莫名的情感。

超可爱的!

但是,更让我感到疑惑不解。

打电话的是我的妹妹——准确地说,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养父母的女儿,南宫媛,昵称小媛。

刚才那一声“哥哥”,可能是这两年多来,她叫的唯一一声了。

“……怎么突然想起用这个称呼啊……?”我调整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尽可能平静地发问。

“唔、唔诶……?!小、小晖?!……”

电话那头忽然惊叫起来,与刚才那种迷糊的可爱声音完全不同,像是被我给叫醒了一样。

“我我我、我怎么在打电话……?!”

“……”

“对、对不起啊小晖……!”

飞快地,电话被挂断,只留下我在哪里茫然,回味着那一声呼喊。

我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听养父说,我的母亲难产,父亲在开车赶往医院的路上遇上了车祸,双双遇难。之后,养父便收养了刚出生的我,并且让我跟了生父姓林。

这种事实在是巧合得让人难以置信。

父母留下的遗产,就只有这套位于新都市外区的三层江景别墅了。

我把手里的面包吞进肚里,抓起桌上的那盒牛奶,跑了出去,顺手锁上了房门。

我,林晖,就读于新都第一高中,目前读高二,成绩徘徊在及格线上下,在咖啡店有一份工作,有车有房父母双亡……车暂且不提,但至少在高档别墅区有那么一套房子,卖掉房子再去个小城市买间公寓,把剩下的钱存起来,吃利息估计都能过活。

但是,就在上个月,几乎每周六我都会做那个怪梦,梦见燃烧的城市、哭号的平民和黑色的太阳。

这怪梦代表了什么?

我从来都不相信世界上有神魔鬼怪存在。但连续一个月的周六怪梦,不禁让我也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

会不会是什么世界末日的预言?

得了吧,再怎么玄乎也不会到我头上吧。

“叮咚。”

我按响了店外的门铃,随后是开锁的声音,老板戴着一顶奇怪的帽子从门里探出头来。

“哎哟小晖啊?”

老板将门敞开,没等我进去,他就塞了一张采购单过来,“嘛,明天有两个新客人,要喝龙井还是什么……就拜托小晖你今天回去的时候在你们那地段买一斤龙井,这里是店里的卡,密码你是知道的……”

我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采购单。

西湖龙井,一斤;英国皇家咖啡园进口咖啡豆,一斤;脱脂奶油,半斤。

略略地算了一下,买这些东西的钱加起来,在我住的那地段……大概在一万左右,这些估计能够一个月的消耗。店里的营业额……一个月三四万。除开水电气费,净收入在一万五上下。我的工资三千二,老板留一万二……应该是符合新都工资标准的吧?

不过,一万多的材料……?

“老板啊……一万……?真的用的完么……?”我递回采购单,说道。

“…………”

老板看着采购单,沉默了一会儿。

“……好像是有一点多……”他说道,轻轻挠了挠头,“那小晖你就适当地少买一点……那个啥,茶叶吧,咖啡豆也行……”

我接回老板改过的采购单,上面的材料都减到了四分之三。这样花销就少了三千多。

店里的每一分钱可以说都是我和老板的共同资产,结余多,我的工资就多,老板的产值也会多。

但老板那二货总是不在意支出,还老是问我为什么店里生意不错但收入总是不够他花销。

对此,小媛她的回答是:“老板你让小晖来帮你管账也许会好的多。”

于是我才发现,店里的账本只保存了一周的,而其他那些,自从开店我来这儿打工以来,两年多的账本都不翼而飞。

我坚信不可能有小偷,一定是老板那二货弄丢了。没办法,我只得从那个时候开始监督老板记账,月底结算的时候规定老板的支出,终于是稳定了收支,而且结余也开始增加。

大概十分钟后。

大门处传来开门声,我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门口。

大门敞开着,门口站着一名一头柔顺天蓝色长发的女孩,头发披在胸前,看上去十一二岁,面无表情。

“……你好,是昨天我联系的咖啡厅么?”

女孩开口,声音很轻,但是很清晰,带着一股熟悉的气味。

我愣了一下。

熟悉?这股气味带来的感觉……就像我是野生的一只一千多岁的熊猫精,遇见了和自己一同出生的失散妹妹一样。

这种感觉是难以言喻的。

“啊……是郁雪小姐?”老板翻了翻我给他准备的记事本,推推眼镜,说道。

郁雪……?这名字我绝对是第一次听见,但为什么……这么熟悉……?

