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干嘛?这是你娘啊?你不能摸她的头。”

夜二河看到了夜星辰准备要像大人一样摸摸苏小橙头,连忙伸手制止,他知道苏小橙不喜欢被别人当做小孩子摸头,否则会很生气的,后果更是严重。

但这一举动在夜星辰的眼里,更加确定这个苏小橙是被夜二河给拐来的。

“老爹,你就算忍耐不住,也不能找相似的吧?你看看,这小女孩多害怕啊,被你握住后,身体一直在发抖,还说不是你拐来的?”

阻止,必须阻止,夜星辰不能让夜二河伸出那罪恶的双手,在小女孩的身上做什么,也必须制止他犯炼铜罪。

“什么?!我不是都说了吗?这就是你娘啊!为什么你都不信啊?!”

夜二河竟然头疼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怀疑自己有炼铜倾向,好歹自己当今是武道神话啊,怎么可能会有那个倾向?一个不小心会被骂疯的。

“你当我傻吗?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还不长个?还像小学生一样,承认吧,你这就是炼铜!”

夜星辰无论如何都不信,这个苏小橙竟是他娘,毕竟她看起来这么……这么……矮小,童样。

“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在炼铜啊!我以我武道神话第一的名誉发誓,我夜二河要是在炼铜,天打五雷劈!地打千年杀!”

夜二河看夜星辰铁了心的不信,也顾不了来宾,直接当场发誓。

这个誓言,可吓坏了在场的来宾,因为他们刚才听到了什么,炼铜?

不过又想了想,他乃当今武道神话,又是最强的一个,怎么可能干那种低俗的事,而且刚刚又在发誓,显然是想证明什么,应该不是在炼铜。

所以这些来宾该吃吃,该喝喝,该说说,不打扰别人的家事。

夜星辰看夜二河如此起誓,眼皮微微一挑,暗道:“如此有气魄的发誓,难道真不是在炼铜?”

不过,夜星辰看苏小橙的身躯竟抖得更厉害了,好像是因为某个词而触动了一番。

这倒是不得不让夜星辰猜疑了。

“既然不是在炼铜的话,为什么这个小女孩的身躯在抖的那么厉害?难道是听到了“炼铜”两字才抖的这么厉害的吗?”

这样想着的夜星辰,突然觉得这十二岁的小女孩懂不懂“炼铜”这两个字的意思,一般情况来看大多数都不懂的吧。

但是这个小女孩,听到了这两个字,身体却在剧烈的发抖,莫非是经历过的吗?

夜星辰越想这个越有可能,毕竟夜二河可是在十三岁就和十岁的小女孩做过,而且有一点非常明显,他一直在握着小女孩的小手。

如果小女孩不是被拐来的,那么任何握住他的小手,不应该会有这种浑身发抖的反应,反而是一脸笑容,天真的在玩耍。

如此一来,夜二河的作案动机的概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

“现在这年代,发誓有用吗?还不如让这小女孩亲口说,才能更好的证实你是不是在炼铜。”

凡事都要讲究证据,夜星辰可不会平白无故的诬陷别人的清白,而现在他就要证据。

“小妹妹,不要怕,告诉哥哥,他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我只能亲手把他送进监狱了。”

夜星辰轻松开口向苏小橙询问,只要她一开口说,是的话,自己就立马展开武力镇压夜二河,并且送去人生改造基地,学会了做人再出来。

但苏小橙没有开口,还是一直低着头,直到现在还在发抖。

夜星辰叹息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定一般的心说道:“畜生啊,真是太畜生了,夜二河竟然把一个好端端的天真烂漫的活泼可爱小萝莉搞成了太过害怕而不敢说出真相的小萝莉!我不能看着我的亲爹再堕落下去了,我必须用我的这双手,结束他的罪孽!”

夜星辰再次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想要去抚摸苏小橙的头,尽力的安抚着她的恐惧,让她勇敢的说出真相来,自己才能有证据出手,镇压夜二河。

这一次,夜二河没有阻止,也放开了握住苏小橙的手,因为他知道,无论他怎么说,夜星辰都不会相信他不是在炼铜。

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告诉他,十三岁少年与十岁少女在那一夜相遇后,所发生的那档事情,不然也不会如此怀疑自己是否在炼铜。

夜星辰的右手刚一放到苏小橙脑袋上时,突然感觉天旋地转,眼前突然一黑,就感觉到了脖子上有什么东西正在压着。

夜星辰抬手去捉,这触感竟然是一条腿,而且还很细,很小,也很弹。

“怎么回事?”

夜星辰不知道这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就是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自己的身躯倒在了地上,眼睛好像是被一双小手捂住,脖子被腿狠狠的夹住。

而且力量还很大,如果换做常人的话,肯定会很疼,但夜星辰现在可是金丹境,这点疼痛还不足道了。

现在只要他稍微一发力,就能立刻挣脱,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因为他知道这是那个叫苏小橙的小萝莉所做的,只有她离自己最近,而且感觉体型也很小。

现场除了那个叫元初的小萝莉以外,就只有这个苏小橙了吧?

“小萝莉啊,你放弃吧,就你这点力气,可是弄不疼哥哥我的哦~”

夜星辰有些悠哉游哉的说道,既然不疼,那自己干嘛还要出手啊?万一弄疼了人家小萝莉该怎么办?

“你这家伙!让人讨厌啦!呜呜呜!小河!”

用绞杀术压着夜星辰的苏小橙,突然梨花带雨的哭了出来,放开了夜星辰,竟直接的跑进了夜二河的怀里,大声的哭着。

“不哭不哭,小橙不哭,小辰很讨厌,我们不理他,去小渊那边玩吧。”

夜二河抱起苏小橙,像是哄祖宗一样的哄着。

“明明小时候很可爱,现在却这么讨厌,我不要理他了,走啦!”

苏小橙点点头,并且朝夜星辰做了个鬼脸,就被夜二河去了夜沉渊与元初那边。

此刻,夜星辰的表情,只有懵逼,看着那个苏小橙,脑子飞速的运转着,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个小萝莉还真是我娘?!”

“不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呢?!”夜星辰怎么也都不敢相信,十七年过去了,怎么跟照片上的那个小萝莉,没有一点变化,哪怕是那么一点点都完全没有。

这完全不符合人类的成长历史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