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没想到我还能有一天会登上新闻啊。”入夜陈晨独自坐在沙漠的帐篷中,看着手中的手机上的新闻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二十一岁小伙独自在沙漠中植树千颗!在最美的青春做出如此高尚的事迹!值得我们所有人去学习》

“嗯,最起码还能给国家社会做了贡献,我也算值了。”

看了眼手机的时间,马上就要午夜十二点了,陈晨把信号接收器收好,然后披上了一件棉服走出了帐篷。

夜晚的沙漠温度很低,陈晨被冻得不由得搓了搓自己的手掌,他看着帐篷前不远处一排排种好好的树苗,这是他白天辛苦劳作的成果,可是这些树苗没有浇水,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干死。

“也不知道这次的树苗能活多少。”

脚踩在松软的沙地中,留下一个个脚印,陈晨走到最近的一个树苗旁开始等待。

随着午夜的临近,陈晨身边的温度好像又下降了许多,甚至他呼出的气体都变成了白雾。在棉服皮质的表面,都凝聚出了一个个小水珠。

“来了。”都不用看时间,忽然袭来的寒意让陈晨感应到了她的到来。

午夜十二时刚到,陈晨的脚下沙地忽然涌出大片大片的水流,就像是他的脚底下好像有一个喷泉一样。

但因为这里是沙地,水流在涌出的一瞬间,就被、干燥的沙土吸收,黄色的沙子被浸湿变暗,完全没有聚集成一滩水。

但等到这些沙子吸收达到饱和,那么还是能聚集成水洼。

陈晨知道那个时候她就会从水洼中出现,所以想到这点陈晨赶紧加快了脚步,在沙地上小跑了起来。

他每到一处,脚底下就会涌现出水流,但还没有来得及汇集就被沙地给吸收。久而久之,陈晨的身后留下了一片长长的湿地。

时间过去了几个小时,在沙地中奔跑本来就是一件费力的事情,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哪怕是小跑也耗尽了陈晨的体力,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速度越来越慢。

渐渐的他脚下沙地吸收水分的饱和速度超越了他奔跑的速度,沙地饱和之后涌出到地面上的水流汇集成一条细小的溪流,它就像是有生命一样,宛如一条毒蛇扭动着跟在陈晨身后。

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着追到了陈晨的脚下时,忽然间一只苍白的手掌从溪流中伸出,一把抓住了陈晨的小腿。

宛如台钳一样巨大的力量紧紧扼住了小腿,陈晨顿时重心不稳扑倒在了地上。

“啊——————!不要啊!”陈晨发出一声惊恐的喊声,手掌拼命的深入沙地想要固定住自己的身子,但还是敌不住那苍白手掌的力量。

他整个人,一点一点拖向那汇集起来的寒冷水流中。

“嘿……嘿……嘿……”耳边响起了女人冰冷的笑声,这一刻陈晨仿佛如坠冰窟,全身冰冷颤抖,心也跌落了谷底。

但就在他绝望的时候,天边一抹朝阳升起,给这黑暗的大地带来一丝光亮。

像是冷水浇在烧红铁板上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伴随着一团白色的烟雾:“啊————————!”女人不甘的声音在陈晨耳边回荡,最后渐渐的消失不见。

“吓死我了,还以为这次完蛋了呢。”

陈晨瘫倒在湿透了的沙地上,他看着远处天边的那抹朝阳露出了笑容,仿佛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

现在是夏季,这片沙漠地区的白昼时间甚至能到达十八个小时,晚上十点钟天还没有黑,而早上五点多天就亮了,简直是逃避鬼魂的最佳之地啊。

“唉……”陈晨拖着疲惫的艰难的站起来,他回头看向自己夜晚跑过的地方,大部分种着树苗的沙地已经湿透了,这份成果让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谢谢水鬼姐姐,你为国家做的贡献,我那张锦旗应该颁给你。”

劫后余生的陈晨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他拔出没入沙地中的双腿,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帐篷里,把身上的湿掉的衣服团成一团放到一边,然后钻进睡袋里没几秒钟,就进入了梦乡。

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陈晨才苏醒过来,此时的他能感觉到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沉,但总体状态比之前好多了。

“也不知道这种日子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陈晨拿出一块能量棒叼在嘴里,沙漠中一个人没有什么好的条件,就只能吃这些高能量食品和维生素片来维持身体的健康。

虽然习惯了这种生活,但没有希望的未来不断磨灭着陈晨的日子,虽然在这茫茫沙漠之中鬼魂不能带走自己,但是他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迟早有一天当自己跑不动的时候,陈晨还是会落入那个水鬼之手。

“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啊!我也没害过人,为什么要被鬼缠上!?”