熟悉得就像是……

“你是……林晖?”郁雪看向我,她的红色的瞳孔里面透出一种……可以说是炽热的目光。只是炽热而已。

她为什么认识我……?

我有些慌,连忙回答,“是,是的……有什么事……?”

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到我面前,抬头看着我。

她不高,比我低了半个头,一米五左右;头发比小媛的短发长了很多,而且是很少见的天蓝色。天蓝色的头发,我好像只在漫画或者书里才见过。

我也就这么看着她,诡异的气氛持续了一分多钟。

那炽热的目光似乎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我只觉得我的身体在那股力量面前微微发热。不过……

该怎么形容呢?那股力量一直只是在我身体外围徘徊,似乎是在畏惧着什么。畏惧?是这个形容词最恰当吧,我找不出第二个能够准确描述这感觉的词了。

郁雪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那股力量随之烟消云散。

“……火……”

在说出一个让我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字后,郁雪后退一步,然后转向老板那边,“你就是昨天的那位先生么,我考虑了一天,应该能接受你提出的待遇,只是工作时间……”

“啊,那个没关系,我会安排一下的。”老板说道,摘下了他那只古典的眼镜,看向我。

我也一脸疑惑地看向他。

我分析了一下两人短暂的对话。首先,郁雪昨天联系过老板,而且估计是联系工作。第二,两个人已经商量好了工资问题,但工作时间没有安排地太合适。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完全不知道老板要招聘新员工啊!

没等我想太多,郁雪就坐到了我旁边的位子上,老板也示意我过去。

走到柜台前,我小声的地向老板发问:“老板……不是我不同意你招新员工……但至少通知我一下呗。”

“嘛……确实是我不对啦……诶,小晖,郁雪昨天是订了位置的,点的是无糖摩卡,还得麻烦你送过去咯。”老板说道。

我点了点头,这是我的本职工作,自然没有说什么。

在我端过去咖啡之后,郁雪再次看向了我,手里是一本有着奇怪封面的外文书。

店里的每一张桌子上都放着一个小书架,里面摆着十七本不同类型的书。这是这家店的特色之一。听老板说,他每个月都会更换一次书的种类,客人们每次来都可以看到不同的书——当然,前提是客人们想看书。

书架里有从量子物理学到言情小说等异常齐全的分类,也不乏外语书籍,只是很多我都看不懂罢了。

但郁雪手里的书……我却没见过那是哪国的文字。

“想看一下么?”她似乎察觉到我在注意她的书,便轻轻合上,放到我面前,说道,“这是拉丁文的书,翻译成中文的话,就是……《消逝的繁星》,记录了古代人类对星象学的认识。”

连这种类型的书都有……老板你是有多闲?

郁雪在那张桌子上坐了一整个上午和中午,三点钟左右才离开。

我送完最近的一杯茶后,走到了那张桌子旁,开始收拾喝完的杯子以及擦桌子。

沙发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我放下抹布,伸手拿了起来。是一只天蓝色的蝴蝶结,发卡那一类的。估计是郁雪不小心从头发上面弄下来的吧?

在我观察它的时候,开门声响起。我连忙顺手把它揣进上衣口袋,看向门口。

小媛站在门口,笑着朝我招手。

“嗯……?哦哦,是小媛啊,想喝一点什么,我请客哦。”老板放下了手里的奇怪封面的书,看向小媛,“啊啊,对了,店里新来了一个雇员哦小媛,你们两个应该合得来才对……”“郁雪三点钟就走了啊老板,现在都快过十分钟了你还没发现么?”

“诶诶?郁雪走了?……啊,想起来了,她说她下午有事,要明天才会来,明天就是正式上班了呢。”

小媛走到最近的位子上坐下,“小晖……能给我一杯卡布奇诺么……?”“当然。老板,你说的请客的哦。”我点了点头,看向老板,“一杯卡布奇诺,加两块方糖,奶油要多铺一层。诶,小媛,你们学生会今天不是有活动么?”

