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御木本大树是怎么样的男生加藤芽衣并不在乎。

毕竟有桐野朔这样万里挑一的山珍海味等着她去品尝,没必要在这种路边廉价油炸点心一样的丑男身上多花心思。

只要不是个变态杀人犯这种级别,她就有把握将其操控在手中,榨干最后一丝价值。

瞄着似乎因为自己指责而委屈生气的御木本大树,加藤芽衣用几秒钟时间就想到了三种方案对付他。

酝酿几秒钟后,她眼中挤出几分晶莹,神色暗淡下来,“因为,我好不容易交到了朋友,你这样,我以后会被孤立的。”

少女眼中的那几分晶莹宛如一记无形重锤,轰击在御木本大树的胸口,让他心里一阵发闷。

为了不被孤立霸凌,所以努力地交好朋友,甚至不惜曲意奉承讨好,这个理由在御木本大树心中是合情合理的。

因为他也经常和人欺负那些孤单、没有朋友的人,倒不如说这个国家里没有哪个学校不欺负孤单的人。

“但,但是……”

开口想要说些什么,解释什么,但御木本大树看着加藤芽衣染成栗色的破浪披肩发、涂了透明彩妆而变得更加晶莹诱人的手指和丰唇,以及高高束起紧裹前凸后翘身材曲线的改装水手服,总觉得有股违和感。

但这股违和感在哪里违和,他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然后,加藤芽衣就抢先开口了,“为了交到朋友,我在春假花了那么多时间去学习化妆、打扮,忍着羞耻穿这身衣服,现在全白费了。”

语气忧愁地说完,她就黯然拎着扫把,准备到角落里打扫卫生。

而御木本大树看着那柔软娇小的背影,久久不能开口,心中被愧疚所填满:多可怜的女生啊,为了交到朋友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学习那些她所一直不愿接触的东西,但现在,这些全都白费了!

而且,知道这样有点像渣女一样外表的少女内心其实是个单纯的女生,御木本大树为反差而深感得意时,内心也有种窥得女生秘密的**。

至于违和感?早丢到爪哇国去了。

深吸几口气,御木本大树朝加藤芽衣赶了过去,颇有分量的矮胖身体踏在地板上,震动得颇有韵律,让周围的几个学生都困惑地抬起头:嗯?地震了吗?

“那个,加藤同学,”在加藤芽衣被水手服紧裹的丰满曲线上,御木本大树忍不住多瞄了一二三四五六七眼,才正色致歉,“那个,实在是抱歉,我刚没想到那么多,只想看到你被她们那样说才……唉!”

漫不经心在地板上滑动的扫把一滞,加藤芽衣眼中划过得意,她抬手将颊边的几缕短发撩到而后。

在确定御木本大树被自己的这个动作吸引住之后,她才悠悠叹气,“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她们马上要去唱卡拉OK了,如果现在不去,估计以后都不会再带我出去了。”

看着加藤芽衣忧愁寂寞的娇媚侧脸,御木本大树也感觉自己的心一阵阵抽疼,越发觉得自己刚才鲁莽了起来,强烈的责任心令他想要补偿眼前这位少女。

只不过自己该怎么做呢?

余光看到冰霜哥布林脸上的犹豫,加藤芽衣心情越发愉悦起来:什么嘛,我还是很有魅力的不是吗?不管什么男生都能手到擒来。

……除了桐野朔那个睁眼瞎的家伙。

那张俊美而冷淡的厌世脸在眼前一闪而过,她原本轻松喜悦的心情顿时沉闷了起来,强烈的不甘在胸口处蔓延开来。

不行!

怎么能容忍有男生可以对我的魅力视而不见?

而且他不是暗恋我吗?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怎么了?加藤同学?”

一连串烦恼在脑海中闪过,察觉到御木本大树的困惑目光加藤芽衣才惊醒过来,加藤芽衣用深呼吸平复了紊乱的内心:不行,现在先不能想这些,先搞定这个冰霜哥布林。

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回想起桐野朔和御木本大树对峙时的冷峻帅脸,方法便在脑海中浮现。

“唉,我本来是想和桐野同学交个朋友的,”低头扫着地,加藤芽衣的声音第一时间就抓住了御木本大树的心,“只是没想到他对我那么冷淡,难道他讨厌我吗?”

为什么这里会出现那个家伙的名字!

长得比自己帅,成绩比自己好,就连班上最漂亮性感的女生也首先注意到他而不是我!

明明我才是班长!

内心的妒火再次被点燃,御木本大树几乎要发狂到眼红,“为什么要对那个家伙那么在意!”

“诶?他不是年级首席吗?我想能不能帮我辅导学习来着,”很自然地说出这话时,加藤芽衣忽然注意到什么,转头对御木本大树露出带着好奇的微笑,“对了,御木本同学,我记得你是班级第二是吗?而且还是班长来着,成绩一定也很好吧?”

少女娇媚酥脆的声音宛如一泓清泉,令御木本大树如饮美酒,心中舒爽起来:啊!终于有人认识到,我是班级第二名!是班长!

“咳咳,还行吧,”原来的怒火转瞬间消散全无,在加藤芽衣略带仰慕的目光下,御木本大树只觉得浑身畅快,羞涩地挠挠头。

D区,就你还羞涩?你以为你是桐野朔吗?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桐野朔露出害羞的样子,会什么样子?

紧抿嘴维持着笑容还胡思乱想,加藤芽衣意识到自己san值快到极限,得速战速决。

于是,她抬眼望向一直在门口徘徊、不敢随意离去的女生们,露出渴望的神情,“唉,她们要走了,我要是能去该有多好呀。”

此情此景,还被女生崇拜目光冲得头脑发昏的御木本大树怎么可能忍得住?

一把夺过加藤芽衣手中的扫把,他豪气冲天地拍了拍胸口,“加藤同学你去吧,我帮你值日!”

“诶?这样好?”

“没事!本来就不是轮到你,作为班长,我怎么能看着你被孤立受欺负呢?去吧!”

“这样吗?”紧咬着湿润嘴唇,加藤芽衣对御木本大树露出甜甜一笑,“那,谢谢,御木本同学,你比桐野同学温柔好多,我想,你应该是我第一个朋友。”

然后,留下还面色通红,傻傻微笑的御木本大树,她拎起书包向教室外的女生们跑去。

只不过女生们看到,加藤芽衣一出教室门,脸上的亲切笑容就变成了被恶心到的难受表情。

该死!

习惯对桐野朔那张高冷帅脸自然微笑后,差点没办法对这种丑脸演习,刚才差点吐出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