一切都要从一年多以前说起,那个时候的陈晨还是一个标准社畜,每天做着加班到十二点多的工作。

本来日子浑浑噩噩的过着,但直到有一天她的出现,打破了陈晨生活的平静。

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只是公园湖水中的倒影,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她全身上下的皮肤无比苍白,就像是一块肉放在水中被浸泡出所有血水一样。

黑色的长发湿漉漉的粘在脸上,遮住了大半的面容,露出了一只充血的眸子,以及那一直挂着诡异笑容的半个嘴角。

那个时候陈晨以为自己是加班太多出现幻觉了,就请了为数不多的假期回家休息,但诡异的事情越来越多。

洗脸的时候,水龙头中流出黑色的发丝!鱼缸中出现了那个女人的脑袋的倒影!洗澡的时候,他感觉到好像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脸蛋!

这种种事情都把陈晨给吓尿了!他丢了鱼缸,不去洗脸,甚至连洗手间都不敢进!

但即便这样,那个鬼影还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在那之后只要是有水的地方,陈晨都能看到她的存在,甚至是水杯中都会出现她的样子!甚至有一次在他打翻水壶时,女人那像是软趴趴果冻一样的脸居然从里面流了出来!

陈晨彻底被吓疯了,他不敢接触一切带水的东西,然后从不迷信的他到处找大仙到处拜佛烧香,但还是摆脱不了那个鬼影。

后来陈晨发现了一个规律,那个鬼影似乎只有午夜十二点之后才会出现,在那之前就算碰到水也看不见她。

这一下差点渴死的陈晨仿佛找到了救星,只要午夜过后他就会远离水,这样就不会碰到她了。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女人似乎越来越厉害,过了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陈晨醒来,客厅的水龙头不知道被谁打开了,水流了一地,甚至于卧室中都是水!

那个女人似乎被陈晨的做法给激怒了,平日里只是露出诡异的笑容看着陈晨,但这一次却带着愤怒的表情,在陈晨看到她的一瞬间,女鬼就从水中爬了出来,抓住了陈晨想要把他给拖入水中淹死!

还好最后因为他拼命敲击着地板,楼下的房东听到动静跑了上来,他的突然出现救了陈晨一命。

再这之后陈晨不敢再屋里睡觉了,他每到晚上都会跑到外面远离水源的地方。但这还是无法摆脱她,只安静的过了几晚之后,她再次出现。

而这一次陈晨周围没有任何的水源,那忽然从陈晨脚下涌出的水流,就仿佛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接下来她的身影就从水中浮现了出来。

陈晨被逼到了绝境,他疯了一样的想要找到一个没有任何水的地方,最终走投无路的他跑到了这塔克拉玛干,国内水分最少的地方,年均降水量只有几毫米。

至于种树,也只是陈晨给自己找的一个发泄情绪的方法,要不然这孤身一人在茫茫沙漠中,时间久了可能就会疯掉。

“嗯,这个品种的树苗很耐活。”

陈晨拿着笔记仔细记录着这一批种下的树苗,把它们所需要的种植深度时间还有水分全部都记录好,以便于今后植树的成活性。

“这一次浇灌的水肯定不够,等下一次水鬼姐姐来的时候我再从这里跑一遍吧。”

正午的沙漠气温甚至达到了五十度,昨天晚上水鬼带来的甘露早已蒸发殆尽,陈晨跑过的地方从湿地变成了干燥的沙子。

但即便如此,应该还是有不少的水被树吸收了,但一次肯定是不够的。

“补给快没了,该让老张支援一波了。”

陈晨把帐篷外的太阳能板上的沙子擦掉,然后架起信号接收器,连接好手机之后打算让人送点吃的过来,但陈晨刚打开手机,就看到了一条奇怪的短信。

来信人是一串奇怪的数字,看上去就像是诈骗电话,所以陈晨也没有多想就点在来x上面打算把短信给关掉。

但明明点在了x上面,短信却还是自己打开了,跟那种电脑里的流氓广告一样的尿性。

“嗯?”陈晨以为自己手抖点偏了,当他准备再次点击关闭的时候,短信中的内容一下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命运悲惨之人啊,想要摆脱她吗?想要回归正常的生活吗?如果想,那么就请回复短信‘是’】

“这……”虽然没有说明她是谁,但陈晨还是立马想到了水鬼姐姐。

“我当然想啊?”陈晨真的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一个人在沙漠里,每晚还要经历九死一生,这种生活他真的是受够了!

犹豫了许久,他终于在手机中打出了:“我拒接!”这几个字!

“当我傻啊?你这短信一看就不正常,以为我白痴吗?”

以前的陈晨肯定不会信一些鬼啊神啊的东西,但经历这件事之后他的世界观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这关不掉的短信看上去就很诡异,如果点击同意,那么说不定有更大的坑在等着自己,他可不会傻呵呵的上当。

【请您考虑清楚。】

在陈晨发送拒绝之后,没想到对方很快的回了一个消息,在看到这条消息之后陈晨的表情愣住了。

“嗯?我考虑的很清楚!”

陈晨想要再发送一条拒绝的短信,但是他的耳边响起了奇怪的声音,下一秒一股眩晕直冲脑袋,那感觉就像是蹲了好几个小时然后猛的站起来一样。

陈晨双腿开始打晃,坚持了没有多长时间,就倒在了帐篷里晕了过去。

“嗯……”当陈晨睁开眼睛醒来时,周围的寒意让他下意识抱紧了身体,随后陈晨才意识到现在情况的不对劲。

他看了一眼帐篷外面,发现天居然已经完全黑了!

“天黑了,我这是晕了多长时间啊。”陈晨捂着昏沉的脑袋坐了起来,昏迷之前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他记得自己拒绝了一条奇怪的短信,然后就晕了过去。

冰凉的寒气钻进了衣领,陈晨每一次呼吸都会从嘴巴里喷出白色雾气,晚上的沙漠很冷是没错,但这种冰凉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脱掉身上的防晒服,陈晨赶紧找了一件棉服穿在了身上,他知道如果不做好保暖的话,那么到了时间之后他根本就跑不了多远。

“她快出来了吧?”陈晨知道现在不是疑惑的时候,外面黑掉的天让他心情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他知道午夜之后那个女人就会出现,所以拉开帐篷的拉链准备出去。

不过他看了一眼时间,离午夜十二点还差了十几分钟,所以还来得及。

“哗啦…… ”就在拉链被打开的一刹那,大量的水流从拉口处涌了进来,一下子浇透了陈晨的身体,这就像是帐篷沉入了湖底一样。

“这是!”陈晨的脸蛋被吓得瞬间惨白,他赶紧拉上拉链,但这丝毫阻止不了水流的灌入。

很快帐篷里的水就已经没过了他的腰,并且还在急速上升。

“时间难道过了!”

陈晨慌乱的再次翻出自己的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最先出现的还是那个诡异短信,而在手机的右上角时间赫然显示……十二时零三分!

“刚刚明明还差了十几分钟!怎么回事?”

【想要摆脱这一切吗?想要活下去吗?】

短信上还是那诱人的话语,但是陈晨知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得到想要的生活,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哗—— ”时间根本来不及给陈晨多想,一双苍白的手臂从水面猛然深处抓住了陈晨的脖子。

就像是被液压钳扼住了脖颈,瞬间巨大的窒息感床来,陈晨的喉咙被挤压发出咕噜咕噜的怪声,他说不出话,身体本能的抓着苍白手臂想要把它扯开,但压根无法撼动那强大的力量。

很快陈晨的意识开始模糊,他已经充血的双眼逐渐翻白,隐约中他好像看到了水中的那张脸。

带着诡异笑容的脸,仿佛在表达着,我终于得到你了。

“呃、呃、……啊啊……”

现在的陈晨已经没有选择了,他握着手机,手指已经不听使唤,颤抖点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胡乱的点着,点了半天也没有打出自己想要的字。

最终在意识消散的前一秒,“他奶奶的”这两个被他颤抖手指胡乱点出来的字,被发送了出去。

【……】

手机里的内容沉默了片刻之后回应道:【恭喜你成为了第404号用户。】这是陈晨失去意识之前,这是他最后听到的声音,随后便是一声愤怒的尖叫。

“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