她愣了一下,回答,“那个啊……是学生会最近的财务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呢……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好像是副会长那边的活动教室被损坏了……”

“教室损坏?”我自言自语道,“到底要怎样才能损坏教室啊……”“不知道呢……”

想了一会儿,我回忆起了早上刚起床时,她打来的那奇怪的电话。

“小媛。”“……唔?”

听见我叫她,小媛迷茫的抬头,发出一身奇怪的呜声。

“早上的那个电话……是怎么回事?”

“电话……?”她看向我,疑惑地歪头。

思考了一分多钟,她的脸逐渐变红,手忙脚乱地挥手,“那那那、那是意外!是意外啦!”“……意外……?”“因、因为……因为打错电话了!……”

一阵惊慌之后,她低下头,脸红得像苹果,头发垂下来遮住了眼睛,小声地说了些什么。

“……如果只是‘哥哥’的话……就只能是兄妹了呢……”

我没有听见这句话,只能挠挠头。

我忽然注意到了兜里的那只天蓝色蝴蝶结。

还是找个时间……还给郁雪吧?毕竟这是女孩子的东西……

而且,这股奇怪的心悸感……是怎么回事?

工作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五点,趋近黄昏,而小媛仍在那里看着一本奇奇怪怪的书。

“嘛,到下班时间了哦小晖。”老板坐在柜台后面看着账本写字,说道,“今天晚上好像要下雨的样子,你们也早点回去吧。”

我看了看小媛,她也抬起了头来,迷糊地看了看四周,“诶诶,只有我一个人啦……?非、非常抱歉……只点了一杯咖啡还坐了一下午……”

“没事的啦,老板很不容易请客的哦。”我说道,把手上的托盘放到柜台上,“我们就走了咯,老板?”

“嗯嗯,慢走哦。”老板忙着记账,只是抬头笑了一笑。我便和小媛离开了咖啡店。

夕阳的晖光映在我们前行的路上,一路上看不到几个行人。

那条街比较偏僻,来这里的基本上是老顾客,很难看见几个新客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店里需要提前预订,现客的话不容易等到空位。

偏僻也有偏僻的好处,老板的店可以说是整个新区偏中心处最有“感觉”的一家咖啡店。

从店里徒步走到我的住处只要半个小时左右,几乎就在第二大桥的两头。

我和小媛走上桥,桥上一个人都没有。安静得出奇。

夕阳从大楼之间跳到河面上,金黄色的光照在桥中央,把整座第二大桥染成金色。

我们走到桥中央,不禁偏头望向西边的落日。

“……很漂亮呢,夕阳。”小媛说道,轻轻地,像是怕破坏了那轮金色的落日。

我凝视着那光芒不太强烈的落日,渐渐地,身体好像略有些工作了一天的疲倦感,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就是这一哆嗦,再看向周围的场景时,我几乎是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这、这场面……和那个梦……有一个场景,几乎完全相同……?!

“那个……小晖……我最近都有做一个怪梦呢……”小媛忽然开口,转过头来看着我。我顿了一下,略吃惊的看向她,“是、是什么样的梦……?”

“嗯……记不太清了呢……有烧着的房子,有哭声……还有……黑色的太阳……?”

这一次,我是彻底地愣在那儿。

黑太阳,燃烧的房屋、哭号声……这与我最近一直都在做的那个梦简直一模一样,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两个人做的两个梦。

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又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我向那边看去——

原本放射出璀璨晖光的落日,现在是一片漆黑。

黑色的太阳!

小媛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同样扭过头来,同样愣在那儿。“……小、小晖……那太阳、那太阳……”她开始不由自主地后退,全身颤抖,非常害怕。

我连忙扶住了她,同时强行看向那轮黑色的太阳。

它已经没有了刚才落日的金黄色光芒,取而代之的是浓郁到极点的黑暗,浓得要滴下来一般。

它到底是……什么东西……?是我们的幻觉么?周围还是和刚才一样明亮啊,这到底是……

……怎么回事……?

我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喉咙发不出声音,梗塞感积郁在喉咙处,非常难受。我下意识地看向小媛,她似乎也是如此,不过她的反应要更剧烈一些。她的身体开始变得无力,最后几乎是晕了过去。我竭力扶着她,同时维持着我自己的意识不被那难受的感觉征服。

巨大的声音撞响在我脑中,如那梦的末尾,像是有一千个一万个疯狂地祷徒在高声齐咏,奏响恐惧与死亡的交响曲!

