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仙酒店,铺着粉红床单的圆形情侣大床房。

“别蹭了,真恶心!想进就快点进来!”

少女雪白的胴体不着寸缕,偏转脸庞露出嫌恶的神色,“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跪在她两腿前的金发公子哥神情淡漠,眼神似乎非常复杂,像是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

眼看马上就要征服眼前这位高傲清冷的女主角,他却违背常理地停了下来。

洛晴川很懵。

额头一滴汗水流下。

他穿越了,并且似乎成为了一位书中的反派。

第一时间洛晴川是很淡定的,不就是穿书做反派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且看我翻手如云覆手为雨,避开致命杀机,逢凶化吉走向人生巅峰……

洛晴川穿越的时间节点不太对劲,刚刚跟一个女孩子进了酒店房间,洛晴川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日常生活,稀里糊涂正准备把事办了……

直到他看见少女的眼泪,记忆潮水般涌现。

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少女眼泛泪花,双目红肿,小脸嫌恶却没有反抗地摊着玲珑双臂,一副认命了的模样。

洛晴川很快搞清楚了自己和她的关系。

零距离的关系,并且马上就要负了!

大堆大堆的信息伴随着未来的些许画面被塞入洛晴川的脑海。

他发现这本书不对劲!

他、洛晴川,是反派!

但洛晴川不是反派舔狗,也不是什么坏事都没做到就总是在最后被男主角踩在脚下的工具人,他……

他成功了!

他竟然真的在未来把全部女主占为己有,通过各种下作的手段将那些实力高强的美少女们牛到身下,就如现在!

可今后怕不是要去往西天极乐吧?

我是反派,还是牛头人黄毛!?这特么到底拉了多少仇恨!?

作者你想让我死就直说!

男主角左天,一位拥有古老传承的天命之子,在灵气复苏的新世界里横推无敌手……

三年后的某夜,洛晴川把女主们关到自己的别墅里嗨的时候,终于回过味的男主角过来了,一剑把江北洛家夷为平地,洛晴川死无葬身之地,然后主角抢走…不,带走了先前本就倾心于他的女主们。

所以说……

这本书的作者莫非有什么奇特的癖好?

确实会有些奇怪的人喜欢这种风格啊……

洛晴川一颗心慌乱无比。

按照这本书的剧情,不仅仅是身下的高岭之花苏映雪,洛晴川会牛到一位又一位漂亮女主角。

只要洛晴川想,他确实能走上人间巅峰。

虽然时间只有…三年。

到时候就变成三年之期已到,请反派少爷赴死……

后面的剧情就跟他这个反派没关系了。

“我不干了。”

洛晴川冷着脸说道。

倒是把苏映雪说得怔了一下,脸上的嫌恶都变成了困惑。

因为又不知道洛晴川心里在想什么,她是真搞不懂,莫名奇妙地呆住了。

可突然间,苏映雪身边床单上的手机叮铃铃响了起来。

洛晴川看见了那个名字…心里咯噔一声。

左天。

男主来电话了!

……不对不对不对,不要怕,按照本来应该有的发展,此时苏映雪可不敢对左天说实话。

洛晴川会在苏映雪一边接男主的电话的时候,一边挺动腰身与她‘相亲相爱’。

可怜的苏映雪只能屈服于洛晴川的暴力,努力地捂住樱桃小口不想漏出旖旎之声。

洛晴川很无语。

好你个作者,你硬辅一定玩的很六吧?

苏映雪双瞳缩小,咬住嘴唇,瞪住洛晴川:“你先停下,我…打完电话再跟你继续。”

洛晴川耸了耸肩:“本来就没开始好吧?好好说,让他来接你走。”

“诶?”

苏映雪玉体微颤,对洛晴川忽然转变的态度感到不可置信,但也忍住了好奇。

“那我接电话的时候,你别出声音。”

“没问题。”洛晴川转过身坐到床边,点起了一根烟。

呼——上面下面都冷静了不少。

他开始串联前因后果。

2028年,灵气复苏,沉寂许久的修真界逐渐浮出水面,他所在的银城第一高中办起了“寻道班”。

拥有灵根的学生,可以在“寻道班”里获得相对应的功法。

苏映雪是左天的青梅竹马,同样身负古老传承,未来会成为白衣女剑仙!

但是左天天性淡漠,少言寡语,苏映雪的爱慕只能深藏心中。

苏映雪是剑道天才,可左天这位天命之子,最开始却有一个废柴的全属性灵根,什么都练不了,干脆直接开摆。

苏映雪对摆烂的左天,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

后来“寻道班”为每个学生免费发放“养灵丹”,才给苏映雪带来一丝希望。

然后…对苏映雪这位校花级美少女动心的富家少爷洛晴川展开了攻势,结果自然被拒绝。

于是洛晴川就以利用家族资源,阻止左天去“寻道班”修行的卑鄙理由,逼得苏映雪答应给他一晚。

当然,为了左天的修炼前途,苏映雪简简单单地真以为就一晚。

但是在洛晴川接收到的未来信息里…他自己早早就安装了摄像机……

可以说是老黄毛了。

冷傲却纯洁的未来剑仙苏映雪就这样失身并且完全沦陷在了洛晴川的手中。

今后的三年她随时随地都被洛晴川换着花样玩弄,黑白双丝,猫耳猫尾巴……

倒是左天凭借主角外挂一路坐火车般的境界飙升,风流又无敌。

那颗养灵丹,他没用反而转手送人了。

后来外人眼里最废柴的摆烂王子左天,在三年里惩恶除奸、打脸装逼,俘获了一位位漂亮妹子的芳心。

可惜后来那些妹子都被洛晴川给牛了。

直到洛晴川被左天杀死后,她们才脱离苦海,离开了那屈辱又恐惧的日常。

但被洛晴川换着花样玷污的三年光阴,给她们造成的心理阴影久久挥之不去。

嘶…洛晴川深深吐出一口气。

我这人设也太烂了吧?我都想给自己一刀死了算了!这作者指不定有什么大病!

