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有点事先不回去了,姐姐你先和爸爸吃饭吧,晚上执勤的时候也小心。”

端起被服务员制服小姐姐续了第四杯的咖啡啜饮,桐野朔一边听着身后小泉鹿和家人打电话报平安,一边感叹这家店真是物美价廉,服务员也非常热情。

不过,在提笔写下‘与家人关系良好’后,他也不禁皱眉向窗外看去:这也太慢了吧?

时间接近晚上六点,除了西天的那一抹青紫疏云,夜幕已经笼罩在整片青津市的上空。

街道上无数路灯都夸耀似的亮了起来,但渐渐稀疏的行人中,并没有出现加藤芽衣等女高中生的靓丽身影。

很显然,小泉鹿被她们放鸽子了。

是发生什么意外?还是我的判断出错了,加藤芽衣和小泉鹿其实并不是好友关系?

但如果不是,她们又怎么会在教室里抱在一起那么久咬耳朵,还一起约出来唱卡拉OK呢?

这是很典型的女高中生之间的相处关系呀。

正当桐野朔咬着笔杆困惑时,他听到身后的小泉鹿突然发出叹息,然后深呼吸,似乎想要大声喊出,最后音量却和蚊子一样低,“那个,请结账!”

眼神一呆,桐野朔急忙收拾起自己的笔记本和书包,在小泉鹿离开咖啡店后丢下一张千円的夏目漱石在桌子上,闯进屋外的寒风中去。

“啊!小弟弟,你还没找零钱!”

穿着服务生制服的大姐姐摇晃着马尾追出门外,看着桐野朔像水滴没入大海中消失的背影,幽怨地嘟着粉嫩嘴唇,手上还捏着带有联系方式的纸条,“真是的,跑那么快干什么?”

“栗原!”在伤心的服务生少女背后,突然传来宛如猛虎嘶吼的恐怖咆哮,刚刚还在因为为自己那还没开始就结束的恋爱而忧愁的少女,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客人都举报你只顾着给一个人倒咖啡,根本不理会他们,是不是呀!”

“这,这个,店长,我是有原因的……”

“还不快点给我回去工作!这个月的奖金没有了!”

“是!”

顶着刺骨寒风行走在街道上,桐野朔紧盯着不远处的小泉鹿背影,小心翼翼地藏在电线杆、居酒屋招牌、花盆等障碍物后面,完全没注意到路人对他这个‘怪人’投来的奇怪视线。

这个男孩子……或者女孩子?在偷偷摸摸地做什么?

走了不远,小泉鹿娇小的背影便往地铁口走去,并迅速淹没在人影中。

犹豫只是几秒钟的事,不甘心跟丢的桐野朔也跟着挤进人群中,踩着阶梯接连向下。

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伴随着一辆辆电车轰鸣驶入月台,疲惫的上班族们如沙丁鱼一样在走道上涌出,逆流而上的话几乎连迈开脚步都难。

此时的北泽地下街,大概是整个青津市数万平方公里内,人口最密集的区域了。

好在一个拐弯后,前往地下商业街和要走出车站的人流错分开来,视线也豁然开朗。

首先映入视线的,是距地五米高的灰色铝制铸模天花板,并配有细致的蔓草花纹,笼罩在柔和灯影下。

宽敞的弹石道路两边,店铺采用的是统一的欧式灰铁招牌,看起来很有维多利亚时代的工业风。

在汹涌人群中,桐野朔艰难找到了小泉鹿的踪迹,随即拼命奔跑过去。

在接下来长达五分钟的追赶途中,犹豫地下街岔路众多,视野狭窄,往往一个转角后人影就消失不见,桐野朔便顾不得被发现的危险,能追多近就追多近。

“咦?人呢?”

但在追进一个摆着几架娃娃机的死角后,桐野朔面前的小泉鹿却突然消失了,面前只剩下一堵灰色的水泥墙横亘在小巷尽头。

“累死我了。”

看着娃娃机里的粉色猫又玩偶,感觉耗费了一个月运动量的桐野朔只能扶墙擦汗,连声叹气。

萎靡姿态不仅是因为追丢了小泉鹿,还因为没吃晚饭却激烈运动,导致有些头重脚轻,应该是有些犯低血糖了。

在他叹着气准备回家时,一个清脆却幽寂的少女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在跟着我吗?”

那一刻,从来都对鬼神无感的桐野朔,顿时明白了幽灵片中,那种寂静深夜里,主人公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女孩哭泣的声音,是什么感受了。

好像有股电流从尾椎骨冒出,沿着脊椎涌遍全身,最后齐聚于天灵盖。

不用看,桐野朔也能确定,自己全身的寒毛和头发,此时肯定都已经竖起来了。

事实上,他非常想从原地蹦起,四肢抓住天花板。

僵着一张脸转身,桐野朔不出所料地看见,小泉鹿正堵在小巷的出口,幽幽盯着他,刘海下的半张萝莉脸看不出表情。

但她娇小身躯所散发出的气势,却是非常不善,戾气扎得人皮肤刺痛。

体力9,这个事实突然浮现在桐野朔脑海中,令他默默咽了口口水,也放弃掏出怀中电击器的想法。

“……你是谁?”努力抑制住声音的颤抖,桐野朔装出冷淡中带着一些困惑的表情,看着小泉鹿。

“……我认识你,桐野朔,”不过,小泉鹿似乎不为所动,只是对尾随自己的人居然是桐野朔这一点感到动摇,“跟踪,为什么是你?”

“哈?”皱起眉,桐野朔装出很不悦的神情,但实际上手心已经满是汗水,“我为什么要跟着你。”

阴影下的小泉鹿似乎有些迟疑,显然是被桐野朔的演技弄困惑,但她还是摇摇头,“你骗不了我,从下地铁站开始,你就跟着我,不然,怎么,会到这里来?”

随机,似乎意识到什么,小泉鹿浑身紧绷,刘海的双眼也迸发出杀气,“难,难道是,父亲的仇人?”

说着话的时候,小泉鹿向桐野朔慢慢靠过来,但是她身体微缩,就宛如弓腰蓄力待发的猛兽,同时垂在身体两边的小手紧握成拳。

“坏人!坏人!”刘海下的眼睛瞪得**泛红,一张略带婴儿肥的萝莉脸却似乎有些扭曲,“杀了你!”

那一刻,小泉鹿宛如变成了另一个人,扑面而来的杀气让桐野朔额上渗出汗水,分布疯狂抽动,感觉心脏都快嗓子眼。

吾命休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