…………

……

不知道过了多久,喉咙处的梗塞感突然消散。我疯狂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宛如重获生命。

不……不是重获生命的问题……

我看向四周,原本黄昏的大桥已经是一片漆黑,远处被浓浓的雾气遮挡着,完全看不见河流的两岸……准确的说,我连河面都看不见,视野被这浓雾强行限制在了周围大概十五六米,再远一些就开始模糊,看不透彻。

我扶着的小媛渐渐地苏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看着周围。似乎是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她一声惊叫,抓住了我的手,“小、小晖……这里,这里是……?”

天空已经不是之前的夕阳的颜色,它被涂上血一般的红色,就像要滴下来一般。黑色的太阳依旧在那儿挂着,发出诡异的波动,颤抖着往天空高处升去。

周围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只有无限的黑暗,以及无限的恐惧。

我看向桥头,却发现根本无法从这浓郁的黑暗中望过这半座桥。我接着踏出一步,被小媛拉住。她拉着我的左手,摇了摇头。“别、别过去……”她说着,拉着我的手又紧了几分。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被黑暗笼罩的桥头.

如果一直待在这座桥上,就等于是只有两条路可以走,很难保证我们的安全。必须从桥上下去,不管是去内区还是外区,都比在桥上安全。

“小媛,不管怎样,我们先从桥上下去,待在桥上太危险了,我也说不清楚会不会有什么东西攻击我们……”

她顿了一下,身体颤抖了一下,没有挪动。但我拉着她的手,往桥下不远处我的屋子跑去。

这黑暗遮蔽视线的效果似乎和雾一样,在我们跑到离岸边还有四百米的时候,我就已经能模糊地看见房屋的轮廓了。我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赶向我的屋子。

黑色的迷雾渐渐弥散,我们的视野开始降低,但总算是回到了我的屋子。

开门,进门,关门,把沙发推过去堵住门,一气呵成。

小媛靠在门口的沙发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到了屋子里总该安全了吧。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伸手去按灯的开关。没有反应?我愣了一下,又连续按了几次,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看着漆黑一片的屋子,我猛的打了个寒颤。

我好像误解了什么——这黑色的世界和我原来的世界是不同的,在我的意识里一直认为家里是最安全的……但是在这个世界里呢?漆黑一片的屋子里似乎比稍微有些光亮的户外更危险吧……

正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小媛看了看我,忽地愣住。

我全身冒着冷汗,看着她略向上的视线,感到背后传来一阵恶寒。

“小媛你……看见了什么……?”

“……黑、黑色的……黑色的……”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无边的恐怖,朝她冲过去,一把把她抱住,对着窗户猛地一撞。

肩膀传来一阵撞击的麻木感,我们重重地倒在了窗外的砖路上。我松开小媛,爬起身,把她拉起来。

“没事吧……?”“没事……但、但是……那个东西……”

我看向破碎的窗户,里面一片漆黑。我顿了一下,正准备靠近仔细看时,一只闪着紫黑色光芒的眼睛忽然睁开,吓得我们往后一跳。

“那是……什么东西……?”

我自言自语道,把小媛护在身后,从一旁的地面上捏起一片不大的碎玻璃,朝着那只眼睛猛地飞掷。我的体能虽然不太好,但我对于我的投掷技术有着绝对的信心。

那片碎玻璃准确地**了那只眼睛里面。接着,我们两个听到了人生中最可怕的咆哮声。那不像是生物所能发出来的声音,更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的嚎叫。

见势不妙,小媛一把抓住我的手,“小晖!我们往学校那边去吧!也许能碰见其他人呢。”

我这才发现,我们一直都没有碰到过除了我们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人形的物体也没见到过。

太诡异了……哪怕是空间跳跃什么的,也不可能没有任何一个路人啊。

我们玩命的向前奔跑。我们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可怕的场面,现在只能朝着小媛说的学校那边奔跑。一边跑着,我一边回头去看破碎的窗户。