老子本来可是纯爱战神!

不行,一定要离女主们远点,为小命着想,绝不能再当反派了!

洛晴川思索间,身后少女对话的声音不可避免地传入耳畔。

“左、左天,我没事,我想问问你,现在有空吗?”

“诶?你很忙?”

“……”

“但我现在需要你……”

“左天,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小心女人?我怎么你了?!”

“开摆?什么开摆?”

“好,我明白了……你要修炼是吧,不想被打扰是吧……”

“原来你从来就没在乎过我。”

“好好好,你这个垃圾、废柴、自恋狂!赶紧去死吧!我咒你今晚就走火入魔吐血身亡!”

碰…手机被苏映雪摔了出去。

洛晴川没仔细听,但是陡然被苏映雪那蕴含恨意的冰冷嗓音吓了一跳,打断了思索。

“苏同学,咋回事?”

洛晴川回过头来,就见抱着枕头的苏映雪眼泪啪嗒啪嗒地从下巴滑落。

那张楚楚动人的绝美脸庞哭得梨花带雨,当真是我见犹怜。

“唉,这……”洛晴川叹了口气,“苏童鞋,有什么事好好商量嘛,不要生气,说不定你们之间有误会,解释好就可以了。我们啥都没做,你还是干净的。”

本来还在抹泪,双眸空洞灰暗的苏映雪,闻言像是发现新世界般,诧异无比地看向了洛晴川。

她赌气似地咬住嘴唇:“为什么?”

洛晴川呆了呆:“嗯?”

“你为什么突然停手了…要是你做到最后,我也不会这样难过。”

像是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了一样。

洛晴川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笑:“因为我发现强扭的瓜虽然解渴,但真的不甜。而且,你哭的时候,没以前好看了。”

苏映雪瞳孔微颤,咬牙冷哼:“那还真亏你忍得住,洛大少爷!”

洛晴川干笑两声:“苏同学,先穿衣服吧,我送你回去。你放心,我绝对会派人安排左天同学去‘寻道班’,一定不阻挠。”

话音一落,就见苏映雪蹙起眉头:“不行!?不给他上!而且…我也没地方回了,我跟妈妈说今晚住朋友家的。”

“噢,那你先睡吧,我自己回家……”

“我发现…你还有挺有趣的。”苏映雪抹了抹泪,笑道,“或许是我见得男人少,以前才一直在那家伙身上魂牵梦萦。你对我告白几十次了吧?你真有那么喜欢我吗?”

洛晴川感到不妙,赶忙道:“不要轻易放弃任何一段感情,人与人之间要多一分理解,多一分宽容…唔……”

苏映雪的双眸里似乎亮起奇异的色彩。

……她忽然对以前没发现身边有宝藏男孩这件事感到后悔。

想来他在告白数十次后,也是因为一次次的失望灰心,才在按捺不住对我的感情的情况下,误入歧途的吧?

尽管在我自己都愿意委身于他的时候,洛晴川…竟也能找回初心,不愿意再伤害我……

“洛晴川,就当今晚我疯掉了吧。你都能在最后为了我而停手,但我先前却为了一个根本不在乎我的人傻傻牺牲,搞得好像世界上你是唯一为我着想的人…我真的好蠢啊。”

累觉不爱。

洛晴川瞪大眼睛,就见少女竟扔掉枕头,像是小猫般扑在了他的身上,吻住了他的双唇。

身体发酥发麻使不上力,洛晴川发现苏映雪的体内竟有灵气流转。

未来女剑仙苏映雪明明有暴打洛晴川的实力,但为了左天的未来,选择对所有屈辱都咬牙忍受,衣裙都是在洛晴川的注视下自己脱的。

可现在……她似乎彻底黑化了?

苏映雪坐在洛晴川怀里,神情迷离,用粉红的小香舌舔了舔拉出丝线的嘴角。

洛晴川瞳孔地震。

这、这不对吧!?

怎么我反过来被女主强吻了?

还是我的初吻!

“接吻原来是这种感觉啊…真不错呀。”

苏映雪的玉臂环过洛晴川的脖颈,像是锁住了他一样,“洛晴川,你喜欢我对吧?今晚就好好爱我!今后你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人!”

“苏……”

洛晴川什么都来不及说,就被娇小玲珑的苏映雪给强行扯到床上压在身下。

少女的口中缓缓吐出蕴含痛楚的可爱嘤咛。

“苏同学,等一下!等一下!”

洛晴川喘着气,金发凌乱,被控制得无法动弹,“我们谈一谈,谈一谈!嘶…等一下,太快了,至少做个安全措施……”

“嘘…别、别说话,安静。”

金发公子哥人是晕的。

被女主强推了…那我这还算是黄毛吗?

难道我才是受害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