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三大至强者之一的牧尊,在年轻之时有一位好友,但不知因何缘故而陨落,而他的这位好友是一位把剑练得出神入化的地至尊大圆满的强者,仅差一步便可跃入天至尊行列。

牧尊也因这位好友的陨落而醉酒三天,也亲手为其擦拭墓碑,之后为其建立了墓碑之院,其名为剑仙之院,而此地便被牧尊提笔划为,剑仙陨落之地!

此时此刻,剑仙之院内,放着一块充满灵气的墓碑,而这块墓碑的主人,名为霍雨浩,前置香炉,插着三根香,周围桌上也摆放着各种贡品,显然不久之前有人来祭拜过。

而在墓碑的左旁,有一位白衣胜雪的男子,静静的坐在木椅上,垂着脑袋,眼睛闭合,像是在睡觉。

踏踏!外面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一位穿着寿衣的白色长发少女,绝美的容颜宛如一幅苍白的画卷,急忙的跑了进来,并且迅速的关紧木门,靠在了木门后,用自己的身体堵着,雪白色的眼眸里,充满了害怕的神色,可爱的脸蛋上,满是焦急的表情,像是被什么恐怖的东西追赶似的。

少女名为霜雪樱,是生活在极北寒雪之地的雪霜女,她本在极北地界,自由自在的玩耍,可是突然被套麻袋,被绑架了,但是幸运的是跑了出来,目前绑架犯就在后面追着。

砰!霜雪樱在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背后的大门就被粗暴的踹开了,她也被木门打开的推力推倒在了地上

“哼!还想跑?”

只见踹门者是一个长相极其凶恶的大汉,手中握着一把大刀,他看着不断往后退去的霜雪樱,一步一步的向霜雪樱走来,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跑啊,你倒是跑啊,害我追了这么远,要不是你值钱,我早就享受一番了!”

霜雪樱无助的摇头,现在她很害怕,她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去哪里,所以很害怕。

大汉看着霜雪樱那白皙的肌肤,纤细的身体,不起一点色心是不可能的,但是雇主要干净的,要是弄脏了就不值钱了。

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在极北之地抓到了一个雪女,还是最适合教育的幼年期,值钱的很呢。

霜雪樱一直退后,直到碰到了桌子,发现无路可退,惧怕的大喊着:“你不要过来!”

可是你这么一说,大汉就越想过来,邪恶的笑道:“我就过来又怎么样?就只是不久才进入了感应境而已,还敢从我灵动境的手里逃走,谁给你的勇气。”

大汉大手一抓,握住了霜雪樱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

“放开我!放开……”

霜雪樱用力的拍打着大汉抓住她脖子的大手,双腿无助的在空中挥着,拼命的挣扎着,但都无用,而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模糊。

霜雪樱的眼角,不甘的流下来了一行眼泪,心中祈求着:“神明啊,救救我,谁都行,救救我……”

直到霜雪樱即将要失去最后的意识之时,一道声音在她的耳旁突然响了起来。

“是谁在大吵大闹,扰我清静?”

一道悠悠的声音,在这个院落内响起。

大汉一听,放下了霜雪樱,循着声音看去,那里坐着一位身着白衣的帅气男子。

“咳咳!”被放下来的霜雪樱,握着脖子,咳嗽了两声,缓和过来后,也同样看了过去。

“这人是谁?”

大汉有点惊疑不定,他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其他人,要么此人就是隐藏的高手,要么就是坐在这里坐久了,与环境融合在了一起。

“我在此地长眠已久,但却被吵醒了,是你做的?”

男子睁开他那清秀的双眸,看着面前这个握着大刀的大汉,神情淡漠,语气悠然的问道。

他的名字叫做霍雨浩,本来一直坐在这里睡觉的,但却被一些杂音给吵醒,就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在吵。

“不是,是她做的,我这就把她带走。”

大汉也看不出白衣男子的深浅,如果只是一个连灵力都没有感应到的普通人,他根本不用怕,但万一是比他高一大境界的灵轮境强者,绝对会死翘翘的。

大汉正想要把霜雪樱带走,但是霜雪樱也不是笨蛋,自然知道眼前这座木椅的白衣男子是她的救命稻草,就立刻大喊求救。

“大佬救命,他是拐卖犯,要准备把我卖掉,求大佬救命。”

霜雪樱快速的爬到了霍雨浩的身边,并且躲到了他的身后。

“哦,是这样吗?”

霍雨浩注视着大汉,面色毫无表情,但声音却已然寒冷了起来。

在霍雨浩的目光之下,大汉竟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仿若有一只锥子,放置在他的心口,一把锤子在后面敲动,要刺穿他的心脏。

现在大汉也过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跑了出去,他的直觉告诉他,要是再不跑,绝对会交代在这里。

快速跑出剑仙之院,一边跑着一边扭头的看向门口,看那白衣男子没有追来,心中大松了一口气,并且放了一句狠话。

“还好没有追来了,给我等着,我立刻去找人,绝对会把这破院给砸了!”

突然,胸口传来剧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刺穿了的痛楚,他眼睛瞪大的低下脑袋看出,那是一把锋利的长剑,正捅在他的心口处。

大汉艰难的抬起头,是那个在院内的白衣男子,他背对着大汉,右胳膊下夹着剑柄,左手按着剑底,右手摩擦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

“那个拐卖犯跑到哪里去了?”

霍雨浩这样想着,他走出院子就看不到那拐卖犯的踪影,而周围是平地,没有可躲藏的物体,按常理来说,就算是逃跑,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没有了踪影啊,所以那拐卖犯到底跑哪里去了?

“奇怪……真奇怪,现在的世道变了不成?只是灵动境的炮灰都有如此神速了吗?”

“啊……”

正当霍雨浩想着世界变得真快的时候,听到了背后传来了一声闷哼,转头看去,只见那拐卖犯倒在了地上,胸口有着一道裂口,不断的从里面流出血液。

看到这一幕的霍雨浩,眉头轻挑,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这人怎么死啊?是谁出的手?”

霍雨浩的目光迅速地往四周扫射,但却连个鬼影都没有看到,让他不由得感到奇怪。

“怪了?没有第三人在场,这人是被谁杀死的?”

霍雨浩把剑捅在地里,蹲下身来,观察了下拐卖犯胸前的伤口,有些惊骇道。

“这是……剑伤?!这是被人用剑给捅死的,究竟是何等高手,用剑捅死人之后,还能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把尸体放在我身后,此人功力,在我之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