从窗户里面……爬出来了一只——准确地说,是一堆——黑色的东西,紫黑色的眼睛死死地锁定了我们。我扭过头,没敢再去看,加紧步伐跟上了小媛。

天空一片血红,漆黑的太阳挂在天空,如同地狱的大门。

一边跑着,我一边回想着我们是怎么跑到这漆黑的世界来的。首先就是那黑色的太阳,光从外形上看就已经十分诡异,更不用说感觉。它带给我们的感觉非常难受与压抑,像块巨石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的心里突然猛地一震,不由自主地拽着小媛朝左边草地上扑倒。

随着她的一声惊叫,我感觉到右侧传来一阵强劲的气流,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吹过,呼啸的风声直刺我的耳膜。在强行转身把小媛护在上方过后,我们砸到了草地上,我没有去管左边肩膀的疼痛,而是顺着那道劲风的方向望了过去。

之前从窗户里爬出来的那漆黑的怪物已经被甩得很远,但是路边的窗户中却是爬出了更多的怪物。

小媛揉了揉头,从草地上坐了起来,同样是一阵惊骇。

“小、小晖……”小媛的声音颤抖着。我努力站起来,看向把我们围在一间有围墙的屋子外的那些黑色的怪物。

跑不掉了么……难道要死在这儿了……?

忽然,在四下观察的时候,我发现身后那围墙有一处破口,看高度的话,可以让我们以那个破口为踏板,爬上围墙。那些怪物的速度很缓慢,真正要靠近我们的话,没个一两分钟是不可能的。我拉起小媛,跑到破口那里,抓住不太大的凸起物,一个发力,右脚踩进了破口里,接着是几乎用尽了我毕生所有力气的一个引体跳跃——

我抓住了围墙的上沿,吃力地把自己拉上去,又在上面把小媛给拉了上来。

在黑色的怪物们离围墙只有不到两米的时候,我们从围墙上跳进了那房子的花园中。

很幸运,里面没有类似外面那些黑色的怪物的东西。

在从另一边绕出去之后,我们绕上了没有住宅的公路,朝着学校那边奔跑。

终于,我们成功跑到了学校。但令我们失望的是,除了我们,没有看见其他任何人。

我们喘着气,坐到了学校对面路边的长椅上。

小媛就坐在我的旁边,喘着气,抱着双臂。不知道她心里是什么感觉,但我的心里已经充满了绝望和对未知的恐惧。

天空中那黑色的太阳依旧在照着这个诡异的世界,我们的恐惧却没有随着体温的降低而减少。

恐惧,害怕,绝望,这些负面情绪充斥着我的内心。对于眼前这一连串诡异的事件,就算是最理智的人也绝不会冷静得下来。

我抬头,望着那黑色的太阳。看了一会过后,我发现,那太阳似乎比我们之前看到它的位置高出了不少,已经升到了正午的位置,再把它和那些黑色的一堆堆的怪物联系起来……

我顿了一瞬间,危险的感觉出现,我几乎是在那同时拽着小媛起身往尚未完全关闭的学校大门跑去。

身后传来长椅破碎的声音,从树下的阴影中出现的漆黑的东西击碎了它。

可以打碎长椅,就一定能打碎我们的骨头。

小媛紧紧的抓着我,从她沁着汗的手心里我能感觉到无边的恐惧。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怪物是什么东西!我们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的心里爆发似地涌出了一连串疑问,接着我们一头钻入学校大门,朝着开阔的操场那里奔去。

经过并不算仔细的观察,那些黑色的怪物似乎是在那黑色的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出现的,没有预兆,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而操场上是找不到大片的阴影的,就能避免再碰到它们……

不过,我们却是在临近操场时刹住了车。

前面的楼梯口的大片阴影中,晃悠悠地钻出来两只黑色的怪物,彻底击碎了我们逃跑的信心。

小媛无力的坐到地上,愣愣地看着把我们夹在过道中的怪物们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接近……

最前面的怪物举起了它的触手一般的肢体,朝着几乎绝望的我砸了下来。

那一瞬间,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做,就看着怪物把它的肢体朝我砸下来。

……会死的吧……?

也是在那一瞬间,红色的火焰席卷过道,在瞬间点燃了我意识最深处的那被埋藏起来的记忆。

那是一曲宏大的,烈火的史诗。

一 / 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