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门之前,柳夕然还有些忐忑。

怎么说呢?

当时去讨要梅花的时候,她并未说明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喜爱梅花。

现在,因为这支梅花,要牵连众多无辜者,包括自己也不得善终,她的心里是充满了悔恨的。

早知如此,何必要那支梅花?

进门之后,她没有看到那些负责关押弟子的黑衣人,也没有看到柳长老,只看到了柳允成一人,以及,满院子贴了喜字的大红灯笼。

当时就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

柳允成挥了挥手,示意她过来坐下。

“记得关上门。”

柳夕然进了门,顺手合上柴门。

在进门的那一刻,她就感知到了一种强大的禁制力量。

她全身的修为,都在瞬间被压制到了最低。

此时的她,与普通人别无两样了。

顿时,柳夕然眉头一跳,预感大事不好。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怎么都不觉得是个好事。

“坐吧。”

柳允成请她坐下,而且递给她一双筷子,一只小碗,一个碟子。

“还没吃吧?来,一起吃点。”

这么大桌子的菜,就是再来两个柳允成,那也吃不完。

这柳长老也只顾着忽悠他修炼,根本没动筷子。

幸好这会儿又来了个柳夕然,多少能分担点。

柳夕然拿着筷子,不知所措。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柳长老想出来的新的处刑方式?

饭菜里面下了毒!

对,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柳夕然嘴角带上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她死,不要紧,毕竟叶息也算是为了她才捅了这个篓子。

可是,为什么允成师兄也要死?

他是整个事件里最无辜的!

而且,在来的路上,她还听说了允成师兄在大殿上规劝叶息,甚至挡在长老面前,甘愿舍身为人的事迹。

这样一个好人,凭什么要死?

想到这里,她一把握住了柳允成的手,夺下了他的筷子。

柳允成:“……”

这啥情况啊?突然这么激动。

看起来好像也不是打算杀他……

柳夕然轻声道:“这些,都由我来吃吧。”

柳允成:“???”

妹子,你这么猛吗?

这里可是有一只烧鸡,两只烧鹅,还有一大盘白馒头,七八样小菜啊!

柳允成心里惊叹,但,当着人家妹子的面,他也不好将自己的惊讶表现出来,毕竟那不太礼貌。

“好吧,那我给你倒点茶水?”

“那就谢谢师兄。”

柳夕然还真就放下架子,放开了吃。

想到这已然是自己人生的最后一顿饭,她就眼眶发红,吃着吃着,就落了泪。

自己才刚刚十八岁,还有大好前程。

她还想着要云游四方,行侠仗义。

可是,一切都要在这顿饭之后结束了!

“这么好吃的吗?都把你好吃到哭了。”柳允成心中震惊。

再看那菜盘子,还有点好奇了。

难道这修炼之人吃的东西,比他这凡人吃得要好得多?

正在他准备重新拿起筷子,夹一块尝尝的时候。

筷子又被柳夕然抢走了。

“我说了,这些都是我的,我来吃。”柳夕然红着眼眶,认真地说道。

“那,行呗。”

柳允成算是怕了她了。

……

一顿饭吃了足足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

柳夕然最后实在是吃得撑不下去了,还把剩下的饭菜打包了起来,死死护在怀中,不让柳允成碰一丁点。

柳允成也是服了。

真就有那么好吃吗?还打包回家吃。

柳夕然这会儿也是心里苦啊。

她感觉自己随时都要吐出来了。

还好是修炼之人,这脾胃也比一般女子好得多。

不至于真的撑死。

这会儿,她需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毒效发作,然后,迎接自己的死亡。

可是,又等了一个时辰,这毒效也依然没有发作。

柳夕然有些懵了。

难道是延时发作的那种毒吗?

那她,再等等……?

“鸡叫了。”

柳允成打了个哈欠。

“我撑不住了,我要去睡觉了。”

陪着漂亮妹子吃饭,固然有些意思,但是这么久了,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聊过,只是大眼瞪小眼,那就没有意思了。

柳允成见她没什么安排了,便决定回房间睡觉。

但,柳夕然叫住了他。

“师兄,这满屋子的喜字,有何意义?”

她问出了自己这两个时辰内最关心的问题。

看起来,这些喜字都是刚刚贴上去的,还很新。

这应该是一间新房。

只是,没有见到新人。

柳允成漫不经心道:“哦,这是柳长老吩咐人贴的。”

话音未落,柳夕然就反应过来了。

怪不得整个院子里,只有她和柳允成两个人!

怪不得柳长老让她盛装打扮了再来!

所以,这是她和允成师兄的新房吗?

想到这里,柳夕然心头一震,绝美清冷的脸上,多了几分惊愕。

“怪不得毒效迟迟没有发作,是柳长老想要让我死之前,嫁了人。”

想到这里,她的惊愕,便化为了苦涩。

“呵呵。”

一声苦笑。

“真是贴心的关怀啊。”

抬起头,仔细地看了柳允成一眼。

允成师兄,其实长得不错,比起叶息,还要更胜一筹。

只是,他终日里与花草为伴,身上最多是有些酒气,绝没有叶息的那种枭雄气质。

柳夕然一向不喜欢那种自甘堕落的修炼者。

哪怕是允成师兄,也不在她的考虑范围。

“师兄,恕我不能随意地将自己献给你。”

柳夕然还是决定,拒绝柳长老的一番贴心关怀。

她宁愿至死是个清白之身。

听她这么说,柳允成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早就听说柳夕然是个天之娇女,天赋绝佳,是同龄人里最早达到二重境的修炼者。

至于他自己?

虽然不清楚是什么境界,但他觉得应该不如叶息。

要是真的打起来,他绝不是柳夕然的对手。

那么,为什么不做点反派该做的事情,比如说试图强迫这个天之娇女就范,然后逼她动手杀了他呢?

那样,岂不是能弄个万界宝箱!

想到这里,柳允成脸上,带起了一丝笑意。

看向柳夕然的眼神,也变得不太对劲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