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啊,你是想把我送进监狱吗?”夜星辰不敢想象自己老爹竟然会送一个六岁女娃给自己当未婚妻,还真是亲爹啊,比亲爹还亲。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唯一的儿子啊,而且我这是送媳妇给你,怎么可能把你送进监狱呢?”夜二河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儿子有点不知好歹了,自己明明送了一个可爱活泼的萝莉给他当媳妇儿,结果就这态度,怎么那么嫌弃的样子啊?

“你知道她多少岁吗?六岁啊,你让我娶一个六岁的小女娃当老婆,你不是把我送进监狱是什么?!”夜星辰突然一怒,凌空一脚,直接踹门。

房门破开了,但在门前的夜二河,看到了这突如其来的一脚,手臂瞬间发力,猛然打了出去。

轰!在其中间爆发出了一种圆形的震荡波,于波竟然将周围的一切给刮裂开来,拳脚对碰,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拼。

夜二河再怎么说也是个神境,而且还是武道神话榜第一,实力也不弱,仅仅只维持了半秒,他的拳头就二次发力,直将夜星辰给震飞。

被震飞的夜星辰,在空中后空翻了一圈,双脚稳稳的落在了地上,但却还有余力留存,鞋底与地面摩擦,身躯向后边划去,直到抵到床头才停了下来。

“噗!”夜星辰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用手臂擦了擦嘴角,看着在门外的夜二河,“武道神话第一名,果然名不虚传。”

神境,在地球上算是传说中的境界,将打磨到极致的精神、肉身、内劲三者合一。

精神力凝聚成阴神,并且开始沟通天地,感应到庞大的灵气海洋借用天地灵气,触摸到天人的层次,可短时间凌空踏虚。

修炼至此境界的武者内劲凝如实质,精神锤炼达极致。

虽不能抗下核弹攻击,但是寻常炸弹已经无法奈何神境强者,举手投足,可以引发天地灵气,强横之极。

每一个神境高手,都堪比一个小国,放在大国,也是镇压国运的存在。

化境宗师能称霸一方,武道神话就堪比小国。

此刻的夜二河,满脸皆是震撼,有些不敢自信的样子,问道:“儿啊,你成了宗师?”

他非常清楚自己这一拳的威力,足以将内劲强者震的七成伤,宗师强者也就只是轻伤。

看夜星辰的样子,就只是仅仅吐了一口血,不是化境宗师还能是什么?

“不错,你以为我出国的这几年是干嘛的吗?”夜星辰笑了笑的说道,他可不会说,穿越去修仙,然后渡劫陨落重生归来的这件事情。

“哈哈哈,不错不错。”夜二河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而且还自豪的说道:“你果然遗传了我的优良基因血统,不过我当初可是十八岁就突破到化境宗师,你却是十九岁,虽然比我多了一年,但没什么,后天努力就行。”

夜星辰笑叹了一口气,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是一天成宗师,肯定会备受打击的吧。

“麻烦你帮我把这婚约给退了吧,我可不想被判刑。”夜星辰觉得这家呆不下去,拿上行李想要立刻走掉,但却被夜二河拦住了去路。

“我的儿啊,你就帮老爹这一次吧,上次是我退婚,已经把两家的关系搞得很僵持了,所以就指望你来弥补那场婚约,这一次又退了的话,关系会彻底破裂的啊,你就帮老爹这一次。”夜二河悲苦的诉说道。

上一次是他老爹帮他将这两家的关系打圆场,才导致没有因为婚约而两家决裂,而他也被发配到了帝都很远的沧州来反省。

现在,有一个弥补的机会,只要这次成了,两家的关系就会恢复当初。

“我帮你个头啊!要我帮你去坐牢,做梦吧你。”夜星辰冷笑一声,说道:“你上一代的事情,关我下一代的什么事,我还想要去逍遥呢。”

“我的儿啊,又不是现在娶,就当做是童养媳,培养培养感情呗。”

“哎哟,你真是够聪明的啊,不过你不是夜家的二子吗?也有大子和三子吧,为什么婚约不是他们的儿子呢?而是我这里呢。”

这是让夜星辰唯一感到奇怪的地方,按道理来说,夜二河已经退过婚一次,再次订婚的话,再怎么也不可能轮到他儿子吧,结果怎么着,还真就在自己身上。

“这个嘛……”夜二河扭扭捏捏的,有点不好意思说。

“快说,不然我就开跑了。”夜星辰做出了准备要跑了的动作。

“是岁数的问题,我大哥的大儿已经二十六岁了,三弟的是个女娃,元家订亲的是十岁女孩,如果是我大哥的儿子是订亲对象的话,不就显得我们夜家是在老牛吃嫩草了吗?而你的岁数是十九岁,大九岁,不超十岁,岁数差距刚刚好,所以就只能决定是你了。”夜二河说出来了婚约为何会落在了夜星辰身上的原因?

闻听此言,夜帝真是又惊到了头疼。

“厉害,真是厉害,年纪尚小,却承受了这年龄段不该承受的体验,真是厉害到原地螺旋升天。”夜星辰都想鼓掌了,刚才不是说老夜家的那方面能力很强吗?结果呢,却只有三个,直接被打脸。

夜星辰觉得是理解错了那方面,不是他想的那方面强,而是早恋的那方面强,有的方面更强。

“只是可惜你并没有传承到我那方面的精髓与体验。”夜二河惋惜的叹道,似乎在替夜星辰没有体验过那年龄段不该承受的体验而感到惋惜至极。

“就算是有机会,我也不想体验。”夜星辰觉得自己还年轻,不该沾上那种名为欲望的东西,还是好好的修炼,纵横天下无敌手吧。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全部的内幕,你就接受这元家的童养媳吧,白送的媳妇,而且还是个富萝莉,抱住腿就能抓住未来,你能不要吗?”

“你说她十岁,我怎么感觉她六岁,你莫不是在忽悠我不成?”

这十岁还好说,不再三年起步内,但这看起来是六岁,夜星辰有点怀疑夜二河是在谎报岁数了,为的就是让他答应履行婚约,得到一只富萝莉,修复两家僵持已久的关系。

夜二河说道:“萝莉嘛,看上去就是个幼的啊,你见过哪个萝莉看上去不是个幼的?”

“你说的的确有道理,但我怎么感觉我会成为一个关于十九岁的老爷子突然得知自己有一个十岁可爱的富萝莉未婚妻,然后相互吸引,发生了各种各样的莫名离奇的事情,然后心生暧昧,喜欢上了对方,在床上做了那种事情之后,被以炼桐的罪名,抓进监狱里的那档子事情的主人公呢?”

夜星辰这样喃喃说着,就被自己所说的话给打醒,这婚约可是万万不能碰的啊,碰了就完了啊!

“不行,这婚约我是真的不能碰,我得亲自上元家,大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富,然后就是强势退婚。”夜星辰觉得自己说的话,非常的对,就想要立刻坐飞机前往帝都,跑去元家退婚,但却被夜二河一把抱住大腿。

夜二河此刻显得无比的凄凉,哭诉说道:“我的好大儿,你千万不能去退婚啊,这次一旦退了婚,两家的关系就彻底破裂了啊,我们父子俩就会成为夜家历史上的罪人了啊,儿啊,你就当是为了爹,把这元家的富萝莉给娶了吧!”

夜星辰看着自己老爹这副满脸悲催的模样,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悲叹道:“我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竟然会摊上了这么一个坑儿子的爹,我一片光明的前途就这么被这逼我去炼铜的婚约给